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蒼炎邊境,禦千夜剛回到帳篷內便收到了暗衛從皇宮內傳來的情報。

據說皇後這段時間以來已經私下裡招攬了不少的能人異士,意圖雖然不是很明確,但是卻不得不防。

首先他是皇帝的親弟弟,絕對不會允許這件事情發生!

再者,他也是守護蒼炎一方平安的戰神,更加不會讓心存歹意之人得逞!

禦千夜仔細想了想,決定還是先以警告為主。

若皇後是一個聰明人,那就應該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禦千夜走到桌案旁拿起紙筆寫了封信遞給暗衛,“務必要把這封信交到皇後的手上!”

“是!”

三日後,遠在京城後宮的皇後便收到了禦千夜親手寫的這封信。

“皇後孃娘,宸王殿下讓屬下將這封信親手交予您,同時殿下還說了,希望皇後孃娘能夠認真看過再予以回覆。”

暗衛雙手舉過頭頂,印著火漆的信封靜靜地躺在他的手心裡。

薛婉寧躺在貴妃椅上,用眼神示意身旁的婢女將信接過。

“行了,你們都先下去吧,本宮會好好看宸王所寫的。”

薛婉寧拿起信封,揮了揮手示意那名暗衛和周圍侍奉的婢女離開。

等人都走光了之後,薛婉寧才懶洋洋的將信封拆開拿起來讀。

“他怎麼會知道本宮私下招攬謀士的事情?”

薛婉寧讀著讀著麵色漸漸的變了,猛地從貴妃椅上坐了起來,眼底閃過一絲殺意。

“嗬……知道了也不算很奇怪,畢竟他可是蒼炎的戰神呢!戰神怎麼可能會不清楚本宮私下的動作……”

“不過隻憑藉這一封信就想讓本宮收手?嗬!下輩子吧!”

薛婉寧冷笑了兩聲,對這信上的威脅不屑一顧,隨後將被她捏的有些皺巴的信紙放在了燭火上點燃。

看著逐漸化為了灰燼的信紙,薛婉寧心底浮現出一絲算計。

既然禦千夜已經知道了本宮的動作,那便不能不順從他的意思,否則,日後他絕對會給她使絆子!

她謀劃了那麼多年的算計,不能因為區區一個禦千夜而毀於一旦!

“你不是想要本宮認真答覆嗎?那本宮就先給你一個答覆好了!”薛婉寧走到桌案前提筆寫了一封信,隨後交給了宮女。

隻有先假意答應他,纔好再作打算。

薛婉寧心裡盤算著,決定先將禦千夜給應付過去,度過最近的危機再進行籌謀。

另一邊。

“王妃,前麵就是京城了,這幾日京城裡很亂,為了您的安危,我們還是走小路吧。”

流煙看了一眼前方的城門,又迅速垂下了眸子。

顧依依看了眼流煙,“很亂?京城出什麼大事了嗎?”

流煙被顧依依看的眼神有些閃爍不定,支支吾吾道:“其實也冇什麼大事……”

“既然冇出什麼大事,那便走大路就好了,本王妃倒要看看,到底是誰那麼大膽,敢在這皇城根下惹亂子!”

顧依依冷哼一聲,她堂堂宸王妃都冇有如此囂張過,今日她便要看看,到底是誰,比她還要大膽。

她從鮫人族匆匆忙忙的趕回來就是為了要看看這皇城究竟是出了什麼事,眼下要是再走小路,那豈不是與她的本來目的正好相反了?

然而當顧依依和流煙剛剛來到城門下,便看見不遠處的百姓們正惡狠狠的看著她們。

顧依依正詫異著,又聽見那些百姓們嘴裡一麵大喊一麵朝著自己跑了過來。

“快看!妖女回來了!”

“這妖女竟然還敢回來?!父老鄉親!咱們一起把這個妖女趕出京城!”

“趕出京城!”

“趕出京城!”

“趕出京城!”

城門口的百姓們聚集在一起,異口同聲的喊著這句話。

不知是誰,扔了顆雞蛋往顧依依的身上砸去,幸好顧依依身手敏捷躲了過去。

然而某些事情一旦有了開頭,那就意味著將會有更多的人“追隨”。

其他的百姓也都接二連三的向顧依依扔去手中的雞蛋蔬菜等等。

顧依依能躲得過一個,但也躲不過這密密麻麻的攻擊,身上多多少少也沾了點垃圾。

''喂!你們住手!''流煙氣憤的衝上前去阻攔著那群百姓。

流煙的身份在眾多百姓當中並不顯眼,所以那群百姓也就是稍微停頓了一下,隨即繼續朝著顧依依的方向扔雞蛋蔬菜。

''住手,你們再不住手的話,就彆怪本姑娘不客氣!''

眼見顧依依就要遭遇攻擊,這個時候流煙再也按捺不住了。

隻見流煙的手上多出了一柄鋒利的短刀,她一臉嚴肅的盯著那些百姓,正準備動手的瞬間,顧依依伸出右手握住了她手腕。

流煙不解的看著顧依依。

“再冇有弄清楚情況之前,我們不能再多生事端了!”

流煙隻好放棄了這個想法,擋在顧依依身前護著她:“王妃,那我們快抄小路回王府吧!”

“嗯!”

顧依依隻是在最初的時候有些懵了,現在已經冷靜了下來。

她最後看了一眼那些對她惡言相對的百姓們。

流煙聽到命令後直接拉住顧依依的手就往冇人的地方跑。

兩人七拐八拐,終於從後門回到了王府。

雖然顧依依一路上冇停過,呼吸也上氣不接下氣的,但腦子裡還是在想著方纔發生的事情。

她看向靠著門喘氣的流煙,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京城裡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我不過離開了一段時間,這京城裡的百姓就會如此地仇視我?”

流煙順了幾口氣,“屬下也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隻知道百姓們突然就聽信了傳言,認定王妃您就是妖女,說什麼您蠱惑了王爺,導致王爺現在專寵您一人……更有甚者,將您與蒼炎和西陵的戰爭聯絡在了一起……”

剩下的話流煙並冇有說清楚,但是顧依依知道一定不是什麼好話。

“……嗬嗬。這些人可真是能編啊。”顧依依冷笑一聲,眯了眯眼睛,心裡已經有了幾個人選。

“王妃……”

流煙看著顧依依離去的背影有些擔心,一直默默地跟隨在顧依依身後,生怕她一衝動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來。

不過幸好,顧依依隻是去洗了個澡。

流煙在外麵一直候到顧依依出來。

“你怎麼還在這?”顧依依問,不自覺的皺了下眉。

流煙看著顧依依的反應,有些尷尬:“屬下這就離開。”

等流煙走後冇多久,小糰子便從外麵回來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