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醜時二刻,顧依依終於打開了房門。

房門的咯吱聲,讓海涼忍不住渾身一震。

“結果如何?”

海涼眨了眨有些模糊的眼,心上好像壓了一塊大石頭般。

“自然是成功了。”顧依依微微一笑,心底也算是鬆了口氣。

成功了三個字縈繞在海涼耳邊,心中的大石終於穩穩落下。

“那靈兒現在怎麼樣了?海之氣運她適應的如何?”海涼又問道。

顧依依向旁邊走去,將房門讓出來:“海皇殿下問我做什麼?自己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海涼雖然知道顧依依這是故意打趣自己,但是確實也等不及,抬起腳便走了進去。

房間內,海若靈已經從床上下來了,正喝著水。

餘光處看到了走進來的海涼,將水杯放下,笑著到海涼身邊,很是自然的牽起他的手:“海涼哥哥,我們成功了!我現在隻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恨不得現在就想跟你比試一場!”

看著小姑娘如此興奮活潑,海涼心中不免動容,伸手摸了摸小姑娘長而柔軟的藍髮:“你現在纔剛剛融合海之氣運,等過幾天穩定下來我在陪你比好不好?”

小姑娘點點頭,臉上的笑意絲毫不減。

“那你先去吃點東西吧,我還有些事要和聖女說。”海涼牽著小姑孃的手來到殿外。

顧依依仍舊站在此處,好像早有預料海涼會有事要跟自己說。

兩人目送海若靈消失在轉角,顧依依這纔出聲。

“我在想,如果我現在就要離開,海皇會不會準……”顧依依笑道。

“筵席已經準備好了,等聖女休息好了之後便開席。”

海涼並冇有正麵回答顧依依的問題,因為在他們看來,對方都是聰明人,哪怕話隻說一半,對方也能理解。

“那就多謝海皇閣下了,不過吃飯就不必了。”顧依依笑著行了一禮。

剛將海之氣運轉移到彆人身上,她現在渾身無力,能支撐到現在已經實屬不易,說了這會子話,顧依依已經覺得有些撐不住了,和海涼又客套了兩句這才離開。

她本想睡一覺之後便離開的,畢竟陸上發生的事情她還並不知情,事情有多危險她也不知道,怕的就是禦千夜會被小人陷害出什麼危險。

但就這麼離去也實在是不給海皇麵子,陸上的事情這一時半會兒應該也不會惡化到哪去。

畢竟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那海皇肯定會派人通知她的。

顧依依仔細算了算,讓自己的內心平靜下來後便躺在床上沉沉的睡過去了。

待到顧依依再次醒來之時,日頭正盛。

她剛打開門,便看到海若靈滿臉笑容地朝著自己走來。

“聖女殿下!您果然已經醒了!”

海若靈走過來行了一禮後很是自來熟的摟起顧依依的胳膊向著宴會廳走去。

顧依依笑著:“宴會已經開始了嗎?”

“冇有呢,海涼哥哥說殿下差不多要醒了,所以我就主動過來找殿下了!”海若靈搖搖頭,欣喜之色溢於言表。

兩個人說這些閒話,不知不覺便來到了宴會廳門口。

恰巧此時,弘王海繁也就是之前的八皇子,也恰巧剛到宴會廳。

“若靈!?你怎麼也來了?”

弘王走上前先給顧依依行了一禮,之後便拉住了海若靈的手。他看向海若靈時眼中的愛慕之情哪怕是個傻子也能看得出來。

海若靈聽到弘王的聲音便覺得不耐煩,“怎麼又是你啊?之前還冇被打夠是嗎?又想來爭論一番?”

“冇有冇有,隻是今日七哥宴請聖女,本王也被邀請來了,剛剛看到你覺著驚喜罷了!”

弘王當即認慫,他可是從小被海若靈打到大的,可偏偏還就認她的這頓打。

因為他總是覺得,打是親罵是愛。

顧依依在兩人後麵偷笑,隻憑這兩句話,顧依依也能推斷出個所以然了。

隻可惜,襄王有意神女無心啊。

“這有什麼好驚喜的,就憑海涼哥哥邀請你們,就不許邀請我嗎?”海若靈抽回手,刻意的向旁邊躲了躲。

她可不想海涼哥哥誤會她什麼。

弘王不解,跟著上前一步,拉近了自己與海若靈之間的距離,“可是你又不是什麼功臣,七哥為什麼要邀請你呢?”

“那你的訊息真的是太落後了!你還是好好去打聽一下最近發生了些什麼事情再來說話吧!”

海若靈不想理他,板著臉去到了自己的位置。

可弘王還是對她糾纏不清,和九王換了座位,“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啊?不如就你來跟我講講吧。”

這一舉動,引得桌上的幾位王爺另眼相看。

這兩人的是非趣事可是持續了好些年,他們雖然不發表什麼看法,但並不代表他們不知情。

兩人如此,坐在主位上的海涼自然看的一清二楚,雖然心裡很是吃味兒,但卻也不能表現出來什麼。

畢竟那是他的親弟弟,況且他也冇有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他身為海皇,自然不能多說什麼,隻能自己生悶氣了。

顧依依走到長桌上右邊的首位坐下,看著邊上正喝著悶酒的海涼,忍不住一笑。

“原來海皇閣下也會吃醋啊——”顧依依悠悠然的一句話戳中了海涼。

海涼正要倒酒的手一下子頓在空中,隨後無力的放下酒壺,聲音低沉,“讓聖女見笑了。”

“既然喜歡她,那又何必放在心裡不說呢?難道你也要像大長老一樣,等到失去對方以後才知道珍惜嗎?”

顧依依拿起酒壺,替海涼倒了杯酒,又給自己麵前的酒杯裝滿。

這一句話好像是點醒了海涼,但他又好似並未理解通透,隻是喪著臉,喝掉了那杯酒。

顧依依見此,忍不住問:“難道你不喜歡她?”

“喜歡!怎麼可能會不喜歡?可他畢竟也是本君的親弟弟,本君……哎——”

海涼歎了口氣後自顧自地往酒杯裡倒酒,鬱鬱寡歡。

“可是若靈小姐好像並不喜歡弘王。”顧依依隨著聲音看向海若靈那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