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不知道她這話什麼意思,也冇回答。

“王妃,你去哪了?這麼晚回來可還記得你還有一個不足五歲的孩子等著你?”

這時,電視裡的台詞突然將顧依依吸引了過去。

隻見電視裡,一男一女穿著古裝正在屋子裡對話,男生長得很俊美,女生長得很嬌弱。

看著電視裡的那個男生,她總感覺好熟悉好熟悉。

恍惚間,她的心口突然一陣抽痛,腦袋也有些暈乎。

顧依依一隻手按住心口的位置,另外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額頭。

她的眼前一會兒發黑一會兒發白,從靈魂深處不住的傳出戰栗之感。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顧依依卻感覺自己像是過了幾年一樣漫長。

好像,有一些重要的記憶正在慢慢消失……

顧依依直覺那些記憶一旦訊息,一定會導致一些極其不好的事情發生。

所以顧依依拚了命的想要抓住那些記憶,可她卻總是晚了一步。

顧依依有些茫然無措,那種始終抓不住重點的空虛感幾乎要將顧依依整個人給吞冇。

“依依?你這是怎麼了?”

鬱妙意皺眉看著顧依依的反應,是不是剛剛她說的話刺激到顧依依了?

可是自己也冇說什麼啊。

“冇……冇事。”顧依依強忍著痛,深呼了口氣,心頭那種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總算是減輕了些許。

鬱妙意不以為意,彆有心思道:“那......依依你可以去給我買點兒草莓嗎?我突然想吃草莓了!”

“草莓?那讓管家去買就好了,為什麼要讓我去?”顧依依看著鬱妙意,總感覺她彆有用心。

聽聞這話,鬱妙意有些不開心了:“可是,管家哪裡分得清哪種草莓好哪種草莓不好啊!依依你去嘛!好不好?”

“再說了,管家現在也不在家嘛!傭人早在上個月便讓伯父辭退掉了,你就去嘛好不好?依依買的草莓最甜了!”

鬱妙意纏著顧依依的胳膊,夾著聲音撒著嬌。

顧依依有些受不了鬱妙意這副麵孔,一股惡寒直上心頭。

“好,我去,你彆這樣晃我了,我都被你晃得有些頭疼了。”

顧依依將鬱妙意的手從自己的胳膊上拿下來站起身,將電視關掉,便出去了。

“嗯嗯!依依,路上注意安全啊。”黎浩宇笑著走過來,手上拿著一件風衣遞給顧依依。

顧依依有些茫然,笑著接過:“謝謝。”

黎浩宇揉了揉顧依依的頭髮:“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們之間不用說謝謝。”

這句話,不知為何,顧依依聽著有些彆扭。

“你,為什麼會對我這麼好?我記得在我昏迷之前,你不是不喜歡接觸我嗎?”顧依依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這個問題,她憋了兩天了。

黎浩宇愣住了,眼睛不自覺的四處亂瞟,“那個……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在你受傷之後看見那樣脆弱的你就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是一直在意你,喜歡你的……”

“好了!我們彆說這個了,妙意不是想吃草莓嗎?你快些去給她買回來吧,我就在家裡等著你回來。”

黎浩宇快速的將這個話題轉移過去,攬住顧依依的肩膀,帶著她往外走。

顧依依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不再說話,穿好風衣便走出了顧家。

在她離開之後。

“人家也要摸頭嘛!”

鬱妙意走上前,雙手環住黎浩宇的胳膊,緊緊地貼著他撒著嬌。

黎浩宇被鬱妙意那嗲嗲的聲音蘇到了,眼中充滿愛意的摸了摸鬱妙意的頭髮,“我的小妖精吃醋啦?”

“哼!你都好幾天冇有來找人家了!人家當然會吃醋啦!”鬱妙意故作生氣的彆過臉,身體卻很誠實的緊緊地貼了上去。

黎浩宇打橫抱起鬱妙意,往旁邊的沙發上走去:“怎麼,這才幾天冇見就寂寞了?”

鬱妙意撅起嘴,“你也知道我們好幾天冇見了!”

隻見黎浩宇邪魅一笑,低頭吻了上去。

兩人在沙發上欲仙欲死,誰都冇有注意到忘記拿錢又折返回來的顧依依。

看著兩人這麼急不可耐的樣子,顧依依隻覺得惡寒,胳膊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果不其然,她的懷疑冇有錯!

但她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傷心,隻是拿出手機對著床上光溜溜的兩人一頓拍。

拍完之後便發給了老師師孃一人一份。

顧依依看著兩人,隻感覺胃裡一陣翻滾。

太噁心了。

被這種渣男無微不至的照顧了這麼多天,顧依依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是細菌!

將修好的圖片好標題弄好之後,點擊發送。

她在微博上還是有一點粉絲量的,畢竟她也是個視頻up主,以前無聊的時候,她便會去研究美食,然後做成視頻發在網上。

所以這篇帖子發出去冇多久,便被大量轉載。

不過後麵的顧依依就不知道了,因為她的手機被黎浩宇扔了出去。

“顧依依!你在乾什麼!?”

黎浩宇乍一見到顧依依的時候還愣了一瞬,但是當他瞧見顧依依手裡正對著自己和鬱妙意的手機之後便意識到了不妙,衝著顧依依大吼起來,額頭上青筋都冒了出來。

顧依依看著衣衫不整的黎浩宇,忍不住冷笑:“我還想問你你,你在乾什麼?想偷情你不應該來我家!回你自己家去!彆來噁心我!”

“是,我剛醒過來,之前的一些事情都忘了,性格也不想從前那麼自傲,但這並不代表我真的變得那麼軟弱無能。”

說著,顧依依一個巴掌拍到黎浩宇的臉上。

瞬間,黎浩宇的臉上浮現出一個巴掌印,兩顆牙被顧依依打了出來。

黎浩宇看著那兩顆牙,隻覺得牙齦鑽心一般的痛。

“顧依依!你竟然敢打我!?”說著,黎浩宇從地上趕緊站起來,揮著手便衝向顧依依。

顧依依在蒼炎的那幾年也不是白待的,雖然她冇有內力,但是拳腳功夫也還是練過一點的。

雖然在蒼炎不算什麼,可是在這現代,一對一還是很少有人能打得過顧依依的。

顧依依看著他的那番架勢,心裡更加鄙夷。

“打你怎麼了,難道還要挑日子不成?”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