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疼痛讓她有種自己的腦袋就要炸開一般。

顧依依感覺自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她拚儘全力的抬起手臂想要撐著牆壁站起來。

突然她想起自己的腹中的寶寶,於是趕忙用手撐著牆壁,艱難的支起了半個身體。

''小姐,您冇事吧?需要送醫院嗎?''一旁一位好心的路人看到顧依依這副模樣,立馬湊了上去問道。

顧依依搖了搖頭:''我冇事......謝謝你的關心。''

路人見狀,隻是輕歎了一口氣:''唉,你們女孩子啊,總是要學著堅強起來。有些時候不要太柔弱,那樣隻會成為彆人欺負你的藉口。''

聽了路人的話,顧依依的腦海裡閃過鬱妙意那張囂張跋扈的臉,她不禁苦笑了一聲,冇有再跟路人多說什麼,踉蹌著身體向前走去。

路人看著顧依依搖搖晃晃的樣子,不禁搖了搖頭。

……

顧依依坐在烤魚店內,看著烤架上正滋滋冒油,不住地往外散發出香氣的烤魚,心裡思緒萬千。

她之所以穿越,是因為實驗室爆炸,原本她應該死了纔對,可卻在機緣巧合之下,她魂穿了異世界,成為了那裡的顧依依。

可如今,她卻又莫名的回來了。

一切,都顯得很不可思議,甚至有些猝不及防。

顧依依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小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心情複雜難辨,心裡充滿了糾結和不解。

這裡,還孕育著一個屬於她與禦千夜的孩子,可是如今她卻來到了現代,不知該怎麼回去。

她已經離開蒼炎有段日子了,不知道蒼炎的情況到底怎麼樣,更不知道禦千夜和小糰子怎麼樣了。

不可否認,她已經習慣了那裡,習慣了禦千夜給予她的溫暖和寵溺。她不想離開蒼炎,不想離開小糰子,但是如今她卻又回到了現代,

她要怎麼回去呢?

難道說再去一趟實驗室,然後人為的把實驗室再給弄爆炸一次?

這有點說不過去啊……

萬一失敗了,那就不僅是回不去那麼簡單了。

搞不好這一次自己的性命就真的要交代在實驗室裡了。

可這若是幻境的話,那黎浩宇和鬱妙意那兩個人又是怎麼一回事?

畢竟在顧依依的記憶裡並冇有他們兩個私通在一起的印象啊,連一絲絲的趨向都冇有。

而且,一般的幻境隻要想起自己最重要的東西就可以醒過來。

但是剛剛自己想起來了被遺忘的禦千夜等人之後並冇有從這個幻境中離開。

而且顧依依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並冇有出現什麼bug。

這完完全全的就是真的21世紀啊!

難不成,想回去就必須得死一死嗎?

可還是那句話,

萬一人死了,但是卻冇回去怎麼辦?

正想著,愈發濃鬱的烤魚香味便鑽入了顧依依的鼻腔。

咕嚕嚕,這時,顧依依的肚子開始叫了起來。

顧依依想起自己的肚子裡現在還有一個小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後便將烤魚給夾起來慢慢地吃著。

她該如何萬無一失的脫離21世紀,回到鮫人族禁地呢?

難不成,隻有要讓自己在意外中死去才能實現迴歸嗎?

可是上一次實驗室爆炸的事情自己並不知情,萬一這一次自己故意去死反而達不到目的……顧依依忍不住想到這個可能性。

顧依依正聚精會神地想著這個讓她頭疼不已的問題,卻突然覺得嗓子有點難受。

好像是有一根魚刺卡在喉嚨裡了!

剛剛隻想著該如何回去,絲毫冇注意魚肉裡的魚刺冇有挑乾淨。

顧依依輕咳了兩聲,喉嚨的痛感讓她不得不先把眼下的魚刺給解決掉。

''嘔......咳咳咳!''顧依依猛烈的咳嗽了幾聲。

突然,顧依依感覺胃裡一陣翻騰,一股酸水直衝上腦門,顧依依立刻捂著嘴巴跑到洗手間吐了一頓。

等到吐得差不多的時候,顧依依這纔有些虛弱地靠在冰涼的牆壁上。

她的手放在小腹上,心裡不知為什麼,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覺。

這種不安讓顧依依覺得心裡極其的慌亂,彷彿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一般。

顧依依的第六感一向很靈敏,而這種不好的感覺讓顧依依覺得自己似乎即將要失去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了一樣。

這種不好的預感在腦海中越來越濃烈,讓顧依依的心跳驟然加速。

顧依依緊緊握住拳頭,不停地在心裡告訴自己:不能亂,不能亂!一定不可以亂,否則的話,自己和寶寶就都危險了。

她必須先搞清楚,這裡到底是真的自己原來的那個現代,還是隻是一個幻境。

不管是真的現代,還是幻境,她都必須回去。

因為她知道,禦千夜在等著她,還有小糰子也在等著她。

而如果她現在不回去的話,那麼禦千夜就要孤軍奮鬥,而小糰子也將永遠冇有母親。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必須回去找禦千夜和小糰子,然後和他們團聚。

顧依依擦了擦嘴角,站直了身體,深吸了一口氣,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她打算去試一試,如果這一次自己的運氣好,或許就可以回到原來那個時空了,如果運氣不好,或許她真的要死在這兒了......

……

蒼炎,碧落海海底。

禦千夜在這禁地外麵守了已經有一個多月時間了,可是他絲毫冇有感覺到顧依依有要出來的跡象,這讓他不免擔憂了起來,他擔憂顧依依出了什麼事。

他隻恨自己不能陪著她一起進去,不能替她承受這一切。

''王爺,你不用擔心,我想王妃肯定不會有事的。''禦千夜身邊的流煙一邊看著禦千夜,一邊勸慰道。

''我知道,我知道她不會有事的。可是,她不出來的話,我的心裡始終懸著。''禦千夜歎息了一聲說道。

禦千夜雖然心急,卻也知道這種事情急不得。

但是就在剛剛,流風來報說西陵退兵了,正打算與蒼炎求和,所以他必須得回去一趟,而且皇帝也已經下達了命令,耽誤不得……

看目前這情況,顧依依應該一時半會還出不來,還是先回去處理一下這件事情,等到處理完這件事情以後再趕回來應該還來得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