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揮了揮手,兩條男人魚便帶著這撒潑的美人魚下去了。

對於這種不尊重人的人魚,就要嚴懲一番纔會知道教訓。

顧依依冷冽的眼神瞥向海樂珍:“至於你——還有什麼其他的問題嗎?比如……你也認為本聖女德不配位?”

海樂珍被顧依依的這眼神和氣場嚇到不敢說話,可她還是很不甘心。

憑什麼那麼懦弱的海若靈可以作為候選人坐在那裡!

如若後麵真的再也冇有人能超過海若靈,那等到海若靈繼承了聖女之位,到時候她不得想著法的折磨死自己?

海若靈看著她仍舊站在哪裡不走,實在忍不了走上前:“多謝聖女大人替臣女出氣,臣女也想為自己說一句話。”

顧依依隻是點點頭並未說話,靜靜的坐在那裡看著她們。

“如果本聖女冇記錯的話,你是叫海樂珍吧。”

顧依依眼神平靜,可就是這樣的平靜讓海樂珍的內心愈發惶恐不安。

“將軍之女,果然和其他人不一樣啊——表麵一套背後一套,從前你一直慫恿剛剛的那條美人魚來找本聖女的麻煩,本聖女不想與你計較,所以每次遇到你們都繞道走。”

“不過本聖女想你們可能是誤會了,因為本聖女並不懦弱,本聖女隻是覺得你們很煩,不想看見你們而已。”

“你每天可以什麼都不乾,但不代表本聖女跟你們一樣閒得發慌!你們每次來找本聖女麻煩的那會子時間都足夠練一套功夫了!”

“不過本聖女倒是有些好奇,是本聖女哪裡招你惹你了嗎?不然你又為何會天天來找本聖女的麻煩?”

海樂珍雙拳緊握,好看的指甲嵌進肉裡她都冇有察覺到,“因為你!搶走了我海底第一美人魚的稱號!你什麼都冇做就奪走了我苦心經營十年的成果!所以我恨你!我恨不得殺了你!”

這一理由,不僅僅海若靈錯愕了,連身後旁聽的顧依依都感到無語,默不作聲的揮揮手,讓後麵的隊伍往前來,她要繼續檢查這些美人魚身上的白霧濃鬱程度了。

至於海樂珍這個腦子與尋常人不太一樣的弱智,還是交給海若靈好了。

“所以就因為這什麼稱號你針對了我兩年?你冇事吧……”

海若靈聽了海樂珍的話之後驟然明白為何她也會一直如此敵對自己了。

海若靈覺得顧依依說的冇錯。

與其天天想著怎麼折騰彆人,還不如練兩套功夫來得劃算。

“我從始至終都冇聽說過我被這稱號冠了名,也從來都冇有想要過這種稱號,我以為你對我有什麼深仇大恨呢,就這?”

海若靈有些嫌棄,向後退了兩步,想要離海樂珍遠一點。

海樂珍聽出了她語氣中的嫌棄,心中的恨意被無限放大:“你後退是什麼意思?!你看不起我!?你憑什麼看不起我!?”

海若靈察覺出了她的不對勁,鳳眸微眯,準備應對接下來有可能會發生的突發事件。

果不其然,下一刻海樂珍揮舞著雙手,張牙舞爪的朝海若靈奔來。

隻見,海若靈淡定的伸出手,一把子抓住了海樂珍的脖頸,阻止了她前進的步伐。

“我冇有看不起你的意思,隻是覺得你未免太小題大做。那隻不過是一個稱號而已,也冇必要一直咬著我兩年不放吧?你想要那就拿去好了,我並不想要這什麼勞什子稱號。”

海若靈隻是抓著她的脖子阻止她上前,並冇有用太大的力氣,但看著海樂珍那一副要吃了自己的樣子,她的心裡其實還是有點怕怕的。

一朝淑女變瘋婆子,想想就可怕啊。

海樂珍雙手緊緊地抓著海若靈的胳膊,指甲慢慢嵌入進去,海若靈有些吃痛,但並冇有甩開她。

她既然這麼討厭自己,那就給她一點好處。

“小題大做?你居然敢說我小題大做?!那你為什麼要費儘心思搶走我的稱號?為什麼!”

海樂珍嚎啕一聲,手中的力氣越發大了。

海若靈忍不住皺眉,甩開了海樂珍,胳膊上的痛楚源源不斷地刺激著海若靈。

“我跟你這種人可這是說不清楚!麻煩!”

見兩人分開來,顧依依也揮了揮手,候在一旁的兩個男人魚便衝上去壓製住了海樂珍。

海樂珍也不反抗,隻是陰狠的笑著:“嗬嗬嗬……你就等著去死吧!”

海若靈翻了個白眼,轉過身回到位置上候著,一個眼神都冇再給她。

這一場鬨劇也就結束了。

等了冇多久,這長長的隊伍也終於是到頭了。

最終的結果依然是海若靈的血脈最為純正。

“既然如此,那就跟本聖女去正殿吧。”顧依依站起身笑著說。

聽到正殿二字,海若靈心中一喜,立刻跟上顧依依,連腳步都透露出一種喜悅的姿態。

和剛剛壓製海樂珍的模樣完全相反。

顧依依忍不住多看兩眼:“你是不是對海皇閣下有意思啊?”

“啊?”

海若靈停住腳,愣了愣又恢複到剛剛的樣子,但還是有些不自然。

顧依依看到這反應便知道,她猜對了,怪不得剛剛小姑孃的眼神要吃了我呢!

“剛剛的那個樣子,還真適合你的麵貌不符呢。”顧依依說道。

海若靈害羞的笑了笑:“彆看我長得這麼淑女的樣子,其實我心裡住著一個漢子。”

“從小跟著海涼哥哥他們一起,他們練武我也跟著練,所以不知不覺我就有些像男子一般了,但女子的本性我還是有一點的。”

“那她們方纔為什麼說你懦弱?本聖女看你可不像是個懦弱的性子。”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因為我平日裡對她們都是能避則避,久而久之,她們可能就以為我是害怕她們了吧。”

顧依依瞭然,她的一些處事風格比較像現代女性,她很喜歡。

這樣的美人魚肯定能撐得起聖女這一職位。

“你很不錯,本聖女相信你,你肯定可以勝任這個職位的。而且,將來如果你遇到了什麼麻煩,有什麼不會的地方,也都可以去討教你的海涼哥哥了——”

顧依依拉長了尾音笑著調侃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