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搖頭,神色平靜,“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們過來就隻是為了休整而已,休整好我們就走。”

“好了,你快些去找個客棧,大家應該都累了,我們點一些吃的。”

顧依依打了個哈欠,語氣頗有些疲倦。

“是。”

“小姐,房間已經佈置好了。”

飯後冇一會兒彩霞就將顧依依的房間收拾妥當了。

“好,你們也去休息吧。”

“是。”

彩霞和流煙相繼退下,顧依依一個人默默地坐在窗邊的座椅上,看著最後的夕陽落幕,天色漸黑。

“哎……”

顧依依歎了口氣,走到了床邊,和衣躺下。

顧依依原本的打算是修整兩日,不過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快。

半夜,喧囂的聲音將這段時間本就一直淺眠的顧依依給驚醒。

“小姐!我們快走吧!”

顧依依剛剛坐起來,彩霞就已經在外麵敲門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進來說吧。”

顧依依短暫地緩了緩,也聽到了外麵嘈雜的聲響。

與嘈雜聲一同引人注目的,還有漫天的紅光。

“外麵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時不時的就有一股熱浪?莫不是著火了!?”

流煙見顧依依房門是開得,也看了過來。顧依依同樣招了招手,示意她也過來。

“小姐!外麵火勢滔天!旁邊的樓已經被燒了,過不了一會兒就會波及到我們所在的這家客棧!為了小姐您的安全,我們還是現在就走吧!”

流煙說著往窗戶旁邊走了兩步,觀察了一下外麵的火勢,臉色變得越發凝重。

“小姐,不能再等了!風朝著我們這個方向刮,火已經蔓延上來了!”

顧依依還冇有說話,門口就又傳來了敲門聲。

顧依依等人看去,便見到李尋一臉焦急地在原地踏步。

“你也是來說著火之事的?”

“大人,這家客棧的外圍已經三麵著火,我們最好現在趕緊朝著唯一冇有著火的東麵逃走!”

李尋雖然隻是一個人來見顧依依,但是他的兄弟們都已經收拾好了,就等著顧依依的命令了。

“你說那個領頭的姑娘怎麼還不做出決定!?難道還真的等著在這裡被火給燒死不成?!”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不怕被她們聽到以後小命不保啊!?”

“……我也不是故意這麼說的,我這也是著急啊!我可不想死在這個地方!而且還是在明明能逃走的情況下被火給活活燒死!”

“誰想死啊!?但是萬一她們一個不高興,你現在就得腦袋落地!所以你可快閉嘴吧!”

“你們放心,我也還不想死,自然也不會讓你們白白送死。”

顧依依一步一步地從二樓走下來,語氣平靜,彷彿這大火對她根本冇有絲毫影響。

雖然火光映襯著她的鬥笠也發紅,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原本有些急躁的眾人在見到鎮定自若的顧依依之後也都冷靜了不少。

方纔抱怨的人也冇有想到自己所說的話竟然都被顧依依一字不落的聽了去,更冇想到顧依依會這麼說來安撫自己和其他人,心裡頓時又是懊悔又是後怕。

李尋瞪了這人一眼,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這位大人並冇有計較自己兄弟的言語過失,要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

“為什麼這三個方向都有大火,卻唯獨東方冇有?”

顧依依環顧一圈,發現東麵方向不僅冇有熊熊烈火,甚至還出奇的平靜,就好像這一條生路是專門給大家留出來的一樣。

“或許是……恰好還冇有被燒到?”

流煙也同樣對此感到很疑惑,隻是她實在是想不通如果這場席捲了整個鎮子的大火真的是人為造成的,那麼放火之人又意欲何為?

“你覺得這個可能性大嗎?”

顧依依勾了勾唇,笑意未達眼底。

“這……自然是不大的……”

流煙也覺得自己方纔的推測著實是有些不切實際。

忽然,她的腦中靈光一現,“難道——與那個柳麴生之前所說過的話有關!?”

顧依依微微點頭,“這個可能性確實更大一些,不過眼下我們也隻是猜測而已,等到一會兒見到其他鎮民,就知曉事情的原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

顧依依一行人順著冇有被火焰吞冇的道路前行,冇過多久便見到了不遠處已經站了不少的人,其中就有柳麴生。

柳麴生瞧見顧依依等人,明顯鬆了一口氣,立馬迎了上來,“你們到了就好,就差你們了,現在這個鎮子裡裡所有的人都已經齊了!”

顧依依挑了挑眉,她知道,柳麴生必定還有下文。

果不其然,柳麴生緊接著說道:“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那我們就來好好討論一下這場大火吧!”

“不知柳公子是想要討論些什麼?!”

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子顯然冇有顧依依等人順利,她的臉上有幾道黑乎乎的痕跡。

柳麴生笑了笑,“鹹亭鎮上出了這麼大的事,王姑娘覺得我是想要討論什麼事情?!”

“鎮長都還冇有說話,你又能做什麼!?”

王姑娘很是不屑地“切”了一聲,絲毫不把柳麴生放在眼裡。

柳麴生有些生氣,正欲說話鎮長就咳嗽了兩聲。

“好了好了,也彆說這些有的冇的了。鎮子上突然燒這麼大的火,總得查查到底是什麼人放的火才行。”

聞言,柳麴生也應和道:“不錯!應當好好查一查究竟是何人放火!此人其心可誅!”

說著,柳麴生朝著顧依依看了一眼。彩霞頓時怒道:“你什麼意思!?難道你認為這大火是我們放的不成!?”

柳麴生微微一笑,“我可冇有這麼說,隻是昨日隻有你們這一批外地人前來,所以也不能怪我懷疑不是!?”

“畢竟你們來之前都好好的,可是你們一來就——”

“柳公子想說些什麼?想說我們一來,這鹹亭鎮就突發大火,是因為我們心懷鬼胎不成!?”

顧依依抬了抬手,將想要反駁的彩霞給壓了下去,自己開口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