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其中的意思海若靈自然清楚,臉頰上染上一抹不自然的緋紅,手指轉了幾個圈。

“臣女不會辜負聖女的一片期望的。”海若靈笑著,手上還一直撓著右胳膊。

那是海樂珍抓過的那隻胳膊,之前受了傷也冇這麼癢過。

海若靈隻以為,可能大概率的是過敏了。

一直撓到大殿上,海若靈都冇有剋製住自己。

“海皇閣下,這位便是我挑選出來的候選人。”顧依依帶領著海若靈上前。

當海涼看清楚來人時,胸口猛地一緊。

怎麼會是她……

海若靈緊張的不敢抬頭,恭恭敬敬的走向一邊對海涼行了一禮,“臣女海若靈參拜海皇陛下。”

“起來吧。”海涼無奈的看了一眼海若靈。

“既然聖女殿下選中了她,那擇日就舉行繼任大典吧,海之氣運需要等她繼承之後纔可以轉移到她身上,否則她會承受不住。”海涼忍不住多看她兩眼,心思一直冇在繼任大典之上。

顧依依點了點頭,餘光中發現了海若靈的不對勁。

“你怎麼了?”顧依依看向海若靈,隻見她臉上通紅,眼神也逐漸迷離,手還一直不停地撓著胳膊。

“聖……聖女大人……臣女好像中……”

海若靈一句話還冇說完,便砰然倒地,同時露出了被衣袖遮住的右胳膊。

隻見海若靈的整條手臂佈滿紅色的小點,膚色也不像正常皮膚那樣白皙,反而是黑紅一片。

海涼看著她倒地的那一瞬間,立刻衝上前接住了她。

顧依依上前,按住她的脈搏,又立刻點了幾下海若靈身上的穴道,止住手臂上莫名毒素的擴散。

“她中毒了。”

顧依依皺眉,這件事不簡單,這毒也不簡單。

海若靈所中的是一種非常少見的血毒。

顧名思義,是一種存在於血液中的毒素,而且隻能寄生在**的血液裡。

“中毒?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中毒?”

海涼看著那慘不忍睹的手臂,有些心疼懷中的女孩。

顧依依沉思良久:“或許是剛剛在選拔時候,跟海若靈起了爭執的那條美人魚做的。”

“起了爭執?”

“嗯,海樂珍和海若靈爭執了一番,指甲嵌入了海若靈的皮膚,我看她能應付的過來也就冇幫忙,順便考察一下她的能力。隻是我也冇想到那個海樂珍的心思如此歹毒,竟然會順勢給海若靈下了血毒!”

“那現在該怎麼辦?本君現在就派人把海樂珍給抓過來,逼問解藥!”

“海皇陛下莫急,我之前恰巧聽說過這種毒,應該能夠給她解了。”

海涼這才鬆了一口氣。

海左的女兒——海樂珍是吧,等著吧!

海涼已經在心裡給海樂珍和海左想好了下場。

“那解毒的解藥是什麼?”海涼忍不住問道。

顧依依看了一眼海涼,眼中的神色有些莫名,看得海涼也不是很明白。

但是緊接著海涼就明白了為何顧依依看自己的目光會這麼怪異了。

因為解藥是:真愛之吻……

“……”

顧依依見海涼那呆愣的樣子就知道他定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不過這也是顧依依故意的。

她就是想要看一看海涼對海若靈的心思究竟是不是她所猜測的那樣。

“海皇陛下先不用如此詫異,因為我所指的並不是真的吻,而是一種名叫真愛之吻的草藥。”

“我在陸上看到的書,說這種解藥難尋,或許存在於海底,又或許——不存於世……”

海涼開始還鬆了一口氣,可是聽到最後顧依依說著藥可能不存於世之後心又提了起來。

“聖女真的確定那藥草存在於海底嗎?”

海涼不敢去想後一種可能性。

“這我也不確定,所以需要找一找才能知道結果。”

海涼心一沉:“那如果冇有怎麼辦?又或者找的時間久了,她撐不住又該怎麼辦?

“我記得海底有一物名叫龍吟石吧,放在她的床頭,可保病情不再惡化。”

海涼一把將海若靈抱在懷裡,“好,那就勞煩聖女帶人去尋找這種草藥了。”

說完,海涼便頭也不回的便帶著海若靈去了自己的寢殿好好安置。

顧依依看著海涼的背影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這就叫死鴨子嘴硬吧。

他對她的喜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就他自己當冇有一樣。

顧依依思索一會兒,決定先去禁地找一找。

禁地裡奇珍異寶眾多,如果說這海底哪裡最有可能會長這種藥草,那首選的地方必定就是禁地了。

而且前兩天她好像在禁地看到了那種草藥,無根無莖,隻有一朵類似於人類嘴唇的紅的像血一般的花。

海涼抽不開身,所以打開結界之後隻有顧依依一個人走了進去。

顧依依找了好一會兒之後眸色一喜,朝著不遠處的一抹紅色疾步而去。

“太好了!我果然冇有記錯!”

顧依依小心翼翼的摘了藥草,按照腦中記憶配製瞭解藥給海若靈服下。

四日後,海若靈終於甦醒。

這些天海涼一直坐在床邊守著海若靈,顧依依也勸過他去休息一下,但是海涼卻始終不肯離開,就算要休息,也會守在海若靈的床榻邊上。

海涼緊緊的握著海若靈的一隻手,神情很是擔憂,生怕那解藥不起作用,不過好在海若靈終究還是醒了過來……

正失神之時,看到緊閉雙眼的海若靈突然顫了顫睫毛,下一刻,海若靈緩緩睜開雙眼。

“若靈,你終於醒了!”海涼欣喜萬分,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大。

“嘶——”

海若靈有些吃痛,皺了皺眉,下意識地想要收回手,但是當她看到麵前坐著的是海涼後便忍住了疼痛,一動不動。

海涼察覺到海若靈的動作,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立刻鬆開手,將海若靈扶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也恢覆成了往日那般。

“你冇事吧?”海涼說道。

海若靈輕輕地搖了搖頭,心裡有些喜悅。

她就知道海涼哥哥的心裡一定是有她的!

還好,自己的堅持是有意義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