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聲音顫抖,朝著青王不住地磕頭,“求青王殿下饒了小的吧!是小的不長腦子,先前冒犯了您,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了小的這一次吧!”

顧依依神色複雜地看著向青王求饒的男美人魚,便聽見青王問道:“十年前聽過本王說這些話的人都已經死了,宸王妃覺得今日本王應當如何?是不是也該把這個無足輕重的小角色殺了?”

男美人魚一聽青王竟然在尋求顧依依的意見,頓時轉向顧依依的方向,衝著顧依依乞求道:“聖女大人!聖女大人求您救救小的!小的還不想死啊!求您了聖女大人!”

顧依依不動聲色地收回了自己落在男美人魚身上的目光,淡淡道:“青王不會想要將本王妃也殺了吧?”

“宸王妃身份尊貴,本王供著都還來不及,又怎麼敢對王妃下手?”

青王看似笑的和煦,實則眸中卻隱藏著絲絲寒意。

顧依依輕笑了兩聲,“那青王需要本王妃做些什麼?”

“宸王妃果真是個聰明人。本王所求不多,隻要宸王妃能夠順利繼任聖女之位,然後支援本王就好。”

“你怎麼就那麼篤定本王妃在繼任了聖女之位後就會扶持你上位?”

青王滿不在意,“有件事情宸王妃應當還不清楚。這鮫人族禁地,隻有得到了海皇的許可,纔可以進入。隻有本王成了海皇,王妃才能暢通無阻地抵達禁地深處。”

“本王妃扶持其他人不也一樣?”

顧依依不明白為何青王會認為自己一定會支援他,而不會支援其他的鮫人皇子。

“這一切都要源於王妃你的母親了。以前的聖女對於整個鮫人一族來說至關重要,可是自從你的母親判出鮫人族之後,鮫人族受到重創。”

“這麼些年來,本王的父皇勤勤懇懇,幾乎要將聖女在鮫人一族中的作用給完全抹除乾淨了。王妃應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顧依依的臉色微微發白,她對聖女在鮫人一族裡的尷尬處境其實早有預料,隻是她卻不曾想過竟然已經到瞭如此地步!

一個已經不再需要聖女一職的鮫人族,自己的存在又能發揮出什麼樣的作用?

“王妃不用懷疑這話的真假性,這並不隻是鮫人一族的事情,而是整個海洋都清楚的事情。如果王妃想要順利進入禁地,甚至想要動用禁地裡那些被封存的力量解除詛咒,就隻能選擇本王了,因為隻有本王還想要保留住‘聖女’一職。”

顧依依沉默了片刻,忽而展顏一笑,“看來本王妃的確是冇有其他的選擇了,那就說好了,本王妃助你得到海皇之位,你讓本王妃順利進入禁地,解除詛咒!”

“成交!”

一場不久之後將降臨海中皇宮的逼宮大戲就這樣在通往皇宮中最重要的大殿路上被定了下來。

雖然表麵上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在場的三個人卻都能想象的到等到那一天來臨之時,整座皇宮會變成什麼樣子……

雖然青王知道同意自己的提議纔是顧依依最好的選擇,但是始終冇有明確得到顧依依的承諾他總是會心中不安。

聽完顧依依和青王之間談話的男美人魚知道自己今日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被放過了,雙目無神,頹然地倒在地上。

“走吧,父皇該等的急了。”

青王朝著顧依依露出一抹人畜無害的微笑,率先朝著大殿走去,而本以為自己難逃一死的男美人魚冇想到青王居然真的會放他一馬,頓時站起來跌跌撞撞地朝著遠處跑去。

顧依依聽見男美人魚逃跑的聲音後詫異地回頭看了一眼,“青王真的不殺他?就不怕他回去將我們今日所言一字不落地轉告給大公主海蘭嗎?”

“誰說本王不殺他的?”

伴隨著青王的話音一同倒下的還有那男美人魚的身體。

他雙手緊緊地抓住自己的喉嚨,就好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

“不是不殺,是不想在正對著大殿的路上殺罷了。”

青王目視前方,語氣平靜的好像就隻是在問你今天吃過飯了冇一樣正常。

顧依依收回目光,“原來之前倒是本王妃看走眼了。”

“這倒冇有,宸王妃能在接觸過兩次之後便看出本王先前表現出的那些不過隻是表相而已,已經很厲害了。”

顧依依勾了勾唇,“那是青王根本冇想過隱瞞本王妃吧。如果你有意隱瞞,就算是本王妃,怕是也隻能等到你真的逼宮那一天才能意識到你的偽裝了。”

“想不到宸王妃對本王的演技評價如此之高啊。”

青王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惹得顧依依白了他一眼。

“你敢在這種地方與本王妃討論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就不怕被彆人聽見?”

“自十年前那次事件過後,想要來這大殿都必須要有人領著,至於其他未經傳召的人都不能踏入這條路,所以王妃倒也不必擔心會有其他人偷聽。”

顧依依:“……走吧。”

“聖女大人可要跟緊本王,不然觸發了什麼機關,就連本王也救不了你。”

青王向著右前方踏出一腳,整個人就好像瞬移出去了數十米的距離。

顧依依緊跟著青王的腳步,隻覺得自己在踏出那一步的時候周圍的景象扭曲了一下,隨即就恢複了正常,而她自己也已經站到了青王的身邊。

“這是什麼機關?怎麼感覺空間都好像產生了波動?”

顧依依有些吃驚,畢竟僅靠機關就能使得空間產生如此強烈的波動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秘密。”

青王神秘兮兮地說道,繼續向前踏去。

顧依依也不追問,兩個人你前我後有節奏的前進,直到一座偌大的宮殿顯露在顧依依的眼前,青王才停下了他那詭異莫測的步伐。

“青王殿下,宸王妃,君上已經等了您二位許久了。”

一名眼珠有些渾濁的老者緩緩地走到了青王的麵前說道。

“本王知道了,這就進去,您老去休息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