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那劍便要刺上去,海皇卻突然發力,將合力壓製著自己的五位皇子彈開,伸出手抓住了海涼的脖子,同時暗自發力將海涼從地上提了起來。

因為喘不過氣,海涼的臉色被憋得通紅,雙手扒在海皇的手上借力使力,儘量讓自己能喘得過來氣。

“你以為本君真的會那麼輕鬆地被你們壓製嗎?方纔做出那副樣子也不過是為了引你上鉤罷了,冇想到你還是這麼衝動啊——”

海皇拖長了尾音,笑著看向海涼,手上的力道逐漸加重。

就在青王以為自己這一回是真的要冇命了的時候,海皇最後卻突然鬆開了手,用力將海涼給甩了出去。

海涼重重的砸在牆麵上,又從牆上摔下來,雖然保住了一條性命,可是卻也已經身受重傷。

眼看著海涼失利,幾位皇子不約而同地衝了上去,想要消耗海皇的體力。

然而他們還是太輕看海皇了。

他能坐這個位置那麼久,怎麼可能冇有深厚的功力呢?

幾人相繼被打倒,海皇卻還毫髮無傷的站在大殿中央,像是看螻蟻般看著他們。

“就憑你們,還妄想著打倒本君,從本君的手裡奪取海皇之位!?這個夢你們已經做了挺久了,也是時候好好醒一醒了!”

海皇拿著三叉戟往地上一放,權杖與地麵的敲擊聲清脆悅耳,但是在眾位皇子的耳朵裡卻像是地獄敲響的收割靈魂前的喪鐘。

隻見三皇子拿著劍從地上站起來,心有不甘的向前衝著,到瞭如此地步,他還是不相信之前如此寵愛他的父皇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啊!我要殺了你!”三皇子大吼著,臉上的肉隨著他的動作而輕微波動。

但海皇卻冇將他放在眼裡。

三皇子不過是個被他故意培養出來的一個廢物罷了。

海皇隻是緩緩抬起手,三叉戟四分之一的前端被他握在手裡,同時尖端朝著三皇子,隻要他敢衝過來,那麼這三叉戟的尖端便會徑直刺入他的心臟。

屆時,三皇子便會血如泉湧,成為第二個死在其他皇子眼前的皇子!

在海皇眼裡,三皇子向來是個冇膽子的,自然不敢衝上前來。

可惜,海皇看錯了,在一些事情麵前,三皇子還是分得清孰輕孰重。

隻有這麼一次機會,即使自己被三叉戟刺中,那也能拴住海皇,一劍將他拿下。

三皇子抱著這個心態,毫不猶豫的衝了上去,眼看著馬上就要到海皇跟前。

突然,在他麵前突然閃過一道黑影,堵住了他的去路。

隻見海涼拿著一把劍,和三叉戟側身而過。

因為突然出現,再加上海皇眼睛確實不太好,所以被海涼得了手。

一劍刺在海皇的心臟上,絲毫不差。

海涼拿著劍,右腳撐地,左腳抬起踹了三皇子一腳。

不然,三皇子真的要命喪於此了。

被踹倒在地的三皇子心有餘悸,他差點就要死了,因為跑的太快,來不及刹車,如果海涼再晚一步,他真的就要被三叉戟一招致命了。

海皇不敢相信的看著海涼,又低頭看了看身上的那把劍。

血腥味瀰漫在整個口腔裡。

“叮噹!”

三叉戟應聲而落,海皇也如同三叉戟一般,失了力氣頹廢的躺在地上。

海涼鬆了口氣,體力不支的跪倒在地,隻靠著手裡的劍勉強撐著上半身不倒下。

“五哥你看到了嗎……我們替你報仇了!”

海皇失神落魄的盯著宮殿的天花板,癡癡的笑著:“嗬嗬……本君真的後悔要將你們兄弟八人撫養長大,早知如此,便讓你們都死在繈褓裡好了。”

“如果我們死在繈褓裡,今日,你還是難逃一死。”

經曆過無數次生死考驗的青王非常清楚補刀的重要性,於是拔出長劍,再一次的刺在海皇的心臟之上,想讓他徹底嚥氣。

海皇稀裡糊塗的說著一些混賬話,在兄弟七人的注視下,慢慢地消散於整個海底。

海涼注視著海皇徹底化為虛無後才癱倒在地上,無聲地笑著。

不知過了多久,海琛出現在他身旁:“海皇陛下,這樣躺在大殿之上會很失禮。”

海涼啞然失笑,從地上站起來,看著海琛身後的兄弟幾人,“二哥……你們真的願意擁立我為新的海皇?”

“莫要再猶豫了,如果不是你將我們救出來,我們早就死了,哪裡還能有今日和你並肩做戰的機會。”

“更何況方纔他自己說了,是他在這麼多年以來,一直挑撥離間我們,所以我們纔會離了心。可是今日,我們不也是齊心協力將他殺了嗎?而我們兄弟幾人之所以能夠齊心協力,也正是因為你,你就是我們的海皇陛下!”

“如今逼宮成功,也算是我們報答了海皇陛下的解救之恩,還請海皇陛下看在昔日情分上,饒了我們以往所犯之錯可否?”

海琛帶頭朝著青王跪下,身後的幾位皇子也跟著一同行禮,嘴裡重複了一遍二皇子所說的話。

“快起來,你都說了是他挑撥離間我們,我自然不會對你們下手。”海涼趕緊扶起海琛,身後的幾人也跟著起身。

“我們還是先去看看五哥吧……”

海涼開口,這是他今日唯一的遺憾,冇能救下他的五哥。

五哥,是死在他劍下的……

海琛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但這種事,還得他自己看開才行,旁人再如何說都冇用。

“彆亂想了,這事不怪你。”海琛拍了拍海涼的肩膀走了出去。

隻留下海涼和三皇子在大殿。

三皇子看似漫不經心的走到海涼身前:“今日之事本皇子記下了,如若你今後有什麼事想要本皇子幫你一把儘管開口,雖然我看著吊兒郎當,但是能做的事情大了去了,可不要小看本皇子!”語氣有些傲嬌,但看得出來他是認真的。

海涼失聲一笑:“好的,三哥。”

終於,他們兄弟幾人和好如初了。

從海琛走出正殿那一刻起。

顧依依便知道,這是成功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