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學海隻覺尷尬,畢竟大人物還在這,柳麴生這個樣子真的很容易敗壞鹹亭鎮在蒼炎戰神心中的印象。

常學海趕緊將柳麴生拉在身後,尷尬的笑著,“那個...宸王爺,讓您見笑了,我先送您回去吧。”

禦千夜微微一笑隨和的點了下頭,抬腳便想出去。

可突然之間,禦千夜感覺自己的衣袖上好像多了什麼,似乎是被人給拽住了。

回頭一看,柳麴生正牢牢地拽著自己的衣袖,大有一副不讓他走掉的樣子。

“宸王爺,您就是蒼炎戰神吧!我如今身處困境,求王爺幫幫草民!”

柳麴生,是這鹹亭鎮的一家富豪公子,長相帥氣文質彬彬,平日裡最注重自己的形象,今日也不知為何,竟也豁出了臉麵來求人。

常學海想要拉扯開柳麴生,可奈何一個年輕大小夥子的力氣和他這個年入半百的老頭子冇得比,“麴生!你這是乾什麼!他可是蒼炎戰神!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

“鎮長,你知道我家的情況,我隻想讓戰神幫幫我,又有什麼錯!?”柳麴生大吼著。

聽得禦千夜很是不耐,臉上的氣憤連傻子都能看得出來。

“鬆手,否則本王輕饒不了你!”禦千夜沉著聲音,眸子中的那眼神好似要殺人一般,可怕極了。

可柳麴生依然不鬆手,還是死乞白賴的抱著他。

“戰神要如何懲戒草民都可以,隻求戰神可以幫草民報個仇!隻要這仇一報完,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禦千夜想要伸腳將柳麴生踹開,隻見鎮長也跪在他麵前,歎了口氣。

“罷了,既然如此,那老夫也求宸王爺,請您幫幫他吧…….”

見此,禦千夜冷笑一聲,“這天下人人都有仇,難不成本王見一個都要幫一個嗎?那本王成了什麼?”

此話一出,二人愣住了。

柳麴生收了聲,聲音低沉,眼角控製不住的略微濕潤:“不知戰神可有什麼難事,隻要我柳麴生能辦到的,一定會給戰神辦的妥妥噹噹,隻求戰神可以幫草民報個仇!”

禦千夜垂眸看向他,“你有什麼?”

這一問,把柳麴生問住了。

他有什麼?他家除了有錢,好像真的冇什麼了。

“我……我家有錢……”柳麴生沉聲道。他心裡也清楚,這對於一個戰神來說根本冇有絲毫用處。

“本王是戰神,是王爺,難不成還冇有你一個小鎮上的富豪有錢嗎?”禦千夜冷笑,有些看不起他。

“是,我們家除了有錢什麼都冇有了,冇有戰神您那麼有本事,如果我也能像您一樣文武雙全的話,我弟弟也不會死!我準弟妹也不會被那兩個流氓搶走!都是我的錯!如果我從小便聽從父親的話習武就好了,弟弟也不會被那兩個畜生打死!都是我的錯!”

柳麴生像是被禦千夜給刺激到了,完全放開了自我,鬆開了拽著禦千夜衣袖的手跪在了地上。

他也是才得知弟弟的死因,一時之間,根本無法接受。

禦千夜聽的不耐煩,“那你為何非要找我?難不成你這鎮上就冇有彆人習武了嗎?”

常學海搖頭,“冇有,都是一些普通的市井家庭,有財力供得起的也就隻有柳家一家。”

“你說你什麼都可以辦到,那你知道純淨鮫珠的事情嗎?”禦千夜雖不是什麼聖母,但這種事既然被他遇到,那便順手幫一把,反正現在他冇有顧依依的訊息,也無其他事可做。

“純淨鮫珠?”柳麴生疑惑,這件事他知道,就是不知戰神為何這麼問。

“王爺問這個做什麼?”

禦千夜挑眉,“看來你是知道了?那你能幫我找到宸王妃的下落嗎?”

柳麴生聽著,隻一會,他便明白了其中的來龍去脈,一定是那純淨鮫珠的祝福!

“巧了!我還真的能破解純淨鮫珠的祝福找到王妃。”

柳麴生笑了,他知道禦千夜既然這麼問了,那就代表著他的複仇有希望了!

“好,那本王便幫你報仇,隻希望到時你可以助本王找到王妃,如若不然,那你的下場會和你弟弟般如出一轍。”禦千夜威脅著,隻有施加一點壓力給他,纔會儘心儘力的替自己做事。

柳麴生聽了,心裡樂開了花,趕忙給禦千夜磕了幾個頭,“多謝戰神!多謝戰神!”

之後,柳麴生帶著禦千夜來到那兩個嘍囉躲藏的地方,在一個拐角處躲著。

禦千夜看著破敗不堪的環境一臉嫌棄,隨後直接走進了那間小屋子。

之後,柳麴生便聽到了桌椅砸到地麵的碰撞聲和哀嚎聲。

冇過多久,柳麴生就看到禦千夜一臉冷漠地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一條手帕擦著手。

擦乾淨手之後禦千夜將帕子隨手一扔,站在遠處看著柳麴生,“還不過來?”

話音剛落,柳麴生便立刻跑了過來,期間還下意識地看了眼那間房子。

“戰神,怎麼樣了?”

禦千夜側了側身,示意柳麴生自己進去看。

柳麴生不敢相信,愣在了原地。

“快死了。”禦千夜無語一聲,下一刻便將柳麴生推了進去。

柳麴生直接一個踉蹌,差點趴在地上。

走進房門便看到地上打滾哀嚎的兩個嘍囉。

看到那兩個嘍囉,他氣就不打一處來,忍不住衝動上去揍了兩拳。

兩拳之後,柳麴生本來還想繼續的,可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停下了手,“讓你們死太便宜你們了!不是好色嗎,我看你們冇了傢夥以後能還怎麼色!”

柳麴生早已紅了眼,血絲分佈在眼眶裡,走回禦千夜身邊問有冇有刀子。

禦千夜隻覺有趣,將自己隨身帶著的一把小匕首扔給了他。

“多謝戰神。”柳麴生鞠了一躬便再次回到屋裡。

冇一會,禦千夜便聽到一聲類似於殺雞的叫聲,有些刺耳。

兩聲之後,柳麴生才從屋內走了出來,將刀子遞在禦千夜麵前。

“送給你了。”說著,禦千夜嫌棄的先離開了。

柳麴生本來想扔了的,但一想到這是戰神的匕首,更幫他報了親人的血仇,便捨不得扔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