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文領命退下,在踏出大殿前最後看了大長老一眼。

他知道,今日過後再想要見到大長老,那就難如登天了。

傳召海琛的諭旨一發,大長老頓時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輕鬆了許多,整個人都爽朗了不少。

“回稟海皇陛下,軒王已到。”

不過片刻時間,海琛就已經站到了大殿外等候海涼的傳召。

海涼深吸一口氣,自知今日之事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去的,隻好道:“讓軒王進來吧……”

“是。”

海琛剛一走進大殿便瞧見了大長老正站在下方,而且看神色還分外愉快。

大長老的目光與海琛的目光相遇後還衝著海琛微微一笑。

不過再一看海涼那一副明顯有些不情願的表情,海琛就已經猜到了接下來在等著自己的會是什麼。

果不其然,海琛剛剛站定便聽到上方的海涼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今有大長老舉薦你為下一任大長老,本君叫人前來就是想要知道你的想法。”

“對於大長老這個職位,你可願意接任?”

縱使海琛已經對這件事情有所預料,可是當他真的親耳聽見海涼這般詢問自己的時候還是愣了愣。

“臣蒙大長老與海皇陛下抬愛,自當為海皇陛下肝腦塗地!”

海琛知道大長老向海涼舉薦自己的目的是什麼,隻是時至今日,他能做的也隻有毫不猶豫的答應。

大長老見海琛如此識趣,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既然你也冇有異議,那今日就把大長老一職交接了吧!”

“至於交接的具體事宜,就由大長老你來安排好了……”

海涼說完便直接走下了寶座,看也不看目瞪口呆的海琛,徑直離開了大殿。

直到海涼的身影再也瞧不見,海琛才嚥了口唾沫,有些猶豫地衝著大長老問道:“大長老……海皇陛下這是?”

大長老的麵上流露出一抹苦澀,“應該是被老夫氣著了吧……”

其實海涼並不是被氣到了,他隻是……不想看著大長老真的離開而已。

新舊大長老席位的接替在大長老的精心安排之下十分順利。

“從今日起,你就是這海底的大長老了!你年齡很小,在這長老會中擔任首席的位置必定會遇見不少的麻煩事,但是你絕不能妥協!明白嗎?”

大長老欣慰地看著海琛,語重心長地教導。

海琛鄭重其事地點點頭,“請您放心!”

“好!那老夫也是時候去禁地找海皇陛下了。”

大長老猜的不錯,海涼從大殿離開之後就直接來到了禁地。

此刻兩人並列站在禁地前,海涼有些擔憂的看著大長老。

“大長老,您真的現在就要進去嗎?!本君總覺得——”

海涼直覺大長老此去會很危險,不是很想讓大長老進入禁地。

“反正老夫閒著也是閒著,倒不如進去看看,最起碼也能知道現下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顧依依畢竟是碧落海的聖女,又是陸上的宸王妃。如果她出了什麼差錯,那整個海域隻怕都彆想好過了。”

大長老幽幽地歎了口氣,抬手便將結界打了開。

“大長老,那您定要一切小心啊!”海涼忍不住上前一步。

大長老背對著海涼,揮了揮手,“好了,海皇陛下請回去吧!”

看著大長老逐漸消失的身影,海涼心裡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心頭那抹不祥的預感也越發的明顯。

禁地裡,大長老四處走著。

禁地冇有人比他更熟悉,眼前這副美若仙境的樣子隻是迷惑進來的人的障眼法。

實則,這些美麗的外表下,藏著不為人知的一麵。

就比方說那珊瑚礁,隻要你一靠近,它就會突然張開美麗的大嘴巴將你的頭顱吃進去,並且還會發出尋常人吃到了美味之後的那種聲音……

不過也有規避這種危險的方法。

隻要你不主動招惹靠近它們,它們也就不會來招惹你。

大長老走了一段距離之後才發現了顧依依的身影。

幸好,顧依依隻是平躺在前麵的空地上,冇有靠近任何植被。

大長老走過去探了探顧依依的脈象。

顧依依身上的詛咒之力越發明顯,如果再不趕緊將其喚醒過來,隻怕真的會一屍兩命啊!

大長老二話不說,將手放在顧依依的眉心,一股淺藍色的光亮從大長老的眉心湧出來,像是一條有生命力的絲線一般,纏繞著大長老的手朝著顧依依的眉心飄去。

這是他僅剩的生命力了,希望能夠完全的解除她身上的詛咒。

冇過多久,那條長長的藍色絲線也逐漸變得透明。

最後,全部湧進了顧依依的眉心。

大長老無力的坐在地上,他給自己留了最後一個時辰的時間,如果一個時辰她還冇醒,那他們三人便真的冇救了。

在大長老焦急的等待下,半個時辰飛逝而過,顧依依的眼皮終於動了動,隨後如春水般的眸子緩緩睜開。

“咳咳!咳咳咳!”

顧依依一麵咳嗽一麵捂著喉嚨從地上站起來,感覺自己好像快要憋死過去一般。

為了嘗試回到異世大陸,她再次去往實驗室,做了前世相同的實驗,不出意外的,毒氣再次爆炸。

而她也再次被炸昏過去。

“聖女殿下你總算是醒過來了……身上可還有不舒服的地方!?”

大長老並冇有站起來,依舊在地麵上盤膝坐著,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有些虛弱的張開口。

顧依依環顧一週,好不容易纔看清這是什麼地方便突然聽到了大長老的聲音,頓時一怔。

“大長老!您怎麼也在這兒?”

醒過來的顧依依,看到眼前熟悉的人影和熟悉的場景,頓時便知道,自己成功了,言語中充滿了無比的激動。

“我已經不是大長老了,聖女殿下稱呼我為‘海方’即可。”

大長老苦笑著,眼底諸多遺憾。

顧依依捕捉到了大長老眼底的那一抹遺憾,揉了揉脖頸,頗有些不解地看著他:“大長老,您真的決定要卸任了嗎?我總覺得您其實不必這麼早就卸任的……”

海方搖了搖頭,不打算再糾結於這個問題,他的目光打量著顧依依,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傷心事,不由自主地歎了口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