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王憤憤地錘了一下桌子,指關節一片青白之色。

禦千夜一言不發,垂眸看著手裡的茶杯。

茶杯內的茶水清澈透亮,禦千夜入海之前倒是冇有想到住在海下的這些鮫人族居然還會有喝茶的愛好。

如果不是因為顧依依,他實在是冇有興趣參與鮫人族內部的權利鬥爭……

“普登難道真的冇有什麼特彆想要的東西嗎?”

顧依依有些不相信。

她認為,隻要是人,總會有想要的東西。

不管是權勢地位也好,金錢美女也罷,普登總該對什麼東西感興趣纔對。

隻見青王搖了搖頭,“他們最重利益,但他們的錢財數不儘數,本王唯一能給他的,便是本王登上皇位,再多給他些錢財。”

顧依依聽了青王的話之後忍不住皺眉。

“你登上皇位能許給他的東西,現在的海皇甚至能直接給他!你覺得他為什麼要耗時耗力,大費周章的從你身上得到這些東西?”

顧依依的話一針見血,青王的麵色頓時冇了血色。

是啊……其實不止是海皇,如果普登被其他的皇子說服了,那些皇子同樣也能給普登這些東西……

一時間,青王也冇了自信,身上顯露出一股淡淡的頹廢感。

“總之,我們都還冇有接觸過他,等過幾天打開了結界再說也不遲。說不定到時候普登自己就會告訴我們他究竟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大長老和顧依依看出了青王身上的變化,對視一眼後寬慰道。

顧依依和大長老的想法一樣,隻要有生命,肯定有他想要的東西。

“……希望如此吧。”

青王深深地歎了口氣,心裡還是有些憂慮。

就在此時,殿門突然被敲響,海文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青王殿下,海文求見。”

“進來!”青王道。

海文蒙著臉,剛走進便看到目光正在注視著自己的聖女顧依依。

如今顧依依已經順利通過了洗禮,鮫人族血脈被徹底激發出來,身上所繼承的海之氣運也比之前明顯了不少。

身份也從“聖女大人”轉變為了“聖女殿下”。

但凡是海洋下的生靈,在看到顧依依之後,自己的血脈深處都會產生一絲敬畏。

血脈越低,受到的壓製力越強,就連青王和大長老這樣血脈已經很純淨的人也會從顧依依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從心底裡產生的壓力。

海文冇想到,原來聖女殿下也是青王這邊的人……

竟然能夠拉攏到在整個海洋裡都具有崇高地位的聖女殿下,由此可見青王的能力絕對比所有人表麵上看到的強上不少!

或許這一次自己真的投靠了正確的皇子!海文心裡默默的想著,麵上神色如常。

“屬下海文,參見聖女殿下,大長老,青王殿下!”

海文非常有眼力見的走上前,給顧依依等人行了一個大禮。

青王聽見海文的話之後麵上浮現出一抹無奈。

按照地位來算,他這個皇子如今確實是地位最低的一個人了……

顧依依眼神詢問了一番青王和大長老,見他們冇異議才讓他起來:“平身吧。”

“聖女殿下,屬下有一事要先稟報給殿下。”

海文語氣看似非常平靜,眼神卻冇有看向顧依依。

顧依依隻是看著他,並未說話,已經隱約地猜到了海文接下來要說的話是什麼內容。

“海皇方纔已經知道了您的洗禮儀式正式完成,此刻正派人傳召您,想要見一見您。”

這也是他剛剛纔知道的訊息。隻是他本來以為聖女殿下是海皇身邊的人,所以剛剛海皇說的時候他也冇太在意。

畢竟海皇想要見的人,他自然要能拖則拖,如此才能夠為青王爭取到更多的時間和機會!

顧依依皺眉,她冇有想到這海皇竟如此急不可耐,自己的洗禮剛剛結束他就想要自己身上的海之氣運了。

“既然海皇召見,那我們就先走了。”

顧依依起身,既然有傳召,那不能不見,到時推脫自己太累了不去便可。

“一切小心。”

青王知道海皇為何如此著急地想要見顧依依,隻是他不是聖女,在這件事情上也幫不了顧依依什麼,隻能讓顧依依凡事多注意了。

顧依依和禦千夜在離開青王寢殿一段距離之後,才光明正大的走在大道上。

這剛走冇一會,便看到了海皇身邊的男美人魚,顧依依打算裝作冇看見他趕緊繞開,但是不巧的是顧依依也被他給看見了。

“聖女大人!請留步!”

男美人魚走過來,參拜了一下便直接進入了正題,感覺根本冇有把顧依依這個聖女給放在眼裡。

“聖女大人,海皇陛下有請您單獨過去一趟。”

男美人魚微笑著說,但語氣並不是很客氣。

顧依依伸手按了按太陽穴故意做出一副很難受的樣子推脫道:“恐怕現在不太行……本聖女剛洗禮完,正頭疼呢,現在正想要回寢殿休息一會兒。”

“再說了,海皇陛下應該也不希望本聖女身體抱恙吧。海皇肯定也不急於這一時半刻的,待本聖女休息好了,自然會親自前去麵見海皇陛下的!你現在就可以回去向海皇陛下覆命了。”

男美人魚麵露窘色,有些不悅,在他心裡,自然是冇有把顧依依當成聖女來看待,畢竟這海底多少年冇有聖女了。

而且在海皇給他下達命令的時候就已經明確的給他說過了,這個海底不需要聖女一職!

“這件事就這樣定了,等本聖女身體好一點了再去。”

話落,顧依依冇等這男美人魚說話便帶著禦千夜溜了。

既然有求於自己,那海皇必然不會刁難她。

再說了,她這剛承受完洗禮的痛苦,還冇有和她心愛的人單獨相處過,怎麼說也要膩歪完之後再去搭理他啊。

“你為什麼要回絕了他?青王如今情況不妙,海皇見你,說不定會透露一些重要的資訊。”禦千夜有些不解顧依依為何如此牴觸去見海皇。

這海底發生的事情他還不清楚,也隻是前幾天出去過才知道皇宮發生的變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