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事非同小可,我們必須要製定多個計劃,以備不時之需!”

顧依依一麵說著,一麵拿起筆準備記錄下大家討論的有用建議。

然而等幾人坐下來之後,普登又有了疑問:“不知聖女殿下身後的這幾位又是——”

“這位是陸上明月峒的聖女明月清,另外兩位是宸王的暗衛,流風和流煙。”顧依依知道禦千夜介紹著。

這三人,想必青王還不熟悉,所有就由自己來介紹好了。顧依依想到。

而普登卻彷彿冇有聽見顧依依的話一般,隻是定定地盯著明月清看,好似有什麼東西在吸引他一般,讓他挪不開眼。

說起來,顧依依和明月清都是一頂一的大美人,但是兩個人給人的感覺並不同。

顧依依給人一種很伶俐卻又充滿了威嚴的感覺,而明月清卻是那種看著雖厲害,但骨子裡還是那種柔弱的感覺,有一種想要將美人擁入懷中的衝動。

眼下,普登便是這種心情。

顧依依瞧出普登的心思了,但並不打算戳穿。

反觀明月清,一直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很是出神,也不知道有冇有注意到普登那強烈的目光。

大殿裡,海皇此時正在大殿之上來回踱步,很是焦急的等待著海文的訊息。

如今正是十萬火急的時刻,任何訊息都有可能會徹底改變局勢的走向!

“海皇陛下。”

海文不緊不慢地走上前行禮。

海皇見到海文,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有何進展冇有?”

“屬下查到,旁支族群是被某一位皇子邀請到皇宮來的,此刻正在一些空餘的宮殿住著,至於是究竟是哪一位皇子,屬下並未打聽到。”

海文想了想,最終還是冇有選擇按照青王的命令,直接向海皇宣戰。

如今青王的計劃還佈置的不夠完善,還不是時候與海皇徹底翻臉!隻希望青王殿下不要怪罪於自己……海文低著頭,心裡有些苦澀。

海皇站在海文麵前,對他的這番話深信不疑:“做客?”

“他們怎麼會這麼好請來這裡做客?而且選擇的時間還如此巧妙?肯定是被誰請來一臂之力的!”

“本君知道了!他們肯定是與聖女是一夥的!不然為何現在聖女都冇有出現?”

海皇越是猜測,就越是覺得有道理,心裡也越發的憤怒。

忽然,一抹極其強烈的不安湧上了海皇的心頭。

“不對!他們既然已經進了宮那就勢必該有所行動纔對!既然他們還遲遲冇有動作,那就說明他們還冇有徹底的安定下來!”

“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絕對不能放過!否則待到他們開始逼宮本君就再也冇有反轉的餘地了!”

海皇的麵上浮現出一抹慌亂,揣著手在海文麵前來回踱步,最後猛地砸了一下窗沿吩咐道:“你!現在就讓人將大牢裡的所有皇子都處決了!”

“本君倒要看看,冇有了主心骨,他們還要如何逼宮?嗬嗬!”海皇說完冷笑了兩聲。

“是!”

海文應下命令,正想要出去,便聽到海皇又叫住了自己。

“等一下!你再派人去找聖女的下落!記住!一定要抓活的!可以傷,但是她絕對不能死!”

海皇神色緊張,生怕他們抓到了聖女便把她殺了,那自己的海之氣運就徹底得不到了!

隻有奪得海之氣運,這一回的危機才能夠更輕鬆的鎮壓和瓦解!

所以顧依依身上的海之氣運,海皇心裡勢必要得到!

“是。”

海文垂著頭,眼裡閃過一抹譏諷,語氣卻格外恭敬。

他迅速回到青王的宮殿,將剛剛在正殿之上發生的事情統統告訴了顧依依他們。

“他竟然真的敢對自己的孩子下如此毒手……他怎麼忍心的……”

顧依依的心臟忍不住為之一顫。

她不敢想象海皇下達這個命令的時候臉上是一種什麼樣的表情。

那可是他自己的孩子啊!說殺就殺!隻是為了保住他的皇位!?

顧依依渾身發涼,忍不住想到自己和小糰子。

自己每次抱著小糰子入懷都會害怕摔著他,可這海皇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便想將他自己的孩子殺了。

可想而知,這海皇有多殘忍。

“此等君王,怎麼配做我們大海的領主?”

巴澤爾頗為憤怒道,一雙狹長的眼睛裡迸射出淩厲的寒光。

外族對海皇的認知並不淺,但也冇有很深,隻停留在海皇所營造的表麵上。

他們隻知道海皇表麵上是一個嚴肅認真的人,卻並不知道真實的海皇究竟有多冷漠無情。

“雖然這件事海皇做的確實有些過於絕情和狠辣了,但是那些皇子也死不足惜。他們養尊處優的日子過得太久了,早已分不清何為好,何為壞了。”大長老冷哼一聲。

仗著自己是皇子,私底下做的齷齪事可不少,這一點,可是真真的繼承了海皇的性子。

幸好,青王並不這樣,他繼承的是他母親的性格。

青王聽著大長老此番話,心中卻有些猶豫。

“大長老……本王覺得,他們其實還罪不至死。”

大長老不理解的看著青王:“這還罪不至死?青王,你在想什麼?”

隻見青王搖了搖頭:“他們做的事雖然很過分,但他們在之後也受到了懲罰,雖然本王想奪位,但本王並不想和父皇一樣,將自己的兄弟殺害來以此作為奪位的墊腳石。”

“他們是在之前得到了懲罰,但他們在懲罰之後也更加變本加厲了啊!難道你還想將他們救出來嗎?”

“眼下不是你要殺他們,而是你的父皇要殺他們!難道你就不怕你放了他們以後,等日後他們再捲土重來,再將今日發生的事情演一遍,把你給趕下皇位嗎?”

大長老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青王,都做到這種地步了,若真的要將他們救出來,那之前所做的那些不都前功儘棄了?

“他們也是因為本王纔會入獄,本王冇想過讓他們死,可是父王他卻這樣無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