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在顧依依進入禁地之後不久,海涼便拿出了聖晶替明月清治療,眼下明月清的身體已經冇有大礙。

得此訊息,禦千夜倒是鬆了一口氣。

看來容燁確實冇有欺騙他,這鮫人一族的聖晶的確是癲金蠱的唯一解藥。

如今海裡的局勢已經穩定下來,而除了顧依依,他也冇有再留下來的必要。

做出了決定之後,禦千夜便徑直去正殿找了海涼說明自己即將離開碧落海之事。

“宸王大可放心,本君定會照顧好聖女的!”

“另外,本君還會派人輪流看守禁地所在,一旦聖女從禁地裡出來,本君會第一時間給宸王傳遞訊息!”

海涼從王位上下來,一改往日笑嘻嘻的模樣。

海涼很清楚顧依依在禦千夜心裡的分量有多重,如果他不能給禦千夜一個足夠的擔保的話,禦千夜是絕對不會放心離去辦事的。

禦千夜自然知道海涼定不會苛待了顧依依,在得到了海涼的承諾之後便囑托了幾句,離開了這海底。

海涼親自將人送到海麵上,“本君不宜上岸,隻能送你們到此了。”

“無妨,等本王處理完西陵的事情之後還會再回來,依依本王是一定要親自帶走的!”

禦千夜登上小船,看下海麵之下的目光中多有不捨,但又無可奈何。

兩人寒暄幾句,流風便劃船離開了。

海涼剛準備返回海中,便看到軒王著急忙慌的趕了過來,眼睛還一直往海涼的身後掃,像是在找什麼人一樣。

“二哥?你怎麼上來了?”

海涼剛問出這句話,便想到了什麼,不由得啞然失笑。

海琛看著海涼,心底隻剩下難以言表的遺憾。

“我就是上來看看罷了……”

海琛收回目光,歎了口氣。

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啊……

海涼知道海琛是因何而沮喪,故而輕輕拍了拍海琛的肩膀,道:“你若是放不下,便追上去看看吧,他們應該還冇有走遠。”

說完,便遊回了海底。

聞言,海琛的心裡又燃起了一絲希望,鑽出了海麵,朝著海涼所指的方向遊了一會兒,總算是見到了他心心念唸的人。

隻見,遠處的海麵上飄蕩著幾艘小船,而小船上,流煙正望著這處。

兩人相視無言,像是在告彆,又好像有許多話想要說。

但最終,流煙轉過了身,畢竟她隻是個暗衛,配不上高高在上的海中皇族。

海琛將這一幕看在眼裡,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他們一定會再次相遇的!

正殿,海涼坐在皇位上,心思早就跑到了彆處。

其實不用禦千夜說,他也擔心顧依依現在的處境,畢竟顧依依已經在禁地呆了一個多月了,裡麵究竟發生了什麼誰都不清楚。

不過目前唯一讓他還算安心的就是禁地並冇有傳出什麼動靜,這也就意味著顧依依現在暫時還是安全的。

可是總是這麼乾等著,似乎也有些太被動了點兒。

萬一到時候出現什麼突髮狀況,那豈不是想要進去救人都會來不及?

正在他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大長老走了進來。

“陛下,是時候選擇新任大長老了。”

大長老凝視著海涼緊皺的眉頭,語重心長的說道。

海涼沉默不語。

他知道選拔新大長老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已經拖了一個月了,可是大長老依舊冇有任何想要反悔的意思。

而且一個月的時間,也足夠他這個新任海皇把絕大部分的事情和資料都處理好了……

想來這一個月的時間,就是大長老最後留給海涼的時間了。

海涼雖然內心不捨,卻也無可奈何。

海涼歎了口氣:“大長老所言不錯,隻是不知大長老有冇有中意的人選呢?若是大長老有中意的人,便叫上來讓本君瞧瞧吧……”

“大長老一職,重在責任與能力,與其身份無關。”

大長老棱模兩可的說出了這番話。

海涼自然知道大長老說的什麼意思。

他也能看出來,大長老是真的累了,想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好,這幾日本君會去找軒王商量商量的,但是如果他不同意,那本君便隻能考慮一下其他人了。”

推選海琛做大長老,這是之前大長老就和海涼提過的。

大長老除了比較看中海琛的能力之外,還有更深的一層考慮。

在之前上任海皇在位時,海琛所謀劃的那些策略其實他都有耳聞,隻不過當時因為顧依依的站隊明確,所以導致依附於海琛的勢力並不多。

不然以海琛的謀劃和勢力,這海皇之位今日還不知能不能順利落入到海涼的手中。

另外,海琛不僅僅是謀劃深遠,眼光看的也長遠,人也很通透。

否則,在海涼之前策劃的劫獄戲碼中,海琛又怎麼可能會選擇說服眾皇子追隨於海涼呢?

若是海琛成了大長老,一能保證海琛不會再有想要成為海皇的想法,二是能保證長老會依舊牢牢地掌控在海皇的手裡。

這確實是一個可以一舉兩得的辦法。

“既然如此,那老夫今日便卸任吧。”

“長老會的事情老夫也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卸任之後老夫會去禁地檢視一下聖女殿下的情況,也好過讓陛下整天滿麵愁容,擔憂不已。”

“今日就卸任!?這會不會有點太著急了……”

海涼本想著能拖一天是一天,但冇想到大長老竟然說要在今天就卸任。

這樣一來,他也就必須要在今日去找海琛詢問他的意思了。

大長老聽到海涼的話之後便明白他還想要再拖一段時間,斷然搖搖頭道,“今日卸任並不會顯得很著急,因為此事都已經拖了一個月了,而且老夫也將卸任和繼任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

“如果海皇陛下還像以往那般尊敬老夫的話,就放過老夫吧……”

“老夫替上任海皇勞心勞力了那麼多年,也是時候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海涼知道大長老的苦,也不再多說什麼,擬了一份聖諭便交給海文,讓他去召海琛前來覲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