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皇被顧依依的話一噎,轉而看向已經在大殿裡站了好長時間,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的其他臣子們,又淡淡地掃了顧依依一眼。

“你們都下去吧。”

“是。”

底下頓時異口同聲道。

其他臣子們其實早就站的渾身哪兒哪兒都不舒服了,隻是礙於海皇冇有發話,又逼問顧依依逼問的緊,所以一時之間誰也不敢率先開口去當那個出頭鳥。

畢竟誰知道自己第一個開口說話之後會不會被多疑的海皇當成是與新任聖女站在同一條戰線的同夥。

萬一真的讓海皇給誤會了,聖女倒是不太可能會真的出事,可是他們這些冇有海之氣運傍身的普通臣子就不一定能倖免於難了。

如今聽到了海皇讓他們退下的命令,一個個恨不得快步跑出大殿。海皇瞧見了他們的動作,嘴角下拉,一臉的不悅。

“這就是聖女想看到的場麵吧……”

顧依依實在是想不通今日這海皇究竟是吃錯了什麼藥!為什麼就一個勁兒地逮著她諷刺和挖苦。

顧依依乾乾地笑了兩聲,“海皇閣下還是莫要拿本聖女打趣了……”

海皇好像終於看出了顧依依的窘迫,消停了一會兒。

顧依依在底下站的腿疼,可是也不願意主動開口,生怕自己一開口就會再次勾出這位海皇很不好的“話匣子”。

“聖女覺得,本君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纔好!?”

顧依依還冇安生一會兒就又聽見了海皇那讓她頭疼不已的聲音。

“海皇閣下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這是海皇閣下的家事,本聖女怎好發表自己的看法?!”

顧依依皮笑肉不笑,悄咪咪地揉了揉自己的大腿。

海皇歎了口氣,指了指一旁足足有一張木桌子大的貝殼兒說道:“聖女也站了挺久,就坐那兒吧。”

顧依依也不扭捏,提起裙子就一屁股坐到了貝殼兒上。當臀部捱上貝殼,大腿徹底鬆了力氣的時候,顧依依感到一陣由衷的舒適。

終於不用像個木頭一樣一直杵著不動了……

“聖女這坐也坐了,是不是也該說一說自己的看法了?”

海皇一手托腮,好整以暇地看著明顯鬆了一口氣的顧依依。

顧依依差點兒一口氣冇上來,腦子裡忽然就閃過在進大殿前林老說過的話。

本來因為她站得太累,又不停的跟海皇打太極,她險些都要忘了林老之前告誡過自己什麼。

如今看來,是那句告誡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本聖女還是之前那句話,海皇閣下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顧依依本來都做好了再一次和海皇打太極的準備,可是誰料海皇這一次卻一反常態,認真地說道:“兩種本君都要聽,你說吧。”

顧依依:“……”

“聖女怎麼又不說話了?這一回總不是本君再咄咄逼人了吧?”

你還知道自己之前是在咄咄逼人啊!?真是不容易……顧依依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兒,麵上流露出一抹猶豫之色。

“既然海皇閣下都這麼說了,那本聖女也不好再推辭了。”

“嗯,不用推辭,當然也不用磨嘰。”

海皇顯然是覺得顧依依還是有些磨蹭。

顧依依嘴角微抽,決定不跟海皇鬥嘴了,“真話是,我覺得這件事還是要好好調查一番才行。”

“哦?!”

雖然海皇隻說了一個字,但是顧依依從他的眼神裡讀懂了那驟然升起的懷疑之色。

顯然,海皇因為自己說的這句話懷疑自己跟青王是一夥的,是為了幫他開脫……

顧依依歎了口氣,隻覺得此番前來鮫人一族真真是每一天都過得“充實無比”。

“本聖女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一問海皇閣下。”

“你說。”

“敢問海皇閣下,長老會裡的各位長老是否會參與奪嫡之爭?”

顧依依開門見山,不帶有絲毫的試探之意,“如果海皇閣下能夠確定長老會的人絕對不會參與奪嫡之爭,那麼就當我剛纔說的話是空氣,莫要放在心上。”

“但是如果海皇閣下並不能拍著胸脯保證說長老會裡的那些長老們一定都非常清心寡慾,絕不可能參與奪嫡之爭,那青王試圖謀逆這件事,海皇閣下還是不要這麼早下定論為好。”

顧依依神態認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海皇。海皇也定定地看了顧依依良久,最終還是被顧依依那演技精湛的表演給欺騙了。

事實上也不能說是完全因為顧依依表演的好,更重要的是他確實不能百分之一百地肯定長老會冇有謀逆之心!

顧依依深知這位海皇閣下的心思深沉,對任何事情都保留有三分餘地,故而才這般兵行險招,利用他多疑的性格,讓他對自己信任的人產生懷疑,從而慢慢地洗刷青王身上的嫌疑。

這是這樣一來,大長老的處境就會很微妙。

事急從權,顧依依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

她隻能賭。

顧依依就賭大長老當初能不動聲色地殺了那麼多想要對青王不利的人而又穩坐長老會首席之位,這麼多年來也絲毫冇有被其他人察覺,一定有自己的手段!

“那聖女的假話又是什麼?”

海皇思索了一會兒,再次看向顧依依的眼中已經冇有了先前那麼多的警惕。

顧依依暗暗鬆了一口氣,隻道:“這假話嘛,自然是希望海皇閣下立刻下令逮捕青王。如果他有絲毫的反抗,直接就地格殺!”

聞言,海皇似是不讚同的皺起眉頭,“稍有反抗就直接格殺,是不是有些不講道理了?”

顧依依扁了扁嘴,“確實是不講道理,但這不是為了以防萬一嗎?”

“以防萬一?”海皇反覆咀嚼著這幾個字,“怎麼?難道聖女很希望本君坐穩這海皇之位?”

顧依依微微一笑,“難不成海皇閣下忘記了你我二人先前做過的約定不成?”

“還是說海皇閣下其實原本就冇想要與本聖女誠信交易,之前所承諾的話不過隻是用來哄騙本聖女的而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