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爺,夫人派人通知您,說讓你回府一趟。”

就在這個時候,司空淩的貼身侍衛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衝著司空淩,低聲稟告道。

聞言,司空淩的眉頭緊蹙,臉色難看至極。

''母親找本少爺乾嘛?''

那侍衛猶豫了一下,纔開口說道:''夫人說,是關於二小姐的婚事的,讓少爺趕緊回去一趟。''

''知道了。''

司空淩低應了一聲,轉頭看向顧雲澤,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顧雲澤,算你好運!''

丟下這一句話,司空淩拂袖而去。

看到司空淩離開,顧雲澤勾唇輕笑了一聲,眸中劃過一抹狡黠的精芒。

“多謝顧公子的相救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隻能以茶代酒,向顧公子表達一下心意。''

司空淩離開後,那位小千金立刻走上前來,衝著顧雲澤盈盈一拜。

''姑娘不必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顧雲澤伸手扶住了小千金,衝著她微微一笑,語氣溫潤如玉。

''不管怎麼說,今天若不是顧公子的及時出手,小女子恐怕就慘遭毒手了。''

說到這裡,那位小千金的眸中,不由湧起一股淚花。

那梨花帶雨的模樣,看起來,當真是楚楚動人。

不過,顧雲澤看著眼前的小千金,臉上的笑意,卻漸漸消失了。

''姑娘誤會了,在下不過是恰逢其會罷了,況且,在下並非是想要幫助姑娘,而是看不慣某人的囂張跋扈。既然姑娘有心道謝,在下便受了,不過,真正出手救姑孃的,並不是在下,而是另有其人!''

聽到顧雲澤的話,小千金臉上閃過一抹錯愕的神情。

''另有其人?''

顧雲澤微微頜首。

''是的,姑娘可以回頭看看,是誰救了姑娘?''

聽到顧雲澤的話,小千金立刻轉頭,目光順著顧雲澤的視線看了過去。

隻見一名身材嬌小的紫衣女子,正優哉遊哉的坐在桌上,品茗著香茶,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身旁還坐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粉嫩嫩的肌膚,水汪汪的大眼睛,煞是可愛。

看到這一幕,小千金微微一怔,美眸微眯,看著那名身穿紫色紗裙的女子。

''姑娘請恕罪,小女子剛剛隻顧著感激顧公子相救了,卻冇注意到,救了小女子的人,原來是姑娘,多謝姑孃的救命之恩。''

說罷,立刻衝著顧依依盈盈福身,道了一聲謝。

聽到小千金的話,顧依依慢條斯理的將手中杯中的茶飲儘,唇角勾勒起一抹淡漠的弧度。

“姑娘不必介懷,我跟那位顧公子一樣,隻是看不過某些人囂張跋扈罷了,所以,纔出手救了姑娘一把。''

顧依依漫不經心的說道。

說完這句話,她的目光,則是忍不住落在了顧雲澤的身上,打量著眼前這個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青年,眸中的欣賞,不加遮掩。

''原來是這樣。''那名小千金點了點頭,道。

''那不知道顧公子跟這位姑娘是......''

小千金的眸中,閃過一抹疑惑的神色,忍不住開口問道。

顧依依聞言,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看向顧雲澤,緩緩的說道:“我跟顧二公子,乃是舊識!”

''舊識?''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愣了一下,顯然冇有反應過來,“姑娘認識在下?”

他不由的打量著眼前的顧依依,仔細打量了一下之後,卻發現,自己根本冇有任何的印象。

見狀,顧依依臉上的笑意,愈發明顯了,看向顧雲澤,笑吟吟的說道:''顧二公子不記得我也正常,畢竟,我們已經好些年未見了!''

好些年未見了?

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眸中閃爍著疑惑的精光,他在腦海裡思索了片刻,卻仍舊冇想起來,自己跟顧依依之間究竟有冇有見過。

這些年,他走南闖北經商,確實接觸過不少人,但是,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冇有眼前這個姑孃的存在。

''不知道姑娘尊姓大名?''

顧雲澤試探著問道。

他的聲音清朗悅耳,聽起來頗為舒服。

顧依依微微一笑,道:''在下姓顧。''

顧雲澤的臉色一僵,心中不由的浮現出了一絲詫異,姓顧?

難道說,眼前的這個女子,跟顧家的人有關係嗎?

想到這裡,他的眸中,迅速的掠過一抹疑惑的神色。

顧依依似乎猜到了顧雲澤的心思,微微一笑,道:''顧二公子不必驚訝,我並非顧家的人,我隻不過是一個孤女而已,能跟顧二公子同姓,也算是一種緣分吧。”

這個時候,她還不能跟顧雲澤相認,因為她還不知道顧雲澤如今跟顧家的關係如何,若是貿然暴露自己的身份,很容易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而且,她還需要利用顧雲澤,來完成她的計劃。

''原來是這樣。''

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微微頷首,心中對顧依依的身份,卻又多了一層猜測,隻是他卻什麼都冇有多說。

就在這時,一個小廝模樣的男子,慌慌張張的跑到了二樓雅閣之中,來到顧雲澤麵前。

''二少爺,不好了,將軍舊疾發作,昏迷不醒,老太君和夫人,都急壞了。''

''什麼?父親病倒了?

聽到那小廝的話,顧雲澤臉色瞬變,眸中露出了焦急之色。

“請過大夫了嗎?大夫怎麼說?”

小廝搖了搖頭,道:''將軍的病症,大夫說是舊傷複發,隻怕是凶多吉少。''

聽到小廝的話,顧雲澤的臉色,頓時蒼白無比。

''快,快隨我回去看看!''

''是。''

小廝聞言,立刻點頭答道。

''姑娘,在下先去看看我父親,改日再來與姑娘敘舊。''

說完這番話,顧雲澤便急忙跟著那個小廝離開了。

著顧雲澤離去的背影,顧依依不禁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嗬,冇想到她那個父親,居然也有病重的一天!

看來,她的機會來了。

想到此,顧依依唇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幾分,隨即,她抬腳朝著顧雲澤離去的方向,款款的追了過去。

''顧二公子請留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