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傳本君旨意,即日起,大公主海蘭不再是海底的大公主,本君已徹底廢除她大公主的身份!”

“除此以外,海蘭流放海底!從今以後,如果再有人敢對聖女不敬,通通流放!”

海皇一聲令下,便將他曾寵愛的大公主打入了塵埃裡。

這道旨意不消片刻就傳遍了整片海洋深處。

海蘭聽著廢除兩個字,眼底儘是恐懼與不敢相信。

海洋裡的流放遠比路上所看到的趕去做苦役還要難過的多。以她從小在皇宮中嬌生慣養的性子,被流放之後恐怕活不過十天!

“不!父王!你不能廢了兒臣!兒臣是您最疼愛的大公主啊!父王!您不能廢了兒臣!”

海皇彆過臉去,不願再看見海蘭的樣子:“帶下去!流放海底!”

接著便有兩條男人魚將失魂落魄的海蘭拉出了結界外,同時一名長老會的長老還出手廢除了她一身的功力。

顧依依看著這一切,隻覺得眼前的海皇漸漸與青王所講述的那個故事中冷血的丈夫一樣。

隻要是威脅了他的利益,他可以不顧血緣之親將其消滅。

如若她繼承了聖女之位將氣運轉移到了他身上,那他會不會違背諾言將自己殺了以防自己將來再將海之氣運給奪回去!?

誰也不能保證……

顧依依想著,沉默的看了一眼海皇,心中已有了決斷。

相較於一個已經重權在握,一呼百應的海皇來說,青王不管是相處時間也好,還是等青王繼任海皇之位以後也罷,顧依依所能受到的挾持更小些。

既然如此,那還是幫青王好了。

“聖女想必今日也受了不小的驚嚇,這繼任儀式要不然就——過幾天再說吧?”

海皇一麵說著,一麵有些猶豫。

其實海皇並不想推遲繼任典禮,因為越早的讓顧依依完成典禮,顧依依才能越早的前往長老會進行最後一道洗禮。

隻有等到顧依依完成了長老會的聖女洗禮,她才能將她身上承載的海之氣運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隻是如今被海蘭這麼一攪和,雖然他已經將海蘭流放海底,可是他到底還是海蘭的生父,也不好催促顧依依繼續進行典禮。

如果顧依依因為他的催促而心生厭煩,從而不願意乾脆利落地轉移海之氣運,那自己可就得不償失了。

仔細地考慮了一下,海皇還是決定將聖女繼任典禮推遲幾天,也讓顧依依好好的休息一下。

顧依依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由海皇給她的機會,當即點頭道:“如此便多謝海皇閣下理解了,本王妃這就回寢宮歇息了。”

“本王送送你吧,萬一路上遇見大——海蘭曾經的手下,本王怕……”

青王適時地站出來,看著顧依依的目光裡有些擔憂。

顧依依猶豫了一下,便聽到海皇說:“青王說的冇錯,他好歹也算是本君的皇子,有他送你回去,這一路上海蘭曾經的人也不敢再找你的麻煩。”

顧依依垂眸,最終答應了讓青王隨行。

離開正殿一大段距離之後,青王的麵上才終於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真是想不到啊……”

“想不到什麼?”

顧依依瞧見青王這個樣子,便知道他不打算繼續偽裝了。

“本王著實是冇想到宸王妃不過來了短短幾日,就將這皇宮裡最受寵愛的大公主,本王的好大姐——海蘭給趕了出去,而且還是以如此狼狽的姿態……哈哈哈哈!”

顧依依看青王笑的冇心冇肺的樣子,忍不住問道:“怎麼?你這個大姐姐經常欺負你?”

“欺負?她做的事情可不止是欺負這麼簡單。她對本王下手的次數多到本王都數不過來。”

青王的目光幽幽,“在本王母妃還冇有被賜死的時候,她就明裡暗裡的針對和排擠本王。後來母妃死了,她就更是肆無忌憚,隻是每一次都有大長老護著本王,所以本王才得以活命……”

“那後來呢?大長老總不可能到現在還護著你吧。”

顧依依回想起上一次在皇宮結界處見到長老會大長老的情形,總覺得那位大長老現在應該是不怎麼管青王了的。

“當然。十年前母妃被賜死,海蘭召集了一大批人手,甚至還慫恿了本王的不少兄弟姐妹對本王一起出手,然後本王就給他們講了一個故事……”

顧依依眼前忽然閃過前幾天自己剛剛到這海底皇宮時給自己和青王帶過路的那名男美人魚。

那個時候,男美人魚似乎就是聽到青王要給自己將關於他母妃的事情之後表現出異常害怕的模樣。

“你講的,就是之前本王妃第一次來時的那個故事?”

“是,但也不完全是……那次本王講得更詳細些。”

青王轉過頭,衝著顧依依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顧依依的眸色一凜,總覺得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那個時候你應該還冇有本事從那種情況下脫身吧?也是大長老幫的你?”

“不錯。大長老幫本王將那些人全部殺了,一個不留。也就是從那之後,再也冇人敢聽本王講故事了。哎——”

青王說到最後還歎了口氣,聽到顧依依嘴角微抽。

“大長老為什麼會為了你做到如此地步?他身為長老會的大長老,應該置身事外纔對。”

顧依依認為大長老此番作為的背後一定還有其他的目的。

“如果本王說本王也不知道原因,宸王妃可相信?”

顧依依一怔,抬眸看向青王那寫滿了真誠的眼睛,“本王妃信不信又有何關係?多一個願意幫你,本王妃到時候也能省點力氣,又何樂而不為呢?”

青王聽了顧依依的話之後仰頭大笑,“宸王妃倒還真是個伶俐人兒啊,對於自己有危險的事情一點兒都不感興趣……”

顧依依微微一笑,“青王在說些什麼?本王妃聽不太懂。”

青王深深地看了顧依依一眼,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而問道:“不知道宸王妃對於父皇方纔對海蘭的處罰有何看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