-

“小姐,有人偷偷跟著我們。”

流煙柳眉微蹙,顧依依微不可見地頓了頓,低聲道:“有幾個人?你能確定他們跟著的人是我們嗎?”

“他們有十幾個人,我能確定他們跟的人就是我們。這一路上我們走了不少的岔路,可是他們始終跟在我們身後,而且距離也控製的很好,不近不遠,若是尋常人,必定察覺不到自己已經被人尾隨了!”

流煙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你一個人能夠打得過他們所有人嗎?”

顧依依的手緩緩伸進了袖子裡,摩挲著袖中藏著的毒藥包。

“小姐放心!我一個人就足矣應付那些人了!”

流煙很自信。這些隻會一點三腳貓功夫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她這種經過嚴酷訓練的暗衛的對手?!

顧依依的手從袖中抽了出來,遞給流煙兩包粉末。

“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是這兩包藥粉你還是帶上為好。萬一一會兒出了什麼意外情況,你也好憑藉這兩包藥粉成功脫身。”

“這一包黑色的,是毒藥,哪怕隻吸入了一點點,也會從氣管開始腐爛,不一會兒,整個人就會化成一灘膿水。”

“至於這一包白色的,是迷藥,還混了點兒癢癢粉。這兩包不管你要用其中的哪一包,你都要記住,千萬不能自己吸入!明白嗎?!”

顧依依鄭重其事地將兩包藥粉放在了流煙的手心裡。

流煙點了點頭,將藥粉小心翼翼地收好,“小姐,那我們是先進鎮子裡,還是就在鎮子外麵把那些人給解決掉?”

顧依依想了想,“我覺得他們肯定不會放任我們進鎮子裡的。鎮子裡人多,他們不方便動手,所以可能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開始動手了。”

“我們也往東邊走一走,找個人少的地方佈置一下,既能迷惑那些人,也能免得到時候動手之後影響到這個鎮子裡的人。”

“好!”

流煙應了一聲,走在了最前麵探路。

“彩霞,不要動不動就回頭看,容易被他們察覺到的!”

流煙瞧見彩霞總是忍不住回頭看看後麵,輕輕地拉了拉她的袖子提醒道。

彩霞有些心慌,“流煙姐姐,我看後麵冇什麼人啊……”

“你這樣看當然看不到任何人了。如果有人偷偷跟著我們是為了對我們動手,你覺得他們會讓自己輕易地被髮現嗎?”

彩霞聞言覺得有理,便控製住自己不安的心,讓自己看起來與尋常無二。

“你不用擔心,我能處理好的。”

流煙知道彩霞的心裡一定還是很緊張,附耳道。

彩霞點點頭,緊緊地跟在顧依依身後。

顧依依打了個哈欠,隨手指了一塊表麵比較平整的大石頭說道:“好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會兒吧。時間也差不多了,他們也該準備動手了纔對……”

一聽這話,彩霞知道馬上就要麵臨戰鬥了,整張小臉都繃了起來,佈置帳篷的手指也有些僵硬。

不過好在彩霞一直背對著後方,所以那些隱藏在暗處圖謀不軌的人並冇有發發現她的異常。

“老大!她們怎麼突然停下了?!難道她們不打算進鎮子裡嗎?!”

跟隨在一個大漢身邊的瘦瘦高高的男子看見顧依依等人的行為頗有些詫異。

被稱作老大的漢子也疑惑地皺眉,“按理說她們應該進鎮子裡纔對啊,這兒裡鎮子那麼近,再堅持一把就到了,總不至於在這荒郊野嶺地地方安營紮寨吧……”

“老大,你說會不會有詐啊?!”

“滾一邊去!”老大拍了拍說這話之人的腦袋瓜,不屑道:“她們三個小姑娘能有什麼詐?!依我看,十有**就是因為走不動路了,才決定在這兒休息一夜。”

“從茶水攤走到這兒那纔多點兒路啊,這就走不動了!?”

有人不太相信,懷疑道。

老大“切”了一聲,“你懂個屁!這三個人一看就跟咱們這種疲於奔命的不一樣!這種大戶人家裡出來的人,就算是個丫鬟奴婢都嬌氣的不行。走這麼一段路,她們冇有累的叫喚都不錯了!”

“還是老大懂得多!小的佩服不已!”

“就是就是!還是老大知道的多!”

一時間,阿諛奉承的話圍繞在這個老大的耳邊。

老大擺了擺手,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樣,“也就是你們知道的太少了而已。彆說這些了,準備準備,咱們就趁著她們放鬆下來,毫無防備的時候直接動手!”

“是!”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那三個人裡麵,看起來那個頭戴白色鬥笠的人似乎地位最高。一會兒你們動手的時候先把那個人抓住!”

“是!”

……

“小姐,那些人有動靜了!”

流煙將水壺遞給顧依依,聲音低沉。

顧依依淡淡地“嗯”了一聲,“那你也準備動手吧,彩霞你就坐在我旁邊,不要亂動。”

“是,小姐!”

彩霞應了一聲,坐在了顧依依的左側。

雖然彩霞心裡也有些怕,但是在她的心裡其實已經做好了給顧依依擋刀的準備。

“幾位,乖乖地把身上的錢財交出來,爺兒幾個還能放你們一條生路!”

不過一轉眼的功夫,十幾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就突然冒了出來。

顧依依冇有說話,彩霞率先開口說道:“你們什麼人!?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打劫?!”

“小妹妹,現在這世道可不太平,你們出門的時候就應該做好被打劫的準備!我們也是為了生活,所以你們還是乖乖地把錢財交出來為好,不然,休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流煙冷冷一笑,“就憑你們!?還妄想打劫我們?!我倒是想好好領教領教,看看你們究竟有冇有這個本事!”

“就是就是!流煙姐姐,打得他們親孃都認不出來!”

彩霞見流煙衝了上去,立馬高聲叫嚷道,彷彿這樣就算她也參與了戰鬥一般。

顧依依依舊麵不改色地看著眼前剛剛升起來的火堆,腹部隱隱的疼痛讓她內心升騰起一抹不安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