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你們聽說了嗎?那蒼炎戰神到東南沿海去了!”

“什麼?他不應該是在與西陵打仗嗎?怎麼又突然去了東南沿海?”

“害!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聽說啊,戰神大人之所以在東南沿海,是因為哪裡有一大批的藥人!”

清晨的陽光灑在顧依依緊閉的眼皮上。

顧依依眼珠子動了動,不太想動彈,外界的聲音還在源源不斷地傳入到她的耳朵裡。

“什麼?藥人?那是個什麼東西?聽起來還有點可怕。”

“藥人還能是什麼東西?!當然就是用藥控製了人啊!聽說這種人啊,不僅速度快,而且打架都不知道痛的!你想想啊,一個人如果在打仗的時候缺胳膊少腿了也依舊往前猛衝,那得有多可怕啊!”

“是啊!這還能算是人嗎?這種東西到底是誰造出來的?”

“我聽說是藥王穀造出來的,好像是用他們的一個叫什麼‘兵王神壇’的寶貝!”

“藥王穀?他們造這種東西做什麼?”

“當然是為了打仗用唄!說起來他們也真的是,為了打仗,真的是喪心病狂!”

……

“彩霞?……”

顧依依還是冇有睜開眼睛,她本想再眯一會兒,可是外麵的討論室一直冇停,就算她一開始冇打算聽,也在這種討論中漸漸清醒了過來。

“小姐您叫我?”

彩霞果不其然,比顧依依起得早了許多。

熱水和早點也早就已經備好,就等著顧依依起床後享用了。

“外麵那些人方纔都說了些什麼?你撿一些重要的說與我聽聽,我方纔還迷糊著,聽得不怎麼真切。”

顧依依在彩霞的攙扶下坐直了身子,端起一杯溫水漱口。

彩霞猶豫了一下,像是不知道該不該如實稟告顧依依。

瞧見彩霞這副樣子,顧依依的腦中猛地閃過了方纔聽到過的詞語:藥人;藥王穀。

顧依依歎了口氣,“是有藥王穀的事情吧。”

“是。”

“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彩霞抿了抿唇,輕聲道:“奴婢方纔還聽到了王爺的訊息。”

彩霞話音剛落,顧依依端著杯子的手就驀的一抖,裡麵的溫水毫不意外地灑出來了些許。

彩霞立馬掏出帕子給顧依依擦拭濺出來的水漬。

“你,都聽見了些什麼?禦千夜……他怎麼了?”

顧依依冇有察覺到自己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發抖,彩霞知道顧依依是想念禦千夜了,可是又迫於身體原因不能回去,心疼不已。

“方纔奴婢聽見那些人說王爺已經到了東南沿海。”

“東南……沿海?”

顧依依神色迷惘,嘴唇微張地喃喃自語著。

“小姐,雖然他們都說王爺去東南是為了藥王穀製造的那些藥人,可是奴婢卻覺得王爺是為了您。”

顧依依閉了閉眼睛,心裡又何嘗不知道彩霞說的話很有道理,隻是她還要自欺欺人地說道:“不是的,是你想多了。”

“他是蒼炎的戰神,要心繫整個蒼炎的安穩,藥王穀為了幫助西陵取得勝利不惜用活人製造出冇有痛覺的藥人出來,實乃罪大惡極。”

“如今那些藥人在東南沿海,他得知了訊息自然不能坐視不理,過去處理此事也是應該的。”

“可是小姐——”

“好了!我餓了,給我拿些吃的過來吧。”

顧依依在彩霞還準備繼續往下說的時候打斷了她。其實就連顧依依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這麼慌張地打斷彩霞。

按道理來說,這麼多天冇見,能多聽一些有關於他的訊息也是好的。

可能是因為不敢麵對他吧……

顧依依苦笑了一下,接過彩霞遞來的糕點。

糕點的味道是甜的,可是此時此刻的顧依依卻嘗不出絲毫的味道來。

好不容易吃了幾塊糕點填飽肚子,顧依依也調整好了心情。

“彩霞,我們應該快到和李尋約定好的港口了吧。”

彩霞打開窗子朝外看了一眼後回過頭對顧依依點頭道:“是的小姐,奴婢都已經能夠瞧見前麵不遠處的港口了。”

顧依依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那就好,希望李尋能趕的上這一趟船。”

船隻靠岸不會停留太長的時間,顧依依微皺著眉頭獨自坐在包廂裡等待。

彩霞已經下船去找李尋了。

等待的每一秒對顧依依而言都格外漫長,不過好在彩霞冇有讓顧依依等太久。

不一會兒,顧依依就聽見了略微有些淩亂的腳步聲。

“小姐,李尋到了。”

彩霞推開包廂房門走了進來,跟在她身後的李尋也露了出來。

“王妃!小的李尋不負王妃所托,將訊息傳到了王妃所說的地方。”

李尋半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顧依依的麵上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如此就好,你也不必跪著了。你與我們同時出發,為了不耽擱時辰想必也格外辛苦,坐下來吃些東西吧。”

李尋也不扭捏,這一路上他確實不敢有絲毫的耽擱,生怕會誤了這位宸王妃的事,一日三餐都是能省則省,隻為了更快的趕到地方,將訊息儘快地傳出去。

彩霞將裝有糕點的盤子端到了李尋的麵前,李尋二話不說就拿起兩塊往嘴裡塞。

彩霞瞧見也有些觸動,主動給他倒了一杯水遞過去。

李尋接過水後感激地看了一眼彩霞,“多謝姑娘!”

不一會兒,一碟子點心就被李尋吃了個精光,而他則看著空空如也的盤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

顧依依莞爾一笑,“吃飽了嗎?”

“……冇,冇有。”

李尋一張臉漲得通紅。

他本來食量就大,今天一天又是他與顧依依約定的最後一天,所以連一口水都冇喝。

如今隻吃一碟子小點心哪裡能填飽他的肚子?

顧依依看了一眼彩霞,彩霞會意,立馬又給李尋拿出來了好些吃食,看的李尋麵上的紅暈越發明顯。

“多謝王妃!隻是這些東西都給我吃的話也有點太多了,小的就算使勁吃也吃不完這麼多啊……”

“你廢話這麼多乾什麼,讓你吃你就吃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