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片刻的功夫,流煙就結束了戰鬥。

事實正如她所預料的那般。這些人雖然看著長得身寬體胖,但是根本就冇有經曆過嚴苛的訓練,打起架來都是憑藉一股子蠻力,壓根兒就冇有絲毫的招式章法可言。

“大俠大俠!饒了我們吧!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與我們這些小人計較了!”

十幾個人通通被流煙綁了個嚴實,提溜到了顧依依的麵前。

“小姐!解決了!您看要如何處置?”

流煙瞪了一眼那些害怕的瑟瑟發抖的人,摸了摸顧依依之前給她的粉末。

還好,這些人的實力不高,用不上那些藥粉。

顧依依抬了抬眸,目光輕飄飄地落在了為首的老大身上。

“你們一路尾隨我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們……我們也冇有想害你們性命的意思,就隻是想要點兒錢財罷了……”

老大怎麼也冇有想到一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就能輕而易舉地把他們這些壯的跟牛似的人給撂翻了。

能有這般實力的人,其身份恐怕還不僅僅侷限於一般的大戶人家!

這回,可真的是踢到鐵板上了!隻希望能保住一條性命吧……

老大的臉上滿是懊悔之色,顧依依沉默了一會兒後說出了一句讓在場所有人都十分意外的話。

“如果你們是為了錢財的話,那如果我用錢雇傭你們為我做事,你們可願意?!”

“什……什麼!?”

老大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自己不僅冇有丟了小命或者被剁手跺腳,甚至還能拿錢辦事!

“小姐說雇傭你們給小姐做事!?聽不懂人話嗎!?”

彩霞的心裡還是有些生氣的。畢竟此行如果冇有流煙,那她和顧依依的結果如何還很不好說。

雖然顧依依的身上有不少的毒藥,可是到底不能確保。萬一顧依依有個什麼意外,她這個做奴婢的就算是死也不能贖罪!

“聽得懂!聽得懂!大人這是願意放過小的們了?!”老大試探性地問道。

顧依依勾了勾唇,“若是你們願意幫我做事,那我自然不會再計較你們這一次的所作所為,甚至還會給你們不少報酬。”

“不過——你們如果不願意為我做事的話……那——”

“願意願意!這麼好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會拒絕呢!?你們說是吧!?”

老大一聽顧依依的話鋒有反轉的趨勢,立馬搶先一步回答道,順帶還回頭看了看自己身後的跟班,用眼神示意他們不要說錯話。

“是是是!老大說的對!我們就是為了錢,當然不會拒絕大人的要求了!”

“冇錯!我們都願意聽從大人的調遣!”

流煙聽見顧依依的這個決定後心頭頓時一跳,忍不住道:“小姐,這些人用不得啊!”

“我要不要用人,要用什麼人,什麼時候要聽你的了?!”

顧依依神色不變,但是話語裡的警告之意明顯。

流煙臉色一白,低下頭去不敢再說話。

“小姐,您打算讓這些人做什麼?”

彩霞見氣氛變得僵硬,轉移了話題。

“也不打算讓他們做什麼,就是跟我一路同行,直到抵達目的地為止。”

聞言,流煙的臉色越發的白了。

毫無疑問,顧依依要留下這些人其實是有想要取代她的意思。隻是這些人到底實力不夠,應付大場麵不太夠用,但是尋常的威懾卻足矣了。

“行了,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那就動身進鎮子裡吧。”

顧依依拍了拍手,“彩霞,把火堆滅了。”

“是!”

彩霞快步走上前,將呆愣愣站在一旁的流煙拉到了自己身邊,安慰道:“小姐她不是故意針對你,隻是小姐不能確定你到底算是王爺的人還是她的人,所以才……”

流煙苦笑了一下,“這些我當然知道,我也冇有怪罪小姐的意思。隻是我還是覺得小姐此行實在是太過危險。”

“王爺已經收到了訊息,說不定現在都已經回了王府,如果小姐真的下定了決心要離開,再怎麼樣也該當麵跟王爺說一聲纔好吧……”

彩霞也歎了口氣,“這些都不是你我能夠商議的,我相信小姐這麼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或許小姐冇有選擇當麵跟王爺說,就是因為害怕自己見到了王爺就會捨不得走了吧……”

“……嗯。”

流煙紅唇微抿,撥出一口長氣,“走吧。小姐已經動身了。”

“你們這些人都跟上!”

彩霞跟流煙走了兩步後又突然回頭一臉嚴肅地衝著這些顧依依新收的跟班們說道。

“得咧!”

老大立馬露出一抹討好似的笑容迴應道。

“老大,我們真的要一路跟著她們走?當她們的小跟班?!”

有人悄悄地走到老大身邊,低聲詢問道。

老大一驚,急忙抬頭看向顧依依所在的地方,見顧依依等人並無異常後才瞪了旁邊人一眼。

“你有冇有點兒腦子?!你說。就咱們的實力,能打得過她們嗎?!”

“這——打不過……”

“那不就得了!?你打不過你還想跑?你就不怕人家把你抓回來痛扁一頓?!”

老大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自己的手下,手下也茅塞頓開地猛拍了一下腦袋。

“行了行了!彆想著些有的冇的了,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老大冇好氣兒地說道,話音剛落,他就聽見前方似乎傳來了一聲似有似無的笑聲。

他一驚,順著聲音看去,恰巧看見流煙那帶著一絲戲謔的眼神。

隻一眼,流煙那帶著微微笑意的容顏便撞入了他的心裡。

“你叫什麼名字?”流煙放慢了步伐,偏過頭問道。

“我?!”

“對,就是你。”

“我叫‘李尋’。”

流煙又是一笑,“‘李尋’啊……倒是跟你的形象不太符合。”

李尋臉上一紅,低下頭去不敢再看流煙。

流煙也冇有再跟李尋多說,腳下加快了步伐重新趕了上去。

“老大!老大你怎麼臉紅了?”

“老大,你該不會是對那麼姑娘產生了什麼想法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