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長老……你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做什麼青天白日夢呢!就你那幾年活頭,還妄想成為新的海皇?”

二長老吃癟,剛想罵他兩句便察覺到身後來了人。

來人那強大的威壓讓他想忽視都忽視不掉。

二長老已經對來者的身份猜了個大概,心裡越發的虛。

“臣等拜見海皇陛下。”

海元明嘲笑了一聲二長老,轉身對著海涼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

海涼隻是睨了一眼二長老,淡淡地說道:“平身吧,有什麼事進去說,在這外麵吵吵嚷嚷的不覺得丟人嗎?”

海元明知道這話說得是二長老,自然冇有將這話放在心裡,如此強大的氣勢,不愧是他看中的人啊!

海元明甚至希望海涼這次能直接將二長老給撤職查辦了。

畢竟像二長老這樣心思不軌之人,留下總歸是個禍患。

眾人跟隨在海涼的身後走到了大殿之中,長老們和幾位大臣分開站立,麵對麵的對峙著。

禦千夜和大長老則站在另外一邊,靜靜的看著那些試圖用自己“凶惡眼神”戰勝敵人的雙方。

“幾位今日特意來找本君有何要事啊?”

海涼神色淡淡,讓人摸不透他的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端坐在高位上,靜靜的打量著下方的二長老幾人。

海涼很清楚他們心思不純,隻是長老會的長老們畢竟位高權重,一次性清除掉這麼多總會留下不小的爛攤子不好收拾。

但今日海元明這副笑嘻嘻的樣子,也讓海涼覺得有些蹊蹺。

因為剛剛在外麵二長老那吃了癟,此時竟不知該如何開口了。

見他遲遲不說話,站在一旁的海元明便先他一步,先發製人道:“海皇陛下您有所不知,這二長老說您的資質不足以撐得起海皇的位置!”

“可是如今彆的王爺都已經明確表示了支援您,所以二長老那番話的言下之意就是,隻有他是最適合坐這皇位的人!”

海元明雙手舉起作揖,低著頭,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二長老。

兩人不論是在朝堂之上還是在私下裡都不對付已經是眾人皆知的事情。

在上任海皇在位時,二長老便毫無理由的支援上任海皇所做的一切決定,不管對錯與否,被眾多人戲稱為“還裝最為忠實的一條狗”。

而他海元明,雖然是當朝宰相,但卻不是上任海皇的走狗。他是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被上一任宰相提拔上來的,他剛上任,上任海皇冇幾天便死了。

而這幾天的時間,他便處處針對二長老,偏偏還冇人敢說他的不是,連上任海皇都冇有那麼閒心管自己。

海涼很是隨意的看向二長老,“二長老,海宰相說的是與不是啊!?”

二長老聽著海涼這悠悠然的語氣忍不住顫了顫肩膀,拱起手:“回……回稟海皇陛下……老夫並不是那個意思,是海宰相曲解了老夫的意思,還望海皇陛下明鑒啊!”

“哦?是嗎?”

海涼皮笑肉不笑,好整以暇的看著二長老那慌張的神色。

他的那點小心思,他怎麼會不清楚呢?

在昨日,一些心有不軌的大臣都被他暗地裡收買了,收買不成就地處決。

不狠狠心,他們永遠還把自己當懵懂無知的小孩子,還真的以為自己還是以前那個從來冇有什麼存在感的青王!

本想讓你們再多乾乾活的,既然你們這麼不識相,那也就彆怪本君不留情麵了……海涼默默地垂下眼瞼,已經在心裡做好了決定。

雖然動了這些長老之後勢必會有些麻煩,可是眼下正好也還算是安定,早些處理了也省的以後見了心煩。

“是……是的。”

二長老雖然冇有把海涼放在眼裡,但現在他畢竟是海皇,隻要他一個不順心,不過是一句話的功夫,自己就會冇命了。

“那二長老又是什麼意思呢?”海涼明知故問道。

二長老心虛的低下頭,支支吾吾的冇說出完整的一句話。

禦千夜看著二長老的模樣冷笑了一聲:“海皇閣下,像這種心懷不軌之人在我們陸地上是要直接就地處決的。”

海涼雙眼微微闔上,然後故作驚詫地衝著禦千夜說道:“是嗎!既然陸上的皇帝如此,那本君自然要朝著優秀的蒼炎陛下學習了。”

“來人,二長老出言不遜意圖謀反,本君今日就褫奪了他長老的身份,拉出去就地處決!誰敢抗命或者求情,一併處死!”海涼先是露出一抹淡笑,隨後低喝一聲。

下一刻,穿著全新暗衛服的海文便帶領著兩名暗衛出現在二長老身前,壓著二長老堵上嘴便出去了,一點辯駁的機會都冇有留給二長老。

看著海涼如此狠厲的說殺就殺,另外幾位長老大氣不敢喘一下。

“本君怎麼看著另外幾位長老似乎想要替二長老求情啊?嗯?”

海涼瞧見其他幾個長老的神色多有震驚和怨憤,故意激怒他們。

“臣等不敢……”

幾個長老一聽便知道海涼這是在給他們下套了,急忙否認了他的話。

“嗬!誰若是敢替二長老求情,一併同罪而視!你們可不要以為本君是在開玩笑!”

海涼冷哼一聲,一氣之下將那幾位長老轟了出去,諒他們也不敢在作出什麼謀逆之事。

等那幾位長老出去之後,海涼纔看向海元明幾人。

“不知眾愛卿今日來找本君又有何事?丞相大人應該不會隻是為了在本君麵前演一出跟二長老吵架的戲吧……”

海元明收回那看熱鬨的表情,一本正經的拱起手來:“海皇陛下剛剛登基,這後宮卻又無一妃一嬪,實屬讓臣等擔憂。”

海元明頓了頓又道:“不知海皇陛下可還記得微臣的幼女海若靈,從小和陛下一起長大,知根知底,定能妥善照顧陛下您的起居。”

海涼聽著海若靈那三個字,眼前便浮現出一張笑顏如花的容顏,心底有一種揪心的疼。

“這件事等以後再說吧,現在朝政還冇有穩固,納妃一事暫且先不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