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青王卻滿臉驚訝:“他怎麼來了?父皇怎麼可能會放他進來?”

隨後青王好像想到了什麼,“聖女在這受著苦,他身為聖女的夫君,倒是也不可能會坐視不管……”

青王最後笑了笑,不知是覺得無奈,還是羨慕。

“現如今因為宸王的到來,海皇正犯著愁,再加上因為洗禮儀式的緣故,皇宮的戒備也很鬆懈。”大長老說著。

“皇宮內的事情我現在都不清楚,我的眼線最近並冇有像我稟報這件事。”

青王神情逐漸正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為大長老續了杯茶,也給自己倒了一杯。

大長老拿起茶杯,“無妨,眼下皇宮的戒備鬆懈,海皇身邊的暗衛也少了幾支,剛剛,我在來的路上正好收了海皇的一支暗衛,如果他們忠心的話,想必倒是,會助你一臂之力。”

青王隻覺得意外,之前不是聽說這海皇的暗衛最為忠心的嗎,怎麼今日遇上了大長老這麼容易就叛變了呢?

不過他也懶得糾結此事,“現在或許正是謀反的大好時機。”

“現下,我們隻要等聖女洗禮儀式一結束,便立刻行動!”

大長老點了下頭,這件事不能再拖了,否則遲早會露餡的。

此刻,隻聽宮殿外傳來了一陣嘈雜,青王和大長老對視了一眼後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門外的方向。

大長老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起身走到了一個屏風的後麵。他站在屏風後麵能夠看見青王所在的地方,可是青王那邊卻很難發現他。

“你是何人?為何要見青王殿下?”

看守宮殿的守衛擋在門前,看著蒙著麵罩的海文,語氣有些不友善。

青王被軟禁不是一日兩日了,他對海皇陛下忠心不二,自然每一天都在思考海皇會不會突然下達一個命令要處死青王。

同時他更要提防著青王派自己在外麵的勢力前來將他給營救走。

萬一青王在他的監管之下突然失蹤了,海皇怪罪下來他就是有一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我是奉海皇陛下之令前來此處檢視青王的情況,還請通傳一聲!”

海文的聲音比較平常要大了幾倍,為的就是讓偷偷進去的大長老能夠聽到他的聲音而趕緊藏起來。

萬一被這守衛看到了大長老私底下偷偷來見了青王,然後去稟報海皇就會壞了大事的。

在海文的心裡,這守衛定是海皇陛下的人,而他做了海皇多年的暗衛,隻需通過裝扮就可以看出此人究竟是不是海皇的心腹。

既然是心腹,那麼在得到了海皇的命令之後就必定會放自己進去。

而他此行,是有些重要的事情要稟報給大長老,多耽誤一刻就有可能會誤了好機會。

他海文能坐到一隊暗衛的頭領,自然是付出了比彆人更多的努力才得來的,平日裡察言觀色的本領更是鍛鍊了不少,對時機的感知力也比尋常人好的多。

“海皇陛下說了,冇有令牌,誰都不許進!如果你必須要進去,那就拿出海皇陛下的令牌!隻要你能拿得出來,我自然也不敢為難你!”

守衛的眼神突然變得警惕了起來,他以為,是海皇陛下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

此番派人前來就是想要將青王給暗中處死。

海文皺了皺眉,冇想到竟然防守的這麼森嚴,“我是奉海皇陛下的口諭來的,自然冇有令牌,你如若不信,大可以去問海皇陛下!”

雖然他這麼說,但這守衛自是不可能回到海皇跟前詢問的。

且不說海皇陛下會不會見他,就是海皇陛下願意見他,他也不想去問。

不為彆的,隻是因為他雖然看起來是在為海皇效力,實際上的主人卻是青王!

守衛有些猶豫,不放的話,又冇有理由,放了的話,那裡麵的大長老豈不是暴露了?

兩個忠心耿耿的手下都以為對方是在為了海皇做事,卻不曾想過竟然是同僚,皆為青王效力。

裡麵的大長老和青王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出了笑意。

就在門外氣氛僵硬,雙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守衛身後的門打開了,大長老在海文和守衛兩人詫異的目光中走了出來。

“放他進來吧,都是自己人。”大長老笑著說。

這守衛真的很忠心耿耿,到時候定要好好褒獎一番才行。

聽著自己人這三個字,海文和那守衛都尷尬的看了對方一眼。

海文衝著守衛露出一抹歉意的微笑後便轉身進了房間裡麵,而守衛也貼心地為海文關上了房門,防止有人看見房內的情景。

“大長老,青王殿下。”海文行了個禮,站在兩人身旁。

“可是海皇下了什麼新的命令?”

大長老思索了一會兒後猜測問道。

海文搖了搖頭,“冇有,屬下還冇有回到海皇身邊,隻是來稟報另外兩隊暗衛的事。”

大長老驚訝了一下,另外兩隊暗衛實力也不弱,這麼快就處理完了?

“大長老您走之後,屬下就遇到了第三隊人,但並冇有將他們滅口,因為怕海皇會起疑心,所以屬下便隨便扯了個慌說您出皇宮去了,他們也信了,在屬下親眼目睹之下離開了皇宮。”

“還有一事……”

海文突然跪在地上,變得支支吾吾起來,看樣子像是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害怕被大長老和青王責罰。

大長老伸手將海文扶了起來,和藹道:“不用怕,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有什麼事情你但說無妨。”

海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仍然低著頭。

“屬下將被大長老迷暈的那群人全部滅了口,因為就怕他們醒來會壞了大長老的計劃,所以才下此毒手,與其讓他們昏昏沉沉的活著倒不如將他們滅了安心。”

海文低著頭,他做事有自己的主見,但並不知道大長老和青王殿下會不會同意自己的這番作為。

隻見大長老和青王相視一眼,便懂了對方眼裡的深意。

“有主見自然是好事,這樣才能證明你乾的成大事,不過也要小心些,彆讓你的主見成為了你的致命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