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長老說,他在像您這般年紀的時候有一位心愛的女子,可惜心愛的女子愛上了上任海皇,於是他便默默地爬上大長老的位置守護著她,讓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誰曾想,大長老被上任海皇派出去平定戰亂,再次回來時,他心愛的女子便死於非命了……”

海涼並不知道顧依依空中所說的女子是誰,因為這個故事大長老從未跟他講過。

顧依依停下腳步,望著前麵的海涼。

海涼也停了下來,他能從顧依依的目光裡讀懂一些東西。

一個念頭在他的心裡萌芽,並且很快就得到了證實。

“大長老所喜愛的那位女子,便是您的母妃!”

海涼驟然頓住,那一刻,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他明白了為什麼大長老會一直庇護於自己,一直支援自己,一直幫助著自己去始終都不圖任何回報。

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母妃。

“大長老的墓碑在禁地裡,進去之後直走便能看到。”

顧依依上前輕輕拍了拍海涼的肩膀。

她很清楚海涼此刻的心情肯定很不好受,也不再多說什麼,留下這番話便先離開了。

這個時候,還是讓這位新任海皇一個人靜一靜為好。

海涼轉過身看著禁地的方向。

他去了又能如何呢?

他為了自己,連大長老最後的願望都一拖再拖。

他冇臉見大長老。

可是如果不去見,那又如何對得起自己這一路走來所蒙受的照顧?

……

禁地內。

海涼跪在墓碑前,手裡拿著大長老生平最愛喝的酒,一杯杯地敬給了他。

他什麼話都冇說,隻是靜靜地跪在地上,話到了嘴邊卻始終開不了口。

最後,海涼長舒一口氣,“我知道您最恨像父皇一樣的人了,所以您就放心好了,我不會像父王一樣,也不會利用任何人奪取什麼權利!”

“我如今既然已經坐上了這個皇位,就會做好子民心中的榜樣,不會像他一樣暴戾成性肆意妄為,將所有人隻看成是他穩固地位的棋子!”

海涼一直跪到晚上,纔出了禁地。

誰曾想,顧依依竟然在外麵等著他。

“聖女為何在這?難不成是有什麼大事發生?”海涼的心裡一驚。

顧依依攏了攏手上的包袱:“我想,我也是時候要離開了,身上的海之氣運便轉移給你吧。”

海涼皺眉,果斷了拒絕了顧依依的提議。

“不可,這海之氣運萬萬不可轉移到海皇身上來。”

“本君能奪位成功,和有海之氣運很大的關係,因為聖女是幫著本君,本君纔會奪位成功,否則,本君現下已經成了刀下亡魂!如果冇有海之氣運,鯊烈族他們也不會冒著這麼大的風險過來幫助本君!”

海涼的眼神有些悲涼:“還有,如果這海之氣運轉移到本君身上來,終究還是不夠保險。本君是不會和本君的父皇一樣在這海底肆意妄為,可如果在本君之後的海皇有不學無術胡作非為的,那想要扳倒他,恐怕是萬萬不能了。”

顧依依想了想,覺得海涼說的很有道理。

這次確實是因為自己幫著海涼纔會篡位成功,否則,武功高強又操縱著整個皇宮的上任海皇又怎麼會被海涼成功逼死呢!

“而本君之前要恢複聖女的實權也是為此,所以聖女要離開的話,不如就重選一位聖女吧。”

“重選聖女?這難道不是世襲嗎?”顧依依聽到海涼的話之後有些驚訝。

她冇想到自己瞭解的還不夠全麵。

海涼輕搖了搖頭:“聖女傳承其實有兩種,一種是世襲,一種是禪讓,而一般為了保證聖女血脈的純淨,所實行的都是世襲。隻有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才能選擇禪讓。”

“兩者有什麼不同嗎?”

“因為聖女必須要有純正的血脈纔可以,據本君所知,從古至今,隻有一次禪讓製,因為那一任聖女冇有孩子,所以才迫不得已從千萬隻美人魚裡,挑選出了最為純正的一隻,讓其繼承了聖女之位,也就是你母親的祖宗。”

“那如何看他們的血脈純不純在呢?”

“在你不想做聖女之後,就會有一種奇特的技能,就是每看到一條美人魚,你就會看到她的周身撒發著一種白霧,白霧越濃則代表著血脈越純正,越稀薄血脈則越雜亂。”

顧依依聽了海涼的解釋之後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繼承聖女必須要血脈純正,怪不得剛剛自己從禁地出來就看到好多人魚身上都飄蕩著一種白霧。

“明日,本君會召集所有的美人魚前來,到時候聖女隻需要坐在位置上,讓她們挨個走過去就好了,到時候看到白霧很濃的就留下,等發現下一個之後,再讓兩條人魚對比,誰濃誰留下即可。”海涼笑著說。

顧依依也有些驚訝。

她原本還頭疼還如何選擇出一個合格的聖女,如今看來事情倒是比她所想的簡單了不少!

這不,海涼剛回到寢殿便安排好了這件事。

不足半日,所有的美人魚便都排好隊等著顧依依審查,選出新任聖女。

顧依依看著眼前猶如流水一般的美人魚,隻覺得自己好像個媒婆,坐在那悠閒地挑選中意的女子,選中了就交給海皇,冇選中的就遺憾退場。

全皇宮最空的場地便是正殿前方。

那些美人魚從正殿門口排好隊,一直排到結界外麵很遠。

顧依依看著那麼長的隊伍,覺得有些頭疼,纖纖素手無奈地撫上額頭。

這要看到什麼時候才能完事啊!

隊伍裡,除了打雜的仆人之外,還有一些文臣百官的愛女等等。

在看了一個時辰後,顧依依也發現出了規律,血脈純正的,隻有那些名門千金。

至於另外那些美人魚為什麼會成為打雜的仆人?自然是因為他們的血脈不純啊。

“你!留下,叫什麼名兒啊!”

顧依依慵懶的靠在椅子上,隨手一指,語氣極儘瀟灑,像極了花花公子哥。

美人魚驚喜的抬頭看了一眼顧依依,隨後行禮:“臣女海若靈,參拜聖女殿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