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的語氣冇有任何的起伏,完全不似當初第一次“見麵”時說話那般慈祥。

顧依依忍不住想大長老對自己這個態度,是不是因為青王被海皇懷疑?還是因為自己讓海皇徹查長老會?

顧依依心中疑惑,麵上卻不曾顯露半分,就在大長老將聖女王冠戴在顧依依頭頂的時候,顧依依再一次聽見了大長老的聲音。

而且聽起來感覺大長老這一次隻是對顧依依一個人在說話。

因為在大長老說話的時候,周圍其他人的表情都冇有絲毫的變化。

“聖女大人不必多心,老夫如此態度也不過是為了避免自己被懷疑罷了。”

“老夫知道青王之事聖女大人也絕不願意看到,先前讓海皇調查長老會也是迫不得已,老夫都能理解,所以也請聖女大人安心進行繼任典禮,不用擔心老夫會說什麼或者做什麼對聖女大人不利的事情。”

顧依依表情平靜,沉默著聽完大長老的一番話。

此時她的表情如果有一絲一毫的異常,那麼其餘人便很容易聯想到大長老的身上。

她已經給大長老帶去了麻煩,不能再帶給大長老更多的麻煩了。

“恭迎聖女大人!”

王冠戴穩,大長老後退一步朗聲道。

“恭迎聖女大人!”

“恭迎聖女大人!”

其餘所有人都緊跟著大長老的聲音大聲喊著,不約而同地朝著顧依依跪下行禮。

顧依依站在高處,眼神略過下方每一個人的頭頂。

她向來知道權利的誘人,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為了爭權利而頭破血流。

隻是顧依依從來冇有真的站在如此高的地方經曆萬人朝拜,真真切切地感受過這種大權在握。

“恭喜了,我鮫人一族的聖女!希望聖女將來能為我鮫人一族做出傑出的貢獻!”

在眾人的朝賀聲停止之後海皇麵帶笑意地衝著顧依依說道。

顧依依回之一笑,“謝過海皇閣下,本聖女定不會辜負海皇閣下的期望!”

顧依依當然知道海皇為何會是這副表情。

自己眼下已經完成了繼任典禮,名正言順的擁有了聖女之位。接下來的事情就是經曆那所謂的聖女洗禮了。

隻要聖女洗禮一過,那麼海皇就一定會迫不及待地問自己要身上繼承的海之氣運了……

到時候,隻怕是脫不了多長的時間。

也不知道青王到底能不能來得及把他的這個父皇給趕下台去……

顧依依有些心煩意亂,從大殿回到寢宮的路上走的飛快。

繼任了聖女之後,她的寢宮就換了地方。

從原先距離大殿極其遙遠的偏僻之地搬到了大殿的左側方向,僅僅隔著一道牆的曆任聖女專屬寢宮。

“聖女大人,您——”

“本聖女今日有些乏了,你們都退下去吧,冇有重要的事情不要來打擾本聖女!”

顧依依抬起手阻止了身後美人魚的話,交代了一句後就直接將房門給關了起來。

門外站著的美人魚們麵麵相覷,雖然有心想要提醒顧依依進行最後入住寢宮的程式,卻也不敢去觸顧依依的黴頭,隻好在門外徘徊了一陣以後離開了。

顧依依聽見外麵離開的聲音這才徹底放鬆下來。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還有事情冇有做,隻是她著實是冇精力了。

顧依依生怕這些美人魚思想頑固,非要她完成所有步驟才肯離開。不過好在現在看來自己也算是有點威嚴的……

隻是明日就要去長老會進行聖女洗禮了,一定不能出任何意外啊!

顧依依動作麻利地將身上厚重的華服脫掉,上麵鑲嵌的彩色鱗片劃過顧依依的指腹,一滴血珠滴落在華服之上,暈開一抹血色。

顧依依“嘶”了一聲,輕輕地吮吸了一會兒,傷口便冇有方纔那麼痛了。

顧依依本想將衣服直接撂在一旁,然而目光觸及到那枚沾染了血跡的彩色鱗片後卻突然頓住了。

隻見那原本是彩色的鱗片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變成了黑色,在一片由彩色鱗片構成的圖案中顯得尤為特彆,就好似一個能夠吞噬掉一切的黑洞一般。

顧依依盯著這枚黑色的鱗片看了許久,鬼使神差地再次抬手去觸碰它。

就在指尖接觸到黑色鱗片的一瞬間,顧依依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劇痛從指尖傳向了她的四肢百骸。

劇烈的疼痛讓顧依依渾身顫抖,指尖卻好像被那黑色鱗片給吸住了一樣無法抽離,讓顧依依隻能一動不動地待在原地承受這種非人的痛楚。

顧依依的眼前一陣陣發黑,豆大的汗水不斷地順著她的麵頰滑落。顧依依跪在地上,身體已經虛脫,隻能依靠這堅實的椅子不斷大口呼吸。

顧依依不知道時間具體過了多久,隻覺得在自己徹底失去意識之前,從自己的小腹處傳出了一陣暖流,徑直湧向了那與黑色鱗片接觸的指尖,這才讓二者分離。

在手指離開之後的一瞬間,那種洶湧的劇痛便迅速退去,彷彿從來不曾出現過。

顧依依半睜著眼眸,那種從地獄到天堂一般的感覺讓她覺得有些不真切。然而那一枚黑色的鱗片卻在提醒著方纔發生的事情都是真的。

顧依依冇有試圖站起來,而是沉默地靠著椅子腿,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直到第二日來臨。

“聖女大人,您整理好了嗎?該出發了。”

寢宮外傳來美人魚婢女的詢問聲,而屋內的顧依依依舊眼眸緊閉,冇有絲毫要甦醒的跡象。

“聖女大人?您準備好了嗎?”

……

回答美人魚婢女的依舊是一片沉默。

美人魚嚥了咽嗓子,雙手輕輕地放在房門上,“聖女大人……您起來了嗎……”

顧依依隻感覺外麵有些嘈雜,眼睫毛輕微地動了動,便聽見外麵的人又接著說道:“聖女大人,奴婢進來了……”

顧依依呼吸平靜,慢悠悠地睜開了眼睛,“本聖女有允許你們進來嗎?”

聽見顧依依的聲音,房門剛剛被推開的動靜就驟然停住。

“對不起!奴婢錯了!還望聖女大人莫要怪罪奴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