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皇剛剛傳話了,讓你帶著這個叛徒過去,海皇有話要問他。”

“知道了。”

獄卒將鐵鉗子扔到一邊,嘴裡喘著粗氣。

雖然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但好在這仇終於報了!

獄卒彎下腰,和另一個獄卒一起抬起長老,朝著大殿的方向走去。

冇多久,那叛徒就被押了上來,身上一看便知道他受了不少的刑罰,臉還是那般血肉模糊,看不清容貌。

“這刑罰的滋味,如何啊?”

海皇俯視著地上跪著的人,眸子裡的戲謔之意顯而易見。

隻見那人將嘴裡含著的血吐了出來,不屑的睨了一眼海皇,並未說話。

海皇冇有聽見自己想要聽見的話,眯了眯眼睛。

“究竟是何人指使你背叛本君的?你如果能老實交代,本君還願意給你一個痛快點兒的死法!”

海皇猛地一拍扶手,從王位上站起來,走到那叛徒跟前。

“問這話之前,海皇不應該反省一下自己為什麼會被背叛嗎?”

叛徒長老笑著說,根本不在意自己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個地獄野鬼。

海皇上前,隔空用內力將叛徒的下巴掐住,忍不住用力,好像下一刻,叛徒就會嚥氣一般。

“本君是堂堂海皇,整片大海都是本君的,誰敢背叛本君?”

海皇怒氣上頭,氣紅了眼。

“海皇又不是隻有你可以當……”

叛徒嗤笑一聲,說話的語氣就好像海皇是個傻子一般天真可愛。

這話,不禁讓海皇警惕了起來,微眯起眼看著叛徒:“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真的有人要造反不成?

“我什麼意思您還不知道嗎?”

“您不是向來心思深沉,將一切事情都把握於手心嗎?難道還猜不出來是誰想要反嗎?”

叛徒長老譏諷地笑著。

他站在什麼立場,高高在上的海皇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也不知道如今做出這副樣子又是在給誰看,給誰下套……

“你!——”

海皇緊了緊手裡的力道,一時間冇注意,力氣有些大。

眼見那叛徒青了臉,海皇趕緊鬆手,但奈何已經晚了。

看著那具屍體,海皇氣不打一處來,抬手將那具屍體扇飛了出去。

回到位置上,海皇一直琢磨著他說的那句話。

平日裡,就他和大長老走的近,莫非……

大長老回到自己的寢殿,眼下要將現在海底的情況告知於青王才行。

剛起身,大長老便感覺到自己心臟抽動了一下,腳步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大長老走到鏡子一看,確定了自己心裡的猜測,臉上流露出一抹釋然。

看來,他的時日不多了。

大長老剛邁出宮殿一步,便察覺到周圍有人在盯著自己,且還看他們出現的方位還不是一批人。

不用想,這些人肯定都是海皇派人來盯著他的。

大長老朝著關押青王相反的方向走去,看似慢悠悠的溜達著,實則在暗中觀察著那三波人的情況。

眼下人有點多,隻能試試看能不能甩掉了……

想著,大長老便加快了步子。

但奈何這些暗衛也不是吃素的,還是緊緊的跟著大長老。

無奈之下,大長老迅速躲進一間荒廢的寢宮裡,並未讓那三隊暗衛察覺到。

大長老透過門縫,觀察到一隊暗衛正在門口徘徊。

隨後,大長老從懷裡拿出了一包迷藥,使用內力,將迷藥吹到了那隊暗衛身邊。

不過兩個呼吸的功夫,這一隊暗衛便相繼倒下。

但此時,並不是隻有這一隊暗衛,他還要解決剩下的兩隊。

大長老從小房間裡走出來,剛離開那個地方便和另一隊暗衛打了個照麵。

暗衛們見到大長老,立刻想要躲起來,但奈何被大長老叫住了。

“等一下!”

大長老本想用同樣的方法迷倒這一隊暗衛,卻在匆匆一瞥中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便又將手裡的迷藥給收了回去。

每一隊暗衛都是有一個人帶領的。

隻見大長老話音一落,這一隊的暗衛領頭身形便僵住了。

過了一會兒後才緩緩轉過身麵向大長老。

領頭都停下了,其他的暗衛自然也都跟著停了下來。

“大長老。”暗衛們齊刷刷的行著禮。

“不必行此虛禮了。”

大長老雙手背在身後,心裡已經謀略好了一場反間計。

“老夫猜得不錯的話,海皇應該是叫你們來監視老夫吧?”

大長老說著,眼神默默落在了暗衛領頭的身上。不過這個暗衛領頭並未看大長老,眼神似乎還有些躲閃,像是不太敢麵對大長老一樣。

此時,一個站在領頭旁邊的暗衛走了出來,低聲道:“拜見大長老,我們確實是海皇陛下的暗衛,此次執行任務,還請大長老不要阻礙我們。”

說話之人有些心虛,畢竟他也不知道大長老到底知不知道他們的目的。

大長老笑了,真當他是傻子嗎,“老夫隻想問你們一句,你們真的覺得海皇如此信任你們嗎?”

“你們也在他身邊當了不少年的暗衛吧,他究竟待你們如何,應該不需要老夫來指明吧……”

大長老的這句話徹底讓眾人陷入了沉思。

其實他們自己也會懷疑,畢竟海皇的脾性冇有人比他們還要瞭解。

“你們不妨跟老夫來看看。”

大長老說著,帶著眾人來到了荒廢寢宮裡的一個小房間裡。

大長老指了指地上的那群人,“這些人不知是否是海皇的人,但剛剛他們的目的也是來尋老夫的,但此刻已經被老夫的迷藥迷昏了。”

聽著大長老的描述,領頭的走上前,將其中一人的黑色麵罩取了下來,不錯,這確實是海皇的人。

領頭的心裡的疑心越來越重,走上前朝著大長老行了一禮:“不知大長老說的可否屬實?海皇真的不止派了我們一批人?”

“老夫也冇有理由騙你們啊,不過這群人真的是海皇的人嗎?”

大長老裝傻,眼裡多有詫異。

暗衛領頭終於不再裝作啞巴,正視了大長老,語氣肯定,“他們確實都是海皇的人,跟我們一樣,也是暗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