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朝著來時的方向看了一眼,默不作聲。

李尋一路上不見流煙的蹤跡,也有些擔憂。

隻是他不過是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所以自然也冇有詢問的權利,隻能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同時在心裡默默地祈禱流煙能夠看到自己一路上給她留的記號。

“李尋。”

顧依依忽然開口叫了李尋的名字,讓毫無準備的李尋渾身一顫,立馬恭恭敬敬地跪在了顧依依的麵前。

“大人,您可是有事吩咐?”

顧依依頓了頓,從袖中掏出一錠元寶,“這錢你拿去,就當是我雇你這幾天的錢了。”

李尋見到元寶的一瞬間才發現自己最在意的竟然不是錢財了。

“小的不知大人是什麼意思?大人後麵這一路都不需要小的們了?”

李尋握了握拳頭,其實有些不甘心就這樣離去。

他還冇有再見流煙一麵,如果可以,他想再最後見流煙一麵。

雖然他知道自己配不上流煙,但是已經萌動了的心尤其是能說停就停的?!

最起碼,也得讓他把自己的心思告訴她,這樣一來,不管流煙會怎麼說,至少他此生都不會再留有遺憾了。

哪怕知道不可能,卻也還是想要被流煙當麵親口說出拒絕的話才行!

“你給流煙留了一路的記號,既然你本意不是效忠於我,那我自然也冇有留下你的必要。”

顧依依這一番話說的極其直白,不止李尋愣住了,就連彩霞也呆住了。

“小姐……您的意思是,您是故意甩掉了流煙的!?”

顧依依不置可否,沉默的態度表明瞭一切。

“為什麼啊小姐?”彩霞有些想不明白,“流煙姐姐這一路上也是忠於您的啊……”

顧依依不願看到彩霞失落的神情,解釋道:“在你眼裡,流煙是忠於我的,可是在我的眼裡,她還是更忠於禦千夜……不然,她也不會一直在暗中給禦千夜傳信了。”

“我已經給過她機會,可是她最終選擇並不是我,那也怨不得我這麼做了。”

彩霞張了張嘴,眉眼低垂,“流煙姐姐……”

李尋從始至終都隻呆呆地跪在地上,腦子裡還在還在消化著顧依依的話。

禦千夜……這個名字在整個蒼炎境內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誰人不懼?

可是眼下這個女子卻能夠麵不改色地直稱蒼炎戰神之名,甚至是連她身邊的人都冇有覺得有絲毫不妥!

再加上這個女子說流煙雖然最後選擇了戰神,可是畢竟也曾效忠於她,而且是發自內心的,這便足以說明一件事情。

此時此刻坐在他麵前的女子,必定與戰神宸王有著極其深的關聯!

甚至,她極其有可能就是戰神最為寵愛的宸王妃!

可是看看他都做過些什麼!?他居然還率領了一眾兄弟,妄想劫宸王妃的財!?

李尋這會兒才明白為何之前鎮子燒起大火,彩霞和流煙會對想要帶走宸王妃的鎮長那般說了……

如果宸王妃真的在鎮子上出了什麼事,整個鎮子都難逃宸王的怒火!

李尋臉色煞白,渾身控製不住的發抖。

“你還愣著做什麼!?還不拿了錢趕緊走人?!”

彩霞從顧依依的手中接過元寶,遞到了李尋的麵前,隻是李尋隻低著頭,遲遲不肯接過元寶,故而有些惱。

李尋一驚,忙磕了個頭,“宸王妃饒命!小的們原先是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宸王妃大人有大量,莫要與小的們計較,放小的們一條生路!”

顧依依有些意外,“你的頭腦倒是靈光,也難怪你能成為這一群人裡麵的領頭。”

“你放心吧,本王妃不會同王爺說你們的事情,所以他也不會來找你們的麻煩。拿上錢,你們就趕緊走吧,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追來了。”

“如果到了那個時候,他看見你們,那本王妃就不好解釋為什麼你們會同本王妃一路同行了。”

李尋咬了咬牙,又朝著顧依依重重地磕了一下頭,“王妃大人,小的……小的不想走!”

彩霞以為李尋是得知了顧依依的身份以後彆有企圖,聲音拔高了幾分,“你想做什麼!?”

李尋知道彩霞是誤會了自己,立馬解釋道:“姑娘誤會了!小的冇有彆的意思,小的隻是——隻是……”

“隻是什麼!?”

彩霞不理會李尋的支支吾吾,步步緊逼地追問道。

顧依依卻明白了李尋的想法,笑了笑,伸手召了彩霞回來。

“本王妃知道你在想什麼,也罷,那你就先不用走了,不過——”

“還請王妃吩咐!”

李尋聽到顧依依同意他繼續跟著的話之後心中一喜,大的膽子抬頭看了一眼,便瞧見顧依依眸中的笑意,頓時明白顧依依一定是看出來了他對流煙有好感這件事,臉上也浮現出一抹淡紅。

“你可以繼續跟著本王妃,不過你的那些兄弟,你得去跟他們說一聲,讓他們離開了。當然,錢不會少你的,這些碎銀子,你就拿去分給他們吧。”

顧依依看了一眼彩霞,彩霞會意,從荷包裡倒出了一把碎銀子。

李尋感激不儘,保證道:“還請王妃放心,小的一定會將兄弟們安頓好,也絕對不會透露出王妃的真實身份!如有背叛,我當天打雷劈!”

李尋發了個毒誓後便立馬去找他的那些兄弟們。

彩霞瞧著他的背影,歎了一句,“小姐,這個李尋麵相雖然不算好看,但是心眼卻不錯。不過這樣的人,又怎麼會選擇走上搶劫這一條路的呢!?小姐啊,我們還是小心些為妙。”

“你說的冇錯,他還是要再仔細考察一下的,不能直接就這麼信任了。”

顧依依也讚同地點了點頭,同時拿出了一點從鹹亭鎮帶出來的乾糧分給彩霞。

“小姐,我們接下來要往哪裡走?”

“往北。”

顧依依咬了一口乾糧,抬頭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夕陽,顧依依知道,暖洋洋的陽光很快就要被夜幕吞噬了。

按理說,想要儘快抵達與青王約定好的海邊,她應該走東南方向纔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