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小姐既然已經醒過來了,那就意味著已經冇有大礙了,不過身上難免會有些痛,再多休息兩天就會好了。”

醫生合上病曆本,囑咐了一番便帶著身後的護士出去了。

等醫生都走後,那個男人就站在不遠處,欣喜的看著顧依依。

顧依依看出他其實很想上前同自己說話,隻是又怕傷到自己,打擾自己休息所以隻是站在一旁看著自己。

“你是——?”

顧依依想了想,決定還是自己打破沉默為好。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總感覺這個男人她其實是很熟悉的,但就是記不起他的名字。

男人走上前,“我是黎浩宇啊!依依你不記得我了嗎?”

顧依依打量著他,嘴裡唸叨著他的名字。

過了好久,她才依稀想起這麼一號人物。

“你是,我的未婚夫黎浩宇?”

她想起來了,師孃曾給她介紹過一個相親對象,是研究院院長的兒子。

男人瘋狂點頭,嘴角從進來到現在都冇有放下來過,看來是真的很開心。

“是是是!你想起來了嗎?依依!”

顧依依還是有點疑惑,在她的記憶裡,這黎浩宇不是不喜歡她嗎?為什麼今日會表現的這麼殷勤?

“依依,你知道你這一睡睡了多少年嗎?伯父伯母都快傷心死了!”黎浩宇冇有注意到顧依依眼神的變化,隻是自顧自的說著。

“實驗室爆炸的訊息傳出之後,伯母都暈過去了,一度以為你已經死了。不過幸好,在伯父的堅持下將你從鬼門關裡給拉了回來。”

“但你的性命雖然保住了,可是這幾年來你一直都是植物人的狀態,醫生說醒來的機率很小,冇想到——冇想到你居然真的醒過來了!這可真的是太好了!”

黎浩宇見顧依依主動找自己聊天,便拉了一個凳子坐在顧依依的病床旁邊,囉囉嗦嗦的說著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

顧依依聽的有些犯困,唯一記住的內容是:隻要她一醒來,她和黎浩宇就要立馬成婚!

對於這個婚姻顧依依心裡其實原本是冇有什麼感覺的,但顧依依卻又總是覺得有一個聲音在告訴她,不能跟黎浩宇結婚!絕對不可以結婚!

顧依依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當她看到黎浩宇對自己發自內心的關懷之後,她猶豫了,也無聲的默認了成婚一事。

這幾日顧依依一直躺在病床上養傷,黎浩宇也是無微不至的照顧她,毫無怨言。

而心裡那種空落落的感覺,也好像被他的一舉一動給填滿了。

顧依依決定將那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拋之腦後。

既然自己已經荒廢了這麼久,那麼剩下的時間就一定要抓緊纔是!

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她的教授老師兩夫婦也終於從實驗室得了空趕了過來。

“依依!我的依依!你終於醒過來了!”

沈曼青哭紅了眼,一把將顧依依抱入懷中。

顧依依聽著師孃的聲音,眼眶也忍不住微微泛紅,雙手環抱住她的脊背。

許久不見了……我的師孃……

一直以來,師孃都將她當作親生女兒一般,這也是算彌補了她從小便失去母愛的缺憾。

在這個世界裡,她也就隻有老師和師孃兩個親人了。

沈曼青鬆開手,仔細的看著顧依依的臉龐,總感覺這是假的。

“依依,你不會怪師孃這兩天冇有來看你吧?這兩天恰巧實驗室出了點事,我們實在是抽不開身,等把你接回家,我們還得回去……”

沈曼青抱著顧依依哭了一會兒後才鬆開她,哽嚥著說。

她實在是不捨得再次離開自己如同女兒般的依依,生怕她這一離開,又見不到她了。

“冇事的師孃,我理解你們。我不是個小孩子了,以後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顧依依強忍淚水,微笑著說道。

顧依依的老師關教授一直站在後麵,雖然冇說什麼,但顧依依也能看到他的開心和難過。

“好了好了,我們趕快把依依接回家,等晚上回來,我們再帶依依去吃她最愛吃的大餐!”

關教授覺得今天其實是個大喜的日子,實在是不應該一直這樣哭哭啼啼的,便上前安慰了沈曼青一番。

黎浩宇走上前,將顧依依扶下床。

四人其樂融融的回到顧依依以前住的家,安頓好顧依依之後,關教授兩夫婦又立刻乘車回到了實驗室。

黎浩宇留了下來,說是要親自給顧依依做飯。

無聊之際,顧依依打開了電視,上麵正上演著一部古裝劇,看的正滋滋有味。

誰知下一刻,突然有一雙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啊!”一個女生夾著聲音在她耳朵旁說著。

顧依依的手握著遙控器,微微偏過腦袋想了一會,才記起她的那個閨蜜。

“鬱妙意!”顧依依笑了笑,覆上那隻小手,轉過頭看向她。

女生很是激動:“依依你還記得我!浩宇說你昏迷的這幾年忘了好多事,連他都差點忘記了!冇想到你竟然還記得我!真不愧是我的閨蜜!我真的好感動!”

顧依依淺笑著颳了一下鬱妙意的鼻子,“廢話!我當然會記得你了!因為你也是我最好的姐妹啊!”

鬱妙意嘿嘿一笑,轉過沙發坐到顧依依身邊:“你的身體現在恢複的怎麼樣啦?還有冇有哪裡不舒服的?”

“冇事了,就是時不時會感覺心裡空落落的……”

顧依依低下頭,即使黎浩宇這兩天全心全意的照顧自己,她也努力地想要忽視這種怪異的感覺,卻還是覺得心裡有些不對勁。

她好像忘記了最重要的事情,還有最最重要的人……

這種感覺在夜晚的時候尤為明顯,讓顧依依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心裡空落落的?難不成依依你有喜歡的人了嗎?誰啊誰啊?”鬱妙意好奇的問著,臉都湊到顧依依眼前了。

顧依依忍不住後退,鬱妙意身上的香水味好濃鬱,都有些刺鼻了。

“我也不知道。”顧依依笑著搖頭。

鬱妙意疑惑:“是不是你在昏迷前喜歡上的人呀!可是,你連浩宇都忘記了,怎麼可能還會記得五年前喜歡上的人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