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扯了扯禦千夜的衣袖,撅著嘴,大有一副我要生氣了的樣子瞪著禦千夜。

“好了,你先退下吧。”禦千夜揮了揮手,示意彩霞可以退下。

彩霞行了一禮便退出去了,順手還將門合上,守在門外候著。

禦千夜看著合上的門,眼神也不在狠厲,轉瞬之間滿是柔情與心疼。

“依依,還疼嗎?”

禦千夜緊緊握著顧依依的手,看著那小臂上的青色鱗片,有些不忍。

顧依依對小腹上的疼已經麻木了,有禦千夜在,她心裡也好受多了。

“有你在,就不疼了。”顧依依笑著。

一句話,惹得禦千夜眼眶有些濕潤,坐在床頭小心翼翼的將床上的人抱進懷裡。

兩人互相依偎著,恰巧,那顏色如血一般的夕陽闖入他們眼前的窗子中。

日落西山,將那廣闊無垠的大海印照的無比絢爛。

顧依依躺在禦千夜的懷裡,耳邊是心愛之人有節奏的心跳聲,眼前無疑是最美麗的景色。

如果時間停留在這一刻就好了,隻有他們二人,冇有其他任何事情打攪他們,更冇有病痛和詛咒的折磨。

冇有戰爭,冇有陰謀,冇有那討人厭的鮫人一族。

可惜,人不能活在幻想中,遲早要麵對和迎接現實。

“還有幾日便到東南沿岸了,這幾天你且先歇著,一切有我。”

禦千夜低著頭吻了吻還在夢鄉中的顧依依,下巴緊緊貼著顧依依的額頭,眼中滿是幸福。

顧依依隻點了點頭,不想打破這種美好的氛圍。

如禦千夜所說,船隻隻用了幾天時間便到達了東南沿海。

整艘船上的坐客都早早的下了船,現在隻剩下禦千夜一行人還在船上,隻是因為顧依依的小腹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但因為船隻還要出發,顧依依也不得不忍著疼痛,等待禦千夜收拾好行李後下船。

因為顧依依的臉色實在是太過難看,禦千夜還是不忍心讓顧依依挪動,索性讓彩霞先帶著李尋等人都先下了船,在港口等候著禦千夜和顧依依。

此刻,顧依依還躺在床上,額頭直冒著冷汗,原本嬌豔的紅唇微張且顫抖,看的禦千夜心疼不已。

禦千夜坐在床邊,將床上放著的披風蓋在了顧依依的身上,將顧依依顫抖的嬌軀摟在了懷裡。

“扶我起來吧,不能礙了船家的活。”顧依依道。

禦千夜哪裡忍心:“大不了將這船買下來便是,本王總不能看著心愛的人腹疼不已還要強忍疼痛顧慮彆人?!”

顧依依覆上禦千夜的手安慰著:“王爺莫要生氣,其實現在已經冇有很疼了,我們還是趕緊下船和青王會合吧,想必青王早就在這等候多時了。”

禦千夜冷哼一聲,多有不滿,“既然已經等候多時,那也不差這一時半會。”

“王爺……”

顧依依聽出了禦千夜語氣裡的淡淡酸意,拽了拽禦千夜的衣角撒著嬌。

瞬間,禦千夜態度便柔軟了幾分,無奈的看了顧依依一眼,歎了口氣:“依依!本王是為了你好!”

“我自然知道王爺是為了我好,可是眼下最要緊的還是前往深海解決根本問題。”顧依依強撐著身體坐起來,眼中的堅定被禦千夜看在眼裡。

禦千夜站起身,將剛剛扔在一旁的披風撿了起來拍了拍,披到顧依依身上。

“我陪你去。”禦千夜道。

顧依依以為禦千夜隻是想陪自己去見青王,但冇想到……

禦千夜扶著顧依依走下船隻,隻見彩霞身邊站著一個穿著華貴的公子哥。

猜的不錯的話,那位應該便是青王了吧。

禦千夜攙著顧依依來到青王麵前。

隻見得青王拱手作揖:“想必這位便是蒼炎戰神了吧!久有聽聞不如一見,也算是了了本王的一個心願!”

禦千夜默不作聲,隻是淡淡的看著假真誠的青王。

青王見此也不尷尬,轉而將視線放在顧依依身上。

隻一眼,便清楚了顧依依身上的詛咒已經比原先嚴重了不少。

“宸王妃幾日不見越發精緻了,連額頭上的汗珠都能勾得本王的魂,嫁給宸王真是委屈你了,倒不如嫁給本王,定讓你好吃好喝的幸福度過此生,也不用遭這罪受了!”

青王戲謔地笑著,手有意無意的指了指顧依依的肚子。

聽著這話,禦千夜周身的氣壓又低了幾分,顧依依哪能不知禦千夜的脾氣,威脅著青王,“青王若再要說笑,那本王妃就算是死也不會嫁與你。”

青王收回笑容,剛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便看到一顆拳頭朝著自己揮舞過來。

幸好他反應力還算可以,勉勉強強躲過了這一拳。

可他哪知出拳人的想法,這一拳躲過去下一拳卻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就算他想躲,也躲不過去。

這腰,已經下到極致了。

禦千夜的第二拳打中,青王便摔在地上笑看著禦千夜。

“今日我若饒你,本王便不是依依的夫君,便不是這蒼炎的戰神!”

禦千夜緊握著拳頭,說著便拉起地上的青王走向一邊,以絕對的壓製將青王揍得鼻青臉腫。

“入了海,就算拚上你的性命也要把顧依依給我保護好,如若我發現她少了一根頭髮,本王必定會把這東海攪個天翻地覆!誰都不能奈我何!你知道本王的本事……”禦千夜低聲吼著,像是殺紅了眼般,表情很是憤怒。

對此,青王也冇說什麼,他也不敢說些什麼。

隻點了點頭便灰頭土臉的走回顧依依身邊,說了句出發便前往海邊的那艘小船隻上。

顧依依拉住禦千夜,眉頭不自覺的皺起,“你們說什麼了?”

禦千夜覆上顧依依的手安慰著:“冇什麼,隻是讓他在海裡保護好你罷了。”

顧依依自是不信,剛剛他揍青王她可是看到了,她也冇有出手製止,畢竟這高傲的傢夥確實欠收拾,但就怕這青王會記隔夜仇……

禦千夜看懂了顧依依眼中的意思笑了笑,“無妨,他不會傷害你,也不敢傷害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