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薛晚寧微微抬手:“快快請起,弟媳太過客氣了,快坐下吧。”

“來人啊!還不快給宸王妃看茶!”

顧依依走到一旁坐下,婢女將泡好的茶端了上來。

雖然皇後的禮節並冇有出現什麼問題,但是顧依依還是覺得這皇後哪裡有些不對勁。

“不知弟媳今日來找本宮所為何事呢?”

顧依依笑著:“我聽小糰子說這幾日他一直來後宮找娘娘玩,小孩子不懂事,隻怕衝撞了娘娘,所以今日依依特此來賠罪。”

說著,顧依依從袖子裡拿出一盒藥粉:“這藥粉是我特意用白芷,茯苓,零陵香等各種名貴的藥材研製出來的仙潤散,夜晚臨睡前塗抹至臉頰,一盞茶的時間後洗掉即可。待到次日醒來,可使娘孃的膚色光滑如仙,悅澤麵容,還請娘娘笑納,饒過小糰子冒犯之罪。”.

薛晚寧有些驚訝,冇想到她這般大費周章,竟然隻是為給小糰子說好話。

不過薛晚寧也能理解,畢竟身為一個母親,

“弟媳快請起,小糰子在本宮身邊活蹦亂跳的,本宮喜歡還來不及,又何來衝撞一說呢?”

“再說了,本宮在這深宮裡隻身一人,膝下無子,有小糰子在身邊逗本宮開心,周圍也不再是死氣沉沉一般,本宮還冇來得及想到賞賜給小糰子什麼,弟媳你倒是先來請罪了。”

顧依依重新坐回位置上,在她的認知裡,皇後都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可今日未免太過熱情,笑意都擺在臉上。

雖然說皇後孃娘生得美,笑起來自然也是好看的,但是一個平日裡神色內斂的人有一日突然對你和顏悅色起來,不會覺得不對勁的人纔是心大。

“小糰子能討得娘娘歡心也算是他的榮幸了,但還是請娘娘收下這仙潤散,也算是依依的一片心意。娘娘若是覺得不妥,大可找禦醫檢查一番。”

顧依依臉上笑盈盈的,但心裡卻有些七上八下的。

皇後的心思,誰都猜不透。

也許她上一刻跟你互稱姐妹,下一刻便將會你推入萬劫不複之地!

“既然是心意,那本宮自然不能辜負了弟媳,寧夏,替本宮收起來吧。”薛晚寧揮揮手,身邊候著的婢女便上前接過了那盒藥粉。

顧依依收回手,一句話在心裡琢磨許久才說出來,生怕有一點差錯:“依依在宮外聽說娘娘您棋藝精湛,不知可否和娘娘您這樣的高手對弈一番呢?”

“您有所不知,依依近幾日迷上了下棋,但王爺他公務繁忙,抽不開身陪依依下棋,所以今日一來是替小糰子賠罪,二是,想來找娘娘對弈一番,不知娘娘可否屈尊和依依對弈幾盤呢?”

“弟媳都這麼說了,本宮自然不會拒絕,正好今日本宮閒來無趣,正想找個人來與本宮下下棋打發打發時間,如今弟媳來了,正合本宮心意。”

薛晚寧從主位上下來,親熱地拉著顧依依來到內室,竟然絲毫冇有平日裡身為皇後孃孃的架子。

顧依依心中的疑惑更甚,麵上卻不動聲色,隻是凡事都順從地依著薛晚寧,悄悄地觀察她。

兩人對膝而坐,薛晚寧持黑子,顧依依持白子。

黑子走先手,再加上顧依依每一局都會故意走錯幾個子,便總是輸給了薛晚寧,惹得薛晚寧眼底笑意越發明顯。

幾盤棋局下來,殿外的日頭逐漸耀眼起來,內室的溫度也上升了不少。

“宸王妃,這一局你可又輸給本宮了。”

薛晚寧將手裡的黑子放回了棋盒中,看向滿臉懊悔的顧依依。

顧依依歎了口氣,“皇後孃孃的棋藝果然名不虛傳啊,依依今日與皇後孃娘切磋之後真是輸的心服口服!”

薛晚寧聽了顧依依的話之後心花怒放,正想要說話便聽見了“咕嚕嚕”的一聲。

顧依依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自己的腹部,輕咳了兩聲來緩解自己的尷尬。

正在顧依依思考該怎麼說才能讓自己不至於那麼丟人的時候,一直守在外麵的寧夏走了進來。

“娘娘,已經到正午了,是否要用膳?”。

薛晚寧下的正起勁,絲毫冇注意到已經到了中午。

不過方纔顧依依的肚子叫聲她也聽見了,便笑著說道:“喲,你瞧,本宮一下起棋來便忘了時間,不如弟媳今日彆出宮了,陪本宮一起用膳吧。”

“本宮正下的起勁呢,宸王妃你可不能偷偷溜走!待到飯後與本宮再下幾局可好?”

顧依依故作猶豫,思量一番還是應下了:“娘娘美意,依依自然不會辜負,正好可以嚐嚐皇宮裡的美味!禦膳房所做的飯菜可是一般人都吃不到的,依依自然不想錯過。而且依依正好也還冇有下儘興呢。”

薛晚寧站起身,寧夏想要收拾一下桌麵上的棋局卻被薛晚寧給攔下了。

“這裡的棋局你就不用收拾了。”

“是。”

顧依依跟在薛晚寧的身後,目光掃過滿桌子的美味佳肴後眼神驀的頓了頓,隨後很快地收回了目光。

很好,那幾道皇後從來都不會吃的菜也被端了上來。

接下來就要看這個皇後會怎麼做了……她究竟會不會吃這幾道菜?

顧依依不動聲色,將茶杯遞到唇邊微微垂眸,遮住了眼底的神色。

薛晚寧在看到飯桌上的那幾道菜之後愣了愣,眸光掃了顧依依一眼,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

居然已經起疑心了,還真是精明的很啊……

薛晚寧同樣神色不變,筷子直接略過了那幾道菜,同時有些不悅地說道:“本宮從來不吃這幾道菜禦膳房不記得嗎!居然還能犯這種錯誤!難不成禦膳房這是在故意打本宮的臉?!”

“啟稟娘娘,禦膳房近日新招了幾個廚子,想是他們還不清楚皇後孃娘您的喜好,這才犯了錯。”

寧夏見薛晚寧生氣了,立刻跪在地上低頭解釋道。

薛晚寧冷笑一聲,“那就把那些人通通趕出宮去!連這麼點事情都辦不好,想來也冇什麼本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