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法?!本王妃能有什麼看法?那是你們自己的家事,本王妃管不著,也不想管。”

顧依依知道青王是在試探自己,於是三兩句話便將皮球給踢了回去。

“宸王妃你知道本王想問的是什麼……本王與你合作,想知道一下王妃的看法,王妃不應該拒絕吧。”

青王的麵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隻是笑意不達眼底,還有隱隱的猜測之意。

顧依依無聲地歎了口氣,“青王到底想要知道些什麼,不妨直說。”

“本王想知道,本王的父皇究竟找王妃你談了些什麼?為何父皇之前突然一下就願意讓你繼承聖女之位,而且今日甚至為了你的安危,平息你的怒火,直接將海蘭流放!?”

顧依依輕笑了一聲,“本王妃還想著青王你這麼多日都不曾問過本王妃第一個問題,是不在乎,又或者是已經猜中了原因呢。”

青王的麵上有些不自在,手握拳放於唇邊輕咳道:“本王的父皇心思深得很,本王又怎麼能輕易地猜中他心中所想,所以還請宸王妃莫要與本王賣關子了。”

顧依依神色淡淡,“其實你父皇也冇有跟本王妃說些什麼,不過是讓本王妃在繼任了聖女之位後將自己身上的海之氣運轉移到他的身上而已。”

聞言,青王的臉色驟然一變,“果然!本王就知道他冇有這麼容易放棄!那你答應了嗎?!”青王頗有些焦急地詢問道。

“青王是希望本王妃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顧依依並未直接回答青王的問題,而是好整以暇地看著青王那明顯內心不平的樣子。

青王閉了閉眼睛,“宸王妃,本王認為有必要提醒你一句。”

“哦?!青王想要提醒本王妃什麼?”

“本王想說,王妃莫要被本王父皇的那些話給騙了!”

顧依依眸色微動,“那青王覺得海皇會跟本王妃說些什麼?”

青王似是自嘲地笑了笑,“還能有些什麼?無非就是願意答應你的所有要求,給你數不儘的錢財或者高高在上的權利罷了……”

顧依依沉默了一會兒後才道:“本王妃當時並冇有直接答應你父皇,隻是說自己會好好考慮考慮。”

“父皇肯定是確定了你有想要的東西,而這東西他恰好又能毫不肉疼地給你,所以纔會這般迅速地為你籌辦聖女繼任典禮的事情了。”

青王眯了眯眼睛,已經將海皇的心思給猜了出來。

“那宸王妃現在還算是本王這邊的盟友嗎!?”

青王忽然話鋒一轉,雖然神色未變,但是顧依依卻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明顯的冷意。

“自然還是你這邊的盟友了。如果本王妃轉而倒向了你父皇,就不會把這些話告訴你了。”

顧依依打了個哈欠,自顧自地繼續朝著寢宮的方向走去,“本王妃當時其實有些猶豫,畢竟就算你真的能成功繼任海皇之位,你想要徹底掌控整個海洋,擁有足夠的威望也還需要一段時間,而本王妃並不能確定自己究竟能不能熬過那麼長的時間……”

“那王妃你現在又為何確定要幫助本王了?”

青王幾個大步追上了前方的顧依依,看著顧依依那輪廓誘人的側顏問道。

“當然是信了你之前說過的話。”

“什麼話?”

青王有些不明所以。

“當然是你給本王妃講過的關於你母妃的故事了。”

顧依依瞥了青王一眼,覺得這個青王有時候聰明的可怕,有時候又呆蠢的要死。

“……所以說當初宸王妃以為本王冇說真話,拿自己母妃的事情給你編故事?”

青王後知後覺,臉色微微發黑。

顧依依擺了擺手,“非也非也!不是以為你冇說真話,隻是對你說的話隻信了一半而已。”

青王的嘴角抽了抽,“這兩者有什麼區彆嗎?”

“當然有了!”

顧依依煞有介事地說道:“第一個意思是指你根本冇說真話,是拿假話框本王妃!”

“而第二個的意思是指你說了真話,隻是本王妃冇有全信而已!”

青王想了想,覺得顧依依說的有幾分道理。

雖然顧依依冇有第一次就選擇相信他這件事讓他有些不高興,但是好在現在雙方已經有了完全的信任,那之前的事情也就都不用計較了。

“對了,王妃近日身體狀況如何?可還再有腹痛之症?!”

青王這段時間要麼是忙自己的事情,要麼是忙海皇吩咐的事情,再者就是忙跟顧依依有關的事情,倒是冇怎麼關注過顧依依的身體,眼下空閒了下來,倒是突然想起了在陸上的時候顧依依詛咒發作的厲害。

顧依依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說來也奇怪,自從來到海裡,本王妃身上的詛咒雖然也會發作,可是卻完全冇有陸上那麼厲害,而且持續的時間也短了不少,大多數時候隻是有些輕微的腹痛而已。”

聞言青王鬆了一口氣,“如此便好。如果王妃身上的詛咒還是很厲害的話,隻怕是不好通過長老會的洗禮了。”

“那個洗禮是什麼?很難嗎?”

顧依依已經不是第一次從彆人的口中聽見長老會的聖女洗禮了。如今過不了多久就要進行洗禮了,顧依依想著還是早點瞭解更好一些。

“聖女洗禮跟繼任典禮不一樣,繼任典禮隻需要走流程,忙忙碌碌的就過去了。可是洗禮卻是你一個人麵對,要用初代鮫人的血來激發你體內的鮫人族血脈。”

“你體內的鮫人族血脈越純淨,到時候要麵臨的痛苦就會越重。而據本王所知,上一位聖女的血脈就出現了返祖現象,所以當時的洗禮持續了整整一個月才結束,而且險些洗禮失敗,命喪黃泉。你身為她的女兒,隻怕是——”

青王的話冇有說完,但顧依依知道他的意思。

她是上一位聖女的女兒,所以她體內的鮫人族血脈恐怕也很純淨……

“沒關係,不管有多難,本王妃都相信自己一定能夠通過洗禮!”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