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不其然,等到青王的身影在地牢裡消失之後,二皇子便鬆了一口氣,開始長篇大論起來。

“你難道冇注意到七弟身邊的那些人嗎?即使他們穿著黑色的鬥篷,但也不難看出,他們其實並不是鮫人,反倒更像是皇宮外麵的旁支。”

“你覺得按照如今的情形來看,你還能有勝算嗎?七弟今日既然敢來救我們,肯定是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打算和準備,否則你以為,他一個在皇宮內向來無權無勢的人又如何敢冒這個風險來救我們?”

“而且你之前那些年裡部署的所有計劃,不都已經被父皇一鍋端了嗎?你又能從哪兒找新的幫手?”

“他現在有宮外的旁族支援,而且如果我猜的不錯,隻怕是新任聖女也早已站到了他那一隊……而你呢?你現在什麼都冇有,又要如何與準備萬全的青王抗爭?難道就靠那幾分你自己都不怎麼念及的兄弟情分嗎?”

“往好聽了說,是他青王顧及昔日的兄弟情分;但往壞了說,他隻是不想被今後的海中子民安上一個無情無義,為了皇位可以將自己的親兄弟殺害的罪名,所以纔會來救我們罷了。”

“既然他不想被安上這種罪名,我們也不想死,那為何就不能順了他的意呢?”

二皇子的眸中流露出一抹悲哀,苦口婆心的勸解著三皇子。

二皇子並未刻意壓低自己的聲音,這一番話自然也讓周圍的幾位皇子聽到了。他們的視線都不約而同打量起青王身後那些個穿著黑鬥篷的人。

“我們現在被七弟救出去,全心全意的幫助他登上皇位,之後的事之後再說,可以嗎?我們現在唯一的敵人,隻有一個,那就是要我們死的父皇!”

“隻有他死了,我們才能活下去,纔有權利去搶奪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至於七弟,你如若不甘心可以在他登上皇位之後再部署新的計劃就是了。”

“七弟和父皇不一樣,他冇有父皇那麼絕情,就算他登上了皇位,一切也都會如同他所說的那樣。他不僅不會對我們翻臉翻舊賬,反而還會給我們加官進爵。”

“總之,我是看著他長大的,自然瞭解他是什麼樣的人,七弟今日既然在這裡做出了這樣的承諾,將來也肯定不會反悔的。”

二皇子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著。

確實,他們幾個兄弟都是一起長大的,但誰都冇有二皇子細心,隻有他一個人摸透了所有人的性格。

畢竟長兄如父,他必須要照顧好所有的弟弟,纔不會辜負死去的大哥。

“二哥,彆管他了,七哥說同意救我們出去了。至於三哥……七哥說會給他留著大門,他想出去就出去,不想出去就一直留在這裡。不過一刻鐘之後就會有巡邏的士兵過來,倒時候士兵看到地牢的門大開,肯定會上報給父皇的。”

八皇子從地牢門口快步跑了回來,欣喜若狂的扯了扯二皇子的衣服,期待的眼神盯著給他們開門的士兵。

很顯然,他方纔出去是去找青王“協商”去了。

二皇子隻是淡淡地點了下頭,又轉過身看著三皇子:“二哥言儘於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如果你想通了,就跟上我們。”

“你們先跟本王去本王的寢殿吧,那裡還有人等著我們,晚上,我們就展開行動,眼下我們隻有不到兩個時辰的時間,剩下的事情都要加快速度了。”

青王逆著光站在地牢的大門前,微微側過身子讓出了一條路出來。

幾位皇子不約而同地走出地牢,隨後跟著青王帶來的士兵一起動身前往青王的寢宮。

而青王還站在地牢前,語氣平靜,“三哥……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青王抬步便要走。

“等一下!”

一直蹲在地上的三皇子終於開了口。

三皇子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思索了一會兒:“本王可以助你,隻是本王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在你繼任之後,絕對不會對我們加以報複!”

“這是自然,三哥請。”

青王笑了,抬起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三皇子既然已經決定了幫助青王,自然也明白現在凡事都以青王為老大,麵對他對自己做出的“請”的手勢,還有些不太適應。

“還是七弟先請吧。”

三皇子向後退了一步,略顯圓潤的臉微低,不複之前那般咄咄逼人的模樣了。

等青王帶著幾位皇子來到自己宮殿的時候,看著寢殿裡坐著的幾人,二皇子的心裡忍不住鬆了口氣。

幸好,他做的決定是對的,而且他的猜測也是真的……

“冇想到,聖女殿下也是七弟你這邊的。”

二皇子感歎著,這也許是他近幾年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了。

顧依依從位置上站起來,“各位皇子,說來,本聖女在這海底那麼多日,今日是第一次正式認識你們。”

在這海底,聖女的位置僅次於海皇,就連長老會的長老們見了都要向她行禮,所以幾位皇子自然也都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二皇子海琛帶領眾皇子麵見聖女殿下。”海琛帶頭行禮,一眾皇子緊跟其後。

“本聖女並不注重這種禮節,快快起身吧,我們一起商討一下一個時辰後的行動。”

顧依依看見青王順利地將這些皇子救出來,而且看樣子他們並冇有什麼反心,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二皇子上前一步,殷勤道:“連聖女殿下都支援著七弟,接下來的行動,我們自然聽從調遣!還請聖女殿下吩咐!”

“哎,老夫老了,都冇人重視老夫了。”

大長老坐在一邊,有些傷心的捋著自己的鬍子,故作惆悵。

二皇子循著聲音看過去,總覺得那人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但是看容顏卻想不起來是誰,“不知您是……”

“這位是大長老,他要卸任了,所以你感覺冇見過他也是正常的。”青王站在一旁,語氣很是不捨。

“您就是大長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