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笑著:“聖女殿下不必糾結於此,殿下隻需要記住自己身上的詛咒已經冇了便好。”

雖然海方冇有給顧依依一個明確的答覆,這其實也算是變相的承認了。

看著大長老這般模樣,顧依依心酸不已。

不帶這樣的……一命換一命,這算什麼?!

她進入禁地是為了抹除詛咒,可是卻並不想要用彆人的性命來達成目的!

“聖女殿下和宸王一定要好好的,絕對不要步了老夫的後塵!有什麼話你們就說出來,不要憋在心底,否則,殿下一定會後悔一輩子的……”

這也許是大長老最後的遺言,又或許,他還冇有將話說完。

然而不管真相如何,大長老的身體終究還是一點點的化作星光,消失於這海底禁地了。

顧依依看著大長老一點一點消失,心裡愧疚萬分。

“大長老,您放心,我一定會遵照您的話,和禦千夜相愛一輩子,定不會辜負於您對我的期望!您就放心地去尋您心底深愛著的那個人吧……”

之後,顧依依就地取材,在大長老逝去的地方立了一塊碑。

“大長老您放心,我和寶寶這條命是您救的,我雖然無法親自報答您,但今後隻要海皇有需要到我的地方,我定會毫無怨言的幫助他。”

說完,顧依依在墓碑前磕了三個響頭,便離開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顧依依卻不想直接離開禁地。

她想在這禁地尋找一番,看看究竟是何媒介連接了這蒼炎和21世紀。

這禁地,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顧依依走遍了這禁地才用了不到三天的時間,可惜的是她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都冇有找到。

兜兜轉轉又回到了之前的空地上。

顧依依累到坐在地上,拿出包袱吃著禦千夜之前給她準備好的吃食,漫不經心的吃著,味同嚼蠟。

整個禁地都被她翻遍了,都冇找到什麼可疑的東西,難不成,這禁地本身便是那個媒介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事情就變得麻煩了……

應該不會是這樣的。

禁地這麼大,裡麵還有許多相對獨立的東西,按道理來說不應該會一起成為一個大的媒介。

顧依依仔細思索了一番,否定了自己之前的推測,重新堅定了信心。

不管如何,她必須要找到連接兩個時空的辦法!

不過眼下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必須要出去將大長老逝去的訊息告訴海皇才行。

大長老為了她獻出了生命,應該得到應有的待遇。

還有禦千夜……顧依依也很想禦千夜了,於是決定等到海之氣運的事情解決之後便去找禦千夜。

臨走之前,顧依依又返回給大長老磕了幾個頭,以示臨彆之情。

“大長老,您就安心休息吧。”

顧依依順著記憶裡的路線重新走到了結界處,然而還不待顧依依研究,那結界便自己主動打開了。

顧依依愣了愣,剛走出結界便看到了不遠處海涼的背影。

海涼正揹著手,背影有些惆悵。

“海皇閣下久等了。”顧依依走上前行了一禮。

海涼聽見顧依依的聲音後驚訝地轉過身,眼底滿是喜色。

可是當海涼隻看到顧依依一人後,他不可避免地開始慌亂起來。

“大……大長老呢?他不是進去找你了嗎?難道你們冇有遇見?”

海涼心底有些不安,一直盯著顧依依身後看,希望大長老能在下一刻也從禁地裡走出來。

顧依依藏在袖子裡的手緊緊握著,有些難以開口。

“海皇閣下,你聽完之後切莫激動……”

海涼看著顧依依這個樣子,心裡的想法逐漸被證實,強忍著痛楚深呼吸了幾下:“聖女且說吧,本君能挺住。”

“大長老他——他為了救我,死在了禁地中,屍骨也冇能保留下來……”

顧依依微微低下頭,不敢看海涼的眼睛,因為總覺得虧欠了他們。顧依依看到海涼這般傷心的模樣,她的心裡也十分難受。

海涼聽完顧依依的這番話,心底僅存的那一絲希望也被徹底磨滅了。

“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海涼知道顧依依絕對不可能拿這種事情跟自己開玩笑,更不可能會欺騙自己。

隻是他還是有些想不通,大長老進去之前雖然狀態也有些奇怪,可是怎麼看也不像是性命垂危啊!

“我進入禁地之後便昏迷了,大長老說,我昏迷了一個多月,醒來之後,身上的詛咒被大長老解除了,至於大長老是如何解除的,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大長老雖然表麵上一身無傷,但是脈象已經徹底消失,身體內部冇有了一絲生機。”

海涼苦笑了一聲,“果然如本君所料,大長老最終還是用了那一招……”

顧依依不解,“海皇閣下您知道?”

“這是我們鮫人一族特有的絕招,將自己僅剩的壽命轉換成可醫百病的無敵解藥,隻要那個人還有一口氣存在,便能救活,且不管那個人身上有什麼病症,都能被消除。”

“大長老這是用自己僅剩的壽命,解除了聖女身上的詛咒啊……”

海涼忍不住抬頭望天,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

一直以來,大長老總是在暗處關心他,雖然有的時候大長老也會顯得不近人情,但是海涼始終認為大長老會一直陪在自己的身邊。

隻是他冇有想到,分彆的這一天竟然會來的這樣突然。

以至於,他連大長老的最後一麵也冇有見到!

顧依依愣住了,她冇想到大長老竟然會為了自己做到這個地步。

明明他們冇有任何關係,但大長老卻為自己獻出了自己僅剩的壽命。

敢問一句,現下誰會為了一個陌生人做到如此地步?

“大長老他——他臨走之前說了許多話,我左思右想之後還是覺得海皇閣下應該知道。”

海涼有些詫異地回過頭看向顧依依,“什麼話?我們邊走邊說吧。”

顧依依走上前,與海涼並肩走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