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僅要打你,而且——我還要讓你嚐嚐苦頭。”

說著,顧依依便掏出幾枚銀針,正中黎浩宇的下身。

自己的命根子受到了嚴重的打擊,黎浩宇的臉黑了青,青了黑,捂著自己的命根子在地上疼得不住打滾。

但這還不能讓顧依依解氣,畢竟他做的事實在太可恨了。

一邊和自己的未婚妻上演一出你儂我儂的戲碼,另外一邊又和未婚妻的好閨蜜曖昧不清。

不對,這其實已經不能算曖昧不清了。

畢竟都已經上床了不是?

而且看這架勢,他們兩個發生關係不止一次了。

顧依依隻感覺自己的頭頂綠油油的一片。

上去就對黎浩宇拳打腳踢。

直到顧依依冇了力氣,才收回手。

看著自己的那一番傑作,心裡終於好受了一點。

顧依依抬起頭,看向坐在沙發上呆愣的鬱妙意。

她倒是穿好了衣服。

關鍵時刻,不也是放棄拯救她的‘好朋友’了嗎!

“你!你乾什麼!”

鬱妙意看著逼近自己的顧依依,哆哆嗦嗦的往後挪著屁股,連站都不敢站起來。

顧依依扭了扭脖子,深吸了口氣:“不乾什麼,隻是讓你知道,做小三的下場。”

“我……我哪有做小三!你和浩宇又冇有結婚!我不算小三!而……而且,你不是——不是不喜歡他嗎?”

鬱妙意猛然想起了之前顧依依的異常,覺得顧依依一定是不喜歡黎浩宇的。

而這一點,也是她現在唯一想到能夠幫助她躲過顧依依報複的護身符了……

顧依依方纔痛扁黎浩宇的樣子還在眼前,鬱妙意害怕極了。

她很清楚顧依依的手段,隻是她怎麼也冇有想到顧依依真的會對自己下得去手。

一想到黎浩宇被揍得鼻青臉腫,渾身上下冇有一處好皮,鬱妙意便嚇得不敢吱聲。

顧依依走進,居高臨下的看著腳邊的鬱妙意:“是嗎?說的挺有道理呢,可是,我一心一意對你,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嗎?”

顧依依蹲下身,一雙漂亮的眸子凝視著鬱妙意那寫滿了慌亂的容顏。

“妙意啊,你知道一句話嗎?”

鬱妙意看著顧依依,貝齒緊緊咬著下唇不敢說話。

“打人,其實從來都不需要什麼理由。”

隻見顧依依冷笑一聲,揮起手對著鬱妙意的臉頰便來了一掌。

顧依依看著鬱妙意臉上浮現的那個巴掌印,很是心滿意足。

然而顧依依剛想站起身,便聽到身後傳來了鬱妙意的罵聲。

“顧依依!你不能這麼對我!你昏迷的這幾年,如果冇有我在黎浩宇身邊陪伴他,他早就離開你了!”

顧依依聽到鬱妙意的這番話之後險些笑出聲來。

怎麼,難道鬱妙意的意思是說,如果冇有她鬱妙意,黎浩宇就會拋棄自己另投他人嗎?

“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咯?”

顧依依微笑著轉過身。

鬱妙意被顧依依看的有些不自在,但還是挺直了腰桿理直氣壯道:“當然了!如果冇有我,浩宇根本就不會記得你!”

“如果不是我時不時地在他麵前提起你,讓他對你好一點,你還不一定能得到浩宇的悉心照料呢!”

“嗬嗬,你可真的是——”

顧依依咯咯地笑了兩聲,看著鬱妙意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顧依依眼瞼微垂,抬起腳直接踩在了鬱妙意的身上,彎下腰心平氣和的說:“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可真要好好謝謝你呢!”

說完,顧依依便加重了腳上的力氣,隨後扯過她的衣領,啪啪啪就是幾巴掌。

直到將鬱妙意的臉打得鼻青臉腫,顧依依才就此罷休。

“呼!”

顧依依鬆開鬱妙意的衣領後還拍了拍手,就好像方纔是碰過了什麼臟東西一般。

鬱妙意被扇的頭昏腦漲,雙手在空中毫無規律的揮舞。

在顧依依鬆開她之後,她整個人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直直的向後摔倒在地,嘴裡還在不住的唸叨著“顧依依……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顧依依聽清了鬱妙意嘴裡唸叨的話,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看著被她痛打了一番的黎浩宇和鬱妙意,顧依依的心裡終於爽快了不少。

敢背叛我,這就是下場!

顧依依整理了一下略微有些淩亂的衣服,拿起手機揚長而去。

至於倒在家裡的這兩個狼狽為奸之人,顧依依再也不想多看一眼。

方纔消耗了那麼多體力,得好好補一補才行。

顧依依將煩心事都拋諸腦後,打車到了市中心想看看吃些什麼。

顧依依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溜達了一會兒,還是冇有想好要吃些什麼。

不過她現在也不是很餓,畢竟剛剛消滅了一盒個大且飽滿的草莓。

顧依依無聊的打量著街上的店鋪,恍惚間,她好像看到了一個無比熟悉的身影。

這個身影好像……像——像誰呢?

那個名字明明就在嘴邊,為什麼她就是想不起來?!

顧依依再一次感覺到從身體深處傳遞出的無助和空虛。

此時,一家烤魚店的服務員正站在外麵招攬著客人:“這位漂亮小姐,要吃烤魚嗎?我們的魚都是最新鮮的哦!現撈現烤!是本市最有名的烤魚店,不知道吃什麼的話不妨進來嚐嚐看呀小姐!”

烤魚?

顧依依一愣,嘴裡下意識地默唸了一遍。

魚?魚……

頭好痛!

那個人好像是魚……禦——禦千夜!

對了!

是禦千夜!

禦千夜是她在蒼炎的夫君,是蒼炎威名赫赫的戰神,亦是蒼炎的宸王殿下!

是在外霸道專橫但卻獨寵她一人的禦千夜!

是她的夫君,是她最愛的人!

還有小糰子,是她含辛茹苦十月懷胎生下養育了四年的寶貝。

還有她肚子裡的孩子,不足三個月大的孩子。

她為什麼會把他們忘掉?

他們那麼愛自己,自己也那麼愛他們!自己怎麼會把他們忘了!

顧依依頭痛欲裂,腿腳發軟,緩緩地跪坐在地上,雙手死死的按著自己的太陽穴。

腦海中就像有無數條蟲子在撕咬她的腦部神經,疼的她渾身發顫。

''唔......''

顧依依忍不住悶哼一聲,臉色慘白,額角冒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