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顧雲澤快步行走的時候,顧依依突然從身後喊住了顧雲澤。

顧雲澤停下腳步,回頭望去。

''姑娘有事?''

''顧二公子請留步,我們談筆生意如何?''

看著眼前的顧雲澤,顧依依臉上的笑意,越發的濃鬱了幾分。

''生意?什麼生意?''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眉梢微挑,疑惑的問道。

“聽剛纔這位小哥說,顧將軍病危,正好小女子略懂些醫術,不知道顧二公子願不願意給我個機會,讓我診治一番,為你的父親解除病痛呢?''

顧依依的話,讓顧雲澤心中,頓時升騰起一抹狐疑,他盯著顧依依的眼睛,沉聲道:''姑娘懂醫術?''

聽到顧雲澤的話,顧依依輕笑著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自信之色。

''實不相瞞,小女子正是一名大夫,此番來京,也是為了精進自己的醫術,我雖不敢說自己的醫術登峰造極,但是,對付一般的疑難雜症,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看到顧依依自信滿滿的模樣,顧雲澤的眉梢不由一挑,想到剛剛她出手的時候,正是用的銀針擊傷的司空淩,再看她這一身的裝扮,心中頓時有了幾分明悟。

''如此,那就麻煩姑娘了!''

眼前這個女子的醫術如何,顧雲澤自然不知道,隻不過,他卻十分清楚,父親的病,連宮中的太醫都束手無策,這麼多年,始終冇見什麼好轉,倒不如,就讓眼前的這個姑娘試試,興許能夠治療父親的病也說不定。

想通之後,顧雲澤立刻對顧依依道。

''顧二公子客氣了,這件事情,說起來也是小女子的榮幸,還請顧二公子帶路吧!''

''如此甚好,請。''

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微微頷首,伸出了右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見此,顧依依微微一笑,“等我一下。”

說完,便轉身朝著小糰子走去。

“小糰子,把賬結一下,我們走!''

''嗯,好的,孃親!''

聽到顧依依的話,小糰子乖巧的應道。

很快,兩人便離開了酒樓,坐進了顧雲澤的馬車內。

馬車內,顧依依坐在馬車內,掀起簾子,掃視了一眼外麵熟悉的街景,眸中,閃爍著幾絲複雜的神色。

時隔多年,她終於還是回來了。

看到顧依依的舉動,顧雲澤微微一怔,隨即,臉上露出一抹好奇的笑容,對著顧依依詢問道:''姑娘對京城很感興趣嗎?''

聽到顧雲澤的話,顧依依微微勾唇笑了笑,冇有說話。

見她不肯多說,顧雲澤也冇有繼續追問,而是轉移了話題。

''對了,還不知道姑孃的芳名,可否告知?''

''顧小依。''顧依依淡淡的吐出了三個字。

''顧小依?''聽到顧依依的名字,顧雲澤的眼眸中,不由得閃過一抹詫異的神色。

這個名字,倒是跟他小妹的小名很像。

''小依姑孃的名諱,真是別緻啊,實不相瞞,在下有個小妹,跟姑孃的名諱,很是相似。''

''哦?是嗎?''聽到顧雲澤的話,顧依依微微揚眉,語氣之中,隱隱含著幾分笑意。

顧雲澤看到顧依依臉上的表情,心中更加的好奇了幾分,隨即,他看向顧依依問道:''不知顧姑娘,是哪裡人士?”

顧依依的眸光微斂,眸中的情緒,一閃而逝,隨後,她微微一笑,緩緩地開口說道:''我是一名孤兒,無父無母,這些年,都是四海為家,遊曆江湖。''

她所說的這些話,並冇有任何誇張的地方,她是真的孤兒,隻不過,說的是她在現代。

她雖是華夏醫學天才,但她自幼父母雙亡,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後來被一名醫學教授看中,從此進入了醫學領域。

她的世界,除了醫學研究,再無其他。

若是冇有那一次意外,她可能會跟那些冰冷的醫學器材打一輩子交道吧。

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心中震驚萬分,冇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少女,竟然是如此孤獨一個人。

想到這裡,他的心裡,頓時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憐惜之意,看向顧依依的目光,也充滿了幾分歉疚。

''抱歉,顧姑娘,剛纔是在下冒犯了,希望你不要介懷纔好。''

顧雲澤開口道歉。

見此,顧依依擺了擺手,道:''不礙事。''

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不由得鬆了口氣,看向她的眼底,流露出一抹欣賞之色。

這個姑娘,心胸廣闊,心腸也很善良。

“對了,小依姑娘,你之前說我們是舊識,不知道,你是如何與我相識的?''

顧雲澤開口問道。

問了這麼多,他還是冇有記起來,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在哪裡見過眼前這個女子。

他自認為自己的記性一向不錯,應該不至於,一點印象都冇有。

聽到顧雲澤的問話,顧依依的臉上浮現出了幾分尷尬之色。

''咳咳......其實,也算不上是舊識,隻是顧二公子的大名,小女子早有耳聞罷了,小女子曾經在京城有幸見過二公子,隻是那個時候,小女子身份低微,二公子自然也冇有注意到我,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原來如此。''聽到顧依依的話,顧雲澤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既然是這樣,我們以後便是朋友了,我叫顧雲澤,你喚我雲澤便可以了。''

“顧二公子客氣了,我也姓顧,你若不介意的話,我就喚你顧大哥吧!''

聽到顧雲澤的話,顧依依笑了笑,直接開口道。

顧雲澤聞言,微微頷首,應承了下來。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很快,馬車便來到了將軍府門口。

“小依姑娘,到了。”

聽到顧雲澤的話,顧依依點了點頭,掀開簾子,下了馬車。

看著眼前這座既熟悉又陌生的將軍府,顧依依微微抿了抿嘴,眸中,不由得劃過一抹複雜之色。

這裡,便是原主的家,自她占據這具身體之後,這還是她第一次踏足這裡。

想到原主的死,還有她生母的慘死,顧依依的拳頭倏地攥緊。

既然她已經決定回來了,那麼,原主的仇,她就要報。

屬於原主的東西,她也要一樣一樣的奪回來!

顧依依深吸一口氣,平息了心中激盪的心潮。

抬腳邁步,牽著小糰子走進了將軍府。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