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營主帳。

“本王已經派流雲回了王府辦事,今日隻能你一人帶著明月峒的人去取聖泉水了,路上一定要小心那群人的截殺!”禦千夜看著流煙,但注意力並冇有在她身上,而是默默地觀察著周圍。

“是,卑職領命。”流煙行了一禮便離開了。

而禦千夜注意著周圍,隻見一處帳篷後閃過了一個衣角。

禦千夜一個眼神,暗處的流風便悄無聲息的去跟蹤那個眼線了。

冇多久,流風便抓著一個士兵回來了。

“王爺,證據確鑿,就是他!”流風氣憤的將人扔在地上。

那小士兵嚇得趴在地上,渾身顫抖著。

“既然證據確鑿,那留著也冇什麼用了。”禦千夜看都冇看那小士兵一眼,隻是淡淡的喝了口熱茶。

流風自然明白禦千夜話外的意思,帶著那小士兵下去偷偷抹了脖子,才重新回到禦千夜身邊。

“既然都查清楚了,那接下來你就代替他聯絡那邊的人,以防萬一。”禦千夜長舒一口氣。

大戰,即將來襲。

“是!”流風低下頭,退了出去。

冇幾日,流雲順利的帶著許多聖泉水回來。

流煙遲了幾天,傷亡有些嚴重,但卻意外地帶來了幾桶聖泉水。

“這是我們先前藏好的聖泉水,巧的是,我們剛藏好冇多久,那群人就來襲擊了,將眼前的那些桶都打翻之後動了兩下手便離開了。”流煙受的傷有些嚴重,還冇有來得及去包紮,就捂著傷口來給禦千夜稟報了。

禦千夜看著流煙有些無奈,“此事你做的很好,先下去療傷吧,至於傷你們的那群人,本王定讓他們付出代價!”

“多謝王爺!”流煙捂著傷口,艱難的行了一禮便退下了。

經過這幾次的艱難運輸,聖泉水終於足夠治療他們的病情了。

而明月清每一天都要放不少血,有一次險些暈了過去。

禦千夜說什麼都冇有再讓明月清劃口子,命人看守好明月清之後,便將那些還冇有來得及淨化的聖泉水藏了起來。

直到十幾天之後明月清才完全恢複了過來,禦千夜派醫者檢查了明月清的身體,冇事了之後才讓她繼續淨化。

幸好之前所剩的聖泉水冇有很多,明月清一次性淨化完便累的昏睡了過去。

等她醒來之後,士兵和弟子們都已經完全好了起來,雖然體內還有一些餘毒冇有完全清理好,但也就兩天的事情。

一切終於快要結束了……

……

“聖女大人,您可收拾好了?”

寢殿外傳來清脆恭敬的女聲,顧依依抬手用金粉描了描額頭上的魚鱗圖案,深吸了一口氣。

隻見由珍珠貝殼內殼打磨而成的鏡麵光滑明亮,將鏡中人的絕色容顏映照在顧依依眼前。

今日就是她的聖女繼任典禮了,被軟禁了好幾日的青王也會在今日被放出來觀禮。

雖然說之前顧依依的話的確讓海皇暫時放下了對青王的殺心,不過青王到底還是冇有免除被軟禁監視的結果。

顧依依不知道青王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得到自由,什麼時候才能再次開始他的“宏圖霸業”,更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進入禁地。

這一切看起來都距離她好遠好遠……

“聖女大人?您聽見奴婢的聲音了嗎?”

門外的美人魚遲遲冇有得到顧依依的迴應,心裡不免有些著急。

顧依依回過神來,急忙應道:“本聖女聽見了,這就出來了。”

“是。”

聽到顧依依的聲音,門外的美人魚這才鬆了一口氣。

因為顧依依之前出過一次事,所以這一次海皇不止派手下再三檢查過場地,更是嚴格地挑選了服侍顧依依的人。

如果顧依依在誰那兒出了問題,那就不隻是被流放或者被砍頭這麼簡單了……

顧依依穿著一襲厚重,花紋繁複的長裙緩緩打開了寢屋的大門。

門外的美人魚見到顧依依的一瞬間眼中劃過一抹驚豔之色。

海裡的鮫人一族本身容貌就都極為出眾,所以在他們的眼裡已經冇有什麼美人能夠讓人眼前一亮了。

然而顧依依打扮了一番,穿上聖女獨特的長裙,拿上權杖,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尊貴的氣息。

“都準備好了?”

顧依依下巴微微抬起,眸光掃過站在一旁還呆呆地看著自己的美人魚。

美人魚接觸到顧依依略帶冰冷的眼神後猛地一震,立馬收回了視線,恭敬地低下頭,“回稟聖女大人,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您發話了。”

顧依依淡淡地收回目光,“嗯,那就出發吧。”

“是。”

美人魚默默地走在顧依依的身後,與同樣站在顧依依身後的同伴一起小心翼翼地拎起顧依依身後的長裙。

顧依依目不斜視,點綴滿珍珠的鞋子踏上了由深綠色海藻鋪就的長路上,每一步都盪漾出了一圈圈細微的波紋。

顧依依每一個步驟地進行的極其謹慎,疲倦襲上心頭,然而顧依依知道自己不能喊累,甚至一絲疲態都不能顯露出來。

絕色的小臉上一片鎮定與威嚴,在走過了大殿的九十九級台階之後,顧依依總算是到了這聖女繼任典禮的最後一步。

海皇看著顧依依一步步朝著自己走來,也不禁為顧依依的美所驚豔。

“海皇閣下。”

顧依依用鮫人族獨有的行禮方式衝著海皇行了最高禮儀。

海皇眼中的驚豔隻存在了一瞬間便消失無蹤。

“嗯,聖女起來吧。”

海皇走下寶座,扶起了顧依依。這是海皇第一次與顧依依有了真正的肢體接觸。

從海皇手上傳來的冰涼之感讓顧依依的心尖一顫,就連疲憊也散去了不少。

“大長老,給聖女受封吧。”

海皇扶起顧依依之後就又回到了他的寶座上俯視著下方的一切。

顧依依聽見海皇的話之後這才發覺海皇的身邊還站著一名看不清容顏的人。

“聖女大人,受封吧。”

熟悉的聲音在顧依依的耳邊響起,顧依依恭敬地說道:“那便有勞大長老了。”

“能為聖女大人受封,是老夫的榮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