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流煙畢竟跟了她一段路程,從之前走過的路線來看,禦千夜很容易推斷出她想要朝南走的路線。

所以,如果她想要順利抵達海邊,就隻能反其道而行之了。

之前一路向東南方向前進除了確實需要之外,也的確是她故意給流煙和禦千夜設下的障眼法。

隻是可惜流煙最終還是冇有選擇幫她……

顧依依歎了口氣,不發一言地看著頭頂的天空。

接下來的路……就隻能靠她自己一個人了。

隻希望剩下的路,不要再出現什麼意外纔好。

……

“你先前跟著王妃行動,她有冇有告訴你她的計劃是什麼?!又或者說,她有冇有告訴你她準備去往哪裡?”

“回王爺,並冇有,王妃對此事一直都是諱莫如深。”

流煙搖了搖頭,如實回答道。

不管是她,就連王妃身邊的彩霞,都不知王妃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禦千夜聞言,眉頭皺得更緊了。

到底是為了什麼,值得她去隻身冒險呢?

為了儘快修複鹹亭鎮損毀的部分,禦千夜專門調了當地的官府的人前來做幫手。

不過短短一日,就將原本的廢墟清理的差不多了,部分地方甚至已經搭建好的最基礎的框架。

“宸王殿下,這次真的是多虧了您的幫助,否則,我們鹹亭鎮還不知道要花多長的時間才能夠重建完!”

鎮長沿著被大火燒燬的主街道走過一圈後朝著禦千夜深深地鞠了一躬,滿臉都是感激之情。

禦千夜神色不變,語氣平靜地說道:“鎮長客氣了,本王不過也是為了替王妃還個人情罷了。”

“隻是眼下鹹亭鎮的重建還需要一定時日,本王卻還有其他要事需要處理,不便繼續在此處逗留了。”

“至於鎮子上剩下的還未完成的重建事項,就算本王不在,他們也會認真完成任務的。這一點,鎮長不必憂心。”

在這鹹亭鎮停留的一日時間裡,禦千夜和流煙仔細商討了一下顧依依接下來的打算究竟會有那些可能性。

禦千夜直覺顧依依不會那麼直接的前往東南海邊,隻是眼下她若是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抵達目的地,選擇直通沿海的道路是最有可能的。

再加上顧依依從宸王府離開之後走的這一路都是筆直的東南線路,禦千夜也隻得猜想她為了儘快與那個所謂的鮫人族青王碰麵,進而選擇直線行進了。

鎮長也明白以禦千夜的身份,定然不會在自己的這個小鎮子裡停留太長時間。

而且通過先前與宸王妃的接觸,鎮長有一種直覺:禦千夜這般著急的想要離去,應當是與隱瞞身份偷偷前行的宸王妃有關。

“王爺日理萬機,就不必再憂心我們這個小鎮子了。”

鎮長再次朝著禦千夜鞠了一躬。

“嗯,你當鎮長也不少年月了,也當具有處理好鎮上事務的能力,本王也就不再插手了,退下吧。”

“是。”

鎮長恭恭敬敬地離開後,早就守候在一旁的柳麴生這才上前問道:“王爺,我已經收拾妥當,現在就可以跟隨您出發。”

禦千夜抬眸看了柳麴生一眼,“你倒是聰明,知曉本王不會多等你去收拾行李。”

柳麴生笑了笑,將腰彎的更低了些,“王爺時間寶貴,我怎敢耽誤王爺的大事。”

“爹爹,我們又要走了嗎?”

小糰子剛一走近便聽到了禦千夜和柳麴生的對話,猜想禦千夜這是打算繼續去追顧依依,小臉上浮現出一抹焦急。

禦千夜伸手將小糰子抱在了懷裡,“嗯,我們繼續去追你孃親回來。”

“那我們趕快出發吧,小糰子很想很想孃親,嗚嗚嗚……”

小糰子說著說著,一雙大眼睛裡就蓄滿了淚水,看的禦千夜心中也是一疼,也越發的思念起顧依依來。

柳麴生識趣地跟在禦千夜身後,隻會在禦千夜不清楚該往何處追尋的時候纔出聲告知方向。

“你確定是朝這個方向走?”

在連續聽了柳麴生的兩次方向後,禦千夜聽了下來,麵露狐疑之色。

因為按照柳麴生講的方向來看,根本就不是朝著東南方向行進,反而是朝著與東南方向截然相反的北方前行。

柳麴生也有些困惑。

禦千夜說過宸王妃的最終目標應該是東南沿海之地,可是他的感應冇有錯,宸王妃給他的感覺確實是一路向北……

“有冇有可能是宸王妃將鮫珠給了彆人,以此來迷惑我們?”

除了這個可能性,柳麴生實在是想不出還有什麼彆的可能性。

禦千夜沉默了一會兒後搖了搖頭,“應該不會。按照依依的性子,旁人將那麼寶貝的東西贈與了她,她就算要給,也隻會給最為信任的人保管。”

“可是眼下她身邊最信任的人隻剩下彩霞一個,如果讓彩霞一個人帶著鮫珠往北走,在這兩國還在交戰的時刻,她不會放心的。”

聽了禦千夜的話,柳麴生也迷茫了。

“那既然不是兵分兩路,難道說王妃的目的並不是前往東南沿海?”

禦千夜思索了一會兒,眸色忽然一凜,“本王知道了!”

柳麴生見禦千夜神色嚴肅,也不由自主地繃直了身子,“王爺可是想到了什麼?”

禦千夜微微抬起頭看向北方,“原來如此……連本王都差點兒被她給騙過去了……”

流煙皺眉,不解地問道:“王爺,可是先前的推斷出了什麼問題?莫不是王妃並不打算前往東南沿海?”

禦千夜露出一抹冇有絲毫溫度的笑容,“她自然還是要去東南沿海的……隻不過,她冇打算走直線去罷了。”

柳麴生偏過頭,先是看了看東南方向,又緊接著看了看麵前正對著的北方,腦子裡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一拍腦門兒,聲音都不自覺地加大了些許,“我知道了!王妃是想先去北方的港口,然後乘坐船隻走水路到東南沿海靠岸!”

禦千夜詫異地看向柳麴生,倒是有些意外他竟然能如此之快的反應過來。

流煙聽到柳麴生的推論後也仔細地思索了一番,覺得頗有些道理。

“那王爺是打算往北追,還是走東南一路?”

禦千夜眯著眼睛,有些猶豫。

“王爺,我覺得您不應該繼續往北追王妃了。”

柳麴生見禦千夜始終冇有做出決定,大著膽子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