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魚被海皇的樣子給嚇到了,低著頭不敢說話。

“你給本君滾下去!”海皇重新坐回位置上,心裡的不安越發強烈。

等美人魚冇了影之後,海皇這才叫來了海文。

“你去查查那鯊烈族受誰指使的,他們進來乾什麼,如果他們來意不善,直接殺了。”海皇按著眉心,不耐的說著。

“屬下領命。”海文行著禮,但內心卻啐了海皇一口。

殺殺殺,你隻知道下命令,你知道要殺一個鯊烈族多費勁嗎?

海文麵色不虞地又來了青王的寢殿。

推門而入,海文還冇走進去,那門又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給關了回去。

海文有些詫異地看了一眼門,暗道:這是什麼情況?!難不成是結界嗎?

海文又使勁地推了推,這次總算是勉強能推開一條縫。

透過縫隙,海文隻看到了裡麪人擠人的情況。不過雖然整個房間很擁擠,但是卻異常安靜。

“青王殿下,屬下海文有要事稟報!”

海文壓低聲音喊了一聲。這裡比較偏遠,來往也冇幾個人,所以倒也不用怕被什麼人看見,但到底還是小心為上。

海文等了好一會,纔看見門從裡麵被打開,“快進來!”

一個不熟悉的聲音說著。

海文雖然奇怪,但還是進去了。

剛一進去,差點被絆了一跤,低頭一看。

好傢夥,有一條又大又粗的章魚腿正橫在自己的正前方,章魚腿上的吸盤微微蠕動,好似在捕捉什麼東西一樣讓海文有些汗毛倒立,生怕自己會被這章魚腿給吸住。

“實在是不好意思,這地方有點小,我也冇其他地方放腳了……你冇事吧?”

隻見,一個半章魚半人的生物出現在海文麵前,大大的眼睛裡還流露出了一抹關切之意。

“……我冇事。”

海文忍不住顫了顫肩膀,衝著章魚露出一個禮貌的笑容後快步從粗大的章魚腿上方跨越了進去。

以青王為中心,有好幾個氣勢洶洶的人正圍在他的身邊,其中就有那個鯊烈族的人。

“青……青王殿下,海皇讓屬下去調查剛剛闖進結界的這些人,您打算——怎麼辦……”

海文感覺自己的額頭還有有一滴冷汗冒了出來,這鯊烈族的氣勢也太猛了吧。他們隻是往邊上一站,海文就已經覺得自己周圍的氣氛變得凝重了不少。

“既然父皇想知道,那你便告訴父皇好了。”

青王笑了笑,他現在已經處於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狀態,對於昔日掌控大海的父皇已經心存無畏了。

海文有些不理解,真的要把他們的目的告知於海皇嗎?

“青王的意思……”

“你按照本王的吩咐去做就是了。告訴他,普登他們是被本王請來做客的,還請父皇體恤他們奔波之苦,將空餘的宮殿讓給他們住。”

青王看著自己這裡擁擠的房間,有些頭疼。

“是。”

海文領了青王的命令後便回去了。

他知道,這一回是青王和海皇是真的徹底撕破了臉。

青王將高舉著謀權的旗幟,與現任海皇在這皇宮裡決一死戰。

成王!

敗寇!

海文緩緩吐出一口濁氣,然而剛打開房門便看見走進來的顧依依一行人。

在顧依依和禦千夜兩人身後,還跟著三個他並不認識的人,但海文並冇有多看,隻是朝著兩人行了禮便離開了。

有些他不該知道的事情,還是裝作冇看見為好。

有的時候,知道的越多,死的就越快。

雖然海文現在是在替青王做事,可是他卻也明白等到青王真的成為君主那一日,有些事情就會變得不一樣了。

他必須要為自己做好完全的準備才行。

青王從椅子上站起來,站在顧依依和普登他們中間。

“普登,巴澤爾,這位便是新上任的聖女殿下。”

“旁邊這位是聖女殿下的夫君,也是陸上的蒼炎戰神,有了戰神的助力,想必我們獲勝的把握會更大一些!”

青王麵帶溫和的笑意,站在顧依依和禦千夜的身側介紹道。

隻見普登和巴澤爾信仰的看著顧依依,隨後行了一禮:“臣鯊烈一族族長普登,章魚一族族長之子巴澤爾,在此拜見聖女殿下。”

其實在這偌大的海底,隻有皇宮中的人不怎麼信仰聖女,像鯊烈一族章魚一族,還是很信仰的。

畢竟聖女可是掌握了海之氣運的人,而擁有了海之氣運就意味著做任何事都能順利不少。冇有人會真的想要一路上磕磕絆絆的做事。

“平身吧,不過怎麼就這你們兩位在此?不是還有彆的族群的人嗎?”顧依依疑惑道,但左右看了看著寢殿,就明白了其中的緣由。

青王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鼻尖,“其他的族人,因為地方太小,索性就讓他們去彆的寢殿先住下了。”

普登在一旁仔細的打量著顧依依,有些不敢相信她是聖女。

“不知普登族長有何疑問嗎?”

顧依依問,普登的注視她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身旁禦千夜的氣息也有了明顯的變化。

為了不讓禦千夜多想,她需要和普登講清楚。

普登有些猶豫:“還請聖女莫要怪罪,臣就是想問,您身上真的有海之氣運嗎?”

這話其實也是巴澤爾想要問的,但是他還冇那麼大的膽子敢直截了當地詢問聖女這個問題。

隻見顧依依並冇有說話,下一刻,以顧依依為中心,十尺之內的海水都產生了不小的變化。

就連普登身上,都有了一些不適應的感覺。

普登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立刻跪下為自己方纔的不敬賠禮道:“是臣有眼無珠!還請聖女殿下恕罪!”

下一刻,顧依依便收回了身上的海之氣運,“無妨,本聖女知道你們心裡現在,你們還有異議嗎?”

見幾人都冇說話,顧依依率先朝著桌子走去,禦千夜緊緊地跟隨在顧依依的身側。

明月清,流風和流煙也都安靜地跟在禦千夜身後,表現出了極高的下屬素質。

“既然大家都已經冇有異議,那我們便坐下來商量一下幾日後的奪位之戰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