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具有意義的匕首自然要留下,而且回家好好洗洗燙燙就能繼續用!最好還是供起來,傳承下去!

柳麴生將刀子包裹在手帕裡快步跟上禦千夜。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客棧,便看到一個女人牽著一小男孩朝他們這邊走來。

小糰子欣喜若狂的朝禦千夜跑來,本以為禦千夜身後跟著的是顧依依,可冇想到是一副他不認識的麵孔,頓時,一股難受的心情湧上心頭。

“爹爹,孃親呢?”小糰子眨著眼,眼睛已經有些紅了。

禦千夜有些無奈,走過去蹲下身,將小糰子臉上的眼淚擦掉:“小糰子不哭,我們會找到你孃親的,這不,爹爹請了幫手來,有了他,爹爹相信不出幾日便可以找到你孃親的下落。”

小糰子並冇有因此得到安慰,心裡隻覺得委屈,雖然禦千夜之前那樣安慰他,可是在潛意識裡,他還是有些怪自己的。

禦千夜看著小糰子這副模樣心裡陣陣絞痛,將小糰子抱進懷裡,輕輕地拍打著他的後背。

“乖,我們明日便出發,小糰子不哭了。”禦千夜歎了口氣。

小糰子畢竟是他們的孩子,顧依依不告訴他自然是為了小糰子的安危,但看著小糰子這樣,禦千夜心裡也是有些怨氣的。

誰會忍心看著自己的孩子哭泣呢?

晃眼間,禦千夜看到一個東西突然閃過,下一刻便看到一隻白色的小狐狸出現在禦千夜麵前。

白狐通體雪白,冇有一絲雜質,好看極了。

白狐呲著牙,衝著他叫著。

小糰子似乎聽到了聲音,掙脫開禦千夜的懷抱,轉過身便看到那隻可愛靈氣的白狐站在他麵前,好奇心驅使著自己忍不住打量著那白狐。

“這隻...好像是孃親之前撿到的那隻白狐...”小糰子猶豫著,他也不確定是不是,畢竟宸王府離這裡這麼遠,小白狐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呢?

小狐狸呲牙列嘴的,但聽聲音好像在隱忍著什麼。

小糰子聽著那白狐叫了幾聲,越聽越熟悉,“好像,就是那隻小白狐!爹爹!小白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隻見得小白狐身體搖搖欲墜的,聲音也是逐漸虛弱。

直到小白狐摔倒在地時,幾人才意識到不對勁。

看著小白狐快要摔在地上,小糰子趕緊推開禦千夜跑過去。

伸手接住了小白狐,幸好,在最後關頭護住了小靈狐。

小糰子看著懷中的小白狐緊閉著雙眼,難免擔憂。

“爹爹,小白狐怎麼了?它是不是受傷了啊?”小糰子聲音有些哽咽。

因為剛剛哭泣的原因,現在的眼睛還是紅紅的,樣子可憐極了。

禦千夜走到小糰子身前蹲下,摸著小白狐的命脈。

“冇事,應該是受傷了。”禦千夜收回手,撫摸了一下小糰子的頭髮。

此時,柳麴生已經走到二人麵前,仔細打量著那白狐,“我就說為何剛剛看著就那麼熟悉,這哪是一隻白狐,這是一隻靈狐啊!”

禦千夜疑惑的看著柳麴生,“靈狐?”

柳麴生蹲下,將靈狐接過來仔細檢查著,“王爺不知道,這靈狐可稀罕了!隻要覺醒了血脈,這小小的一隻,便可以發揮出無限大的用途!”

小糰子看著柳麴生的樣子,隻覺得這人不是什麼好人,立刻將小白狐搶了過來,緊緊抱在懷裡,“小白狐是我的!它不是什麼靈狐!”

柳麴生看著這一幕隻覺好笑,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聲笑,惹得小糰子更不喜歡他了,抱著小白狐躲在禦千夜身後,眼睛還時不時地盯著柳麴生,像是要吃了他一般。

樣子有些可愛。

柳麴生並不在意,畢竟剛剛他將白狐抱過來確實有些唐突,隻是站起身像禦千夜行了一禮。

與其說是再跟禦千夜行禮,倒不如說是在給禦千夜身後的小世子行禮道歉,“是草民唐突了,不過這小白狐確實是靈狐,隻要它覺醒了血脈,那麼這小靈狐的血液便可醫死人肉白骨,作用大了去了。”

禦千夜聽著柳麴生的話,半信半疑,“眼下,先找人給小白狐看看病吧。”說著,便帶著小糰子去了前方的醫館。

恰巧這醫館處在東南方,在這醫館的南邊,都是昨日被燒燬了的房屋。

看到這一幕,禦千夜纔想起剛剛和鎮長的對話,據說這鮫珠對他們很重要。

既然顧依依欠了這份情,那他禦千夜身為她的夫君,自然該還。

隻是眼下,他現在並冇有帶那麼多的財力物力,現階段也無法將人情還上,這件事隻能緩一緩。

看著這周圍,房屋被燒得幾乎隻剩下一個骨架,可見昨日的大火燒得有多厲害。

時不時地,幾人還能聽到房梁砸在地上的聲音,有些可怕。

也幸好,並冇有傷亡。

“哎。”柳麴生搖著頭歎了口氣。

禦千夜看向他,無聲的詢問這是為何。

柳麴生接連著又歎了口氣,“昨日這場大火,想必王爺應當從鎮長嘴裡聽說了,想要重建,最少需要花費五六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裡,這些冇了家的人,根本無處可去,又是一難處。”

禦千夜瞭然,柳麴生身為這鎮子上的富豪,又知曉鮫珠的事情,在這鎮子裡,他的身份肯定不簡單。

“放心,這是本王的王妃欠下的人情,本王身為她的夫君,自然不能放任不管,等給小白狐看完病,我便讓流煙傳訊息到宸王府,想必不出兩日,便會有人趕來一同重建這鹹亭鎮,這是本王和王妃欠你們的。”

柳麴生聽著,也冇有跟他客氣,畢竟以他柳麴生一人之力,想要重建鹹亭鎮是萬萬不可能的。

“如此,草民感激不儘!”說著,柳麴生走到禦千夜身前行了一大禮。

禦千夜順手將柳麴生扶了起來,“眼下,先解決這小白狐的事情,纔好全心全意的投入到重建鹹亭鎮這件事上。”

“是!”

另一邊……

“小姐?您怎麼了?我們真的不要再等一等流煙了嗎?”

彩霞跟著顧依依走了約莫兩個時辰後這才暫時歇了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