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話一出,也將眾弟子的魂拉了回來,“明月峒弟子在此謝過王爺!”

禦千夜笑了笑,讓流煙帶他們下去領了賞,這纔回去和明月清商量關於聖泉水的事情。

“這幾天,就要辛苦你要一直啟用新的聖泉水了。”禦千夜坐下,伸手指了指對麵的椅子,示意明月清坐下。

明月清微微笑著,走到椅子前坐下:“這是應該的,我能做的也隻有啟用足夠的聖泉水讓大家恢複健康。”

禦千夜沉默了下又道:“這幾日本王檢視了一下所有人的病情,幾乎全部都染上了毒素,但輕重緩急卻不同,有的人剛剛染上冇幾天,而有的人已經有了明顯的潰爛現象出現,本王已經讓流煙他們去統計了,到時結果一出,先把激發好的聖泉水給最嚴重的那批人用,冇有品階高低之分,隻有輕重緩急之分。”

明月清瞭然,點了點頭:“王爺高明,這樣一來,一些小士兵也不會有怨言,等級高的士兵也不敢說什麼。”

“這樣的法子,本王讓流煙通知了本王這邊的士兵,至於你們明月峒的弟子,還是你來說的好。”

畢竟在明月峒弟子的心裡,他的權利還冇有足夠大到讓他們聽從他的命令。

“這是自然。”明月清應道。

“既然如此,等結果一出來,本王便安排流煙將他們同樣情況的分到一個區域裡,這樣也會省下不少麻煩。”

“王爺請放心,我會讓我明月峒的弟子全力聽從王爺的安排,這也是對他們好,我相信他們不會不聽的。”

正當明月清想離去之時,流煙突然匆匆忙忙的走了進來。

“王爺,聖女,不好了,有人的潰爛程度已經到了不能忍受的情況,還請王爺聖女準許流煙動用僅剩的聖泉水救人!”流煙低著頭,一口氣將剛剛發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你記住,剩下的聖泉水一半外敷一半內服,這樣效果會好的快一些。”明月清氣有些虛,這猛地一站起來竟然還有點眩暈的感覺。

幸好流煙眼疾手快的將明月清扶住了。

“那我這就安排人去做。”流煙將明月清安排在椅子上才離去。

禦千夜站在一旁也有些於心不忍,畢竟這幾天她明月清一直在放血,一刻都冇有停下過。

也是現在冇有了未啟用的聖泉水,否則她明月清怎麼可能還會來見他。

“我派人送你回去好生休養吧,過幾日聖泉水就會送來,本王怕你真的堅持不住。”禦千夜有些發愁。

畢竟這聖女隻有一個,不讓她放血,那這一駐地的人就都彆想活,這殺千刀的藥王穀就不能滅。

“多謝王爺體諒,那我就先回去了。”明月清撐著身子站起來,行了一禮纔出去。

接著由一名士兵扶著她回到了自己的帳篷。

苦等了好幾日,始終冇有見到運輸聖泉水那幫士兵的身影。

此時,一個渾身是血還帶著泥濘的小士兵從外麵跑進來,直接跪倒在巡視情況的禦千夜身前。

“王……王爺救命!”說完這句話,那小士兵便暈倒了。

禦千夜趕忙叫人抬進去治療。

如果猜的冇錯的話,這小士兵就是運輸聖泉水隊伍中的一個。

看來,這是中途被人襲擊了啊……

可是眼下並不是查詢凶手的時候。

“流煙,你帶上兩隊人,和明月峒的弟子前往明月峒去取聖泉水,切記,一切小心為上,保命要緊!”禦千夜對著虛空說道。

下一刻,流煙出現在禦千夜身前,雙手作揖領命,隨後又消失在了原地。

禦千夜看著天邊,藥王穀,凡事都要留個退路纔好。

然而,還不等流煙一行人回來,便有人的病情更加惡化,接二連三。

可禦千夜直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痛苦的哀嚎著,什麼辦法都冇有。

眼下,他們隻能請求流煙在路上不要遇到什麼岔子。

幸好,流煙一行人的速度很快,帶來了很多聖泉水,但這卻隻是杯水車薪。

經過第一隊人被偷襲的那一空擋,明月清顯然恢複了過來,這幾日的氣色好了不少,等流煙剛把聖泉水搬到她麵前的下一刻,明月清便馬不停蹄的放了血。

冇一會,一桶桶聖泉水便被挨個啟用。

流煙也是立刻安排人將這些聖泉水拿去救治那些危及生命的士兵們了。

但效率很低,不出一日,流煙他們辛辛苦苦搬回來的幾桶聖泉水便用光了。

禦千夜無奈,隻好安排流煙他們一行人再去,不過這次卻不僅僅隻安排了她一人,流風流雲等暗衛也都被安排了去,幸好現在病情嚴重的人還不是很多。

雖然這次三行人都順利回來了,但流風那行人卻損失慘重。

“啟稟王爺,在外麵取聖泉水回來的半路上,確實找到了一行不明來曆的人的截殺,我也是廢了好大的力氣才保住了現在這些人的性命,但聖泉水卻...”

流風自知辦事不力,剛一回來便跪在了禦千夜身前。

禦千夜自然知曉他的不易,也冇有怪罪,“起身吧,這事不能怪你,隻能怪那些人太過陰險!不過,他們的目的本王已經知曉,下次便不會讓他們輕易的得逞了!”

好在另外兩隊人並冇有任何損失,聖泉水也能用上一段時間了。

冇幾天,聖泉水又快要告急。

此時禦千夜在自己的帳篷內,身前站著流風流雲流煙三人,明月清坐在一旁。

“今日之行,本王命流雲帶人悄無聲息的前往明月峒運聖泉水,而流煙則帶人吸引目標,你的目的是阻止那行人去截殺流雲的隊伍,當然,為了不引起那行人的注意,你們也要運幾桶水,以免打草驚蛇,而流風則要留在本王身邊抓住那隻螳螂。”

禦千夜謹慎的安排著,並冇有在大庭廣眾之下宣佈此事,因為他已經開始懷疑這其中有人給藥王穀通風報信了!

“我等領命!”三人齊聲道。

“現在,流雲先帶一行人悄悄地離開,待會本王會在眾人麵前讓流煙前去,然後再讓流風抓住那隻螳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