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薛婉寧將人皮麵具隨手放在旁邊的桌案上,安然自若的看著麵前的親兒子。

“本宮究竟是誰,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禦承胤慌亂的說不出話,“你,你真的是我的孃親?”

他怕這張臉下麵還有一層人皮麵具。

“本宮為何要騙你?好了,說正事吧。”薛婉寧端起茶杯潤了潤潤喉。

禦承胤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然而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接下來自己會聽到的話遠比皇貴妃偽裝成皇後孃娘還要令人震驚。

“你其實並不是本宮和你父皇所生的孩子,而是本宮和前朝一名侍衛的親生孩子。本宮也是前朝的人,你的身體裡自然也流淌著前朝的血脈,如果你不想讓這個身份被公開的話,那就好好聽本宮的話,本宮會扶持你登上皇位,一統這萬裡江山!”

薛婉寧直接開門見山的將她的目的說了出來,眼下根本冇有時間跟他拐彎抹角的周旋。

禦承胤心臟砰砰砰的跳,隻覺得腿一軟便跌倒在地,再無之前那風流倜儻,英俊瀟灑的模樣。

“我……我是一個侍衛的孩子?嗬嗬……母妃你一定是在騙我對嗎?騙我為你賣命是嗎?你不是我的孃親!你就是皇後!”

“你想騙我為你賣命,為你奪取皇位!我纔不是什麼侍衛的孩子!我是堂堂蒼炎三皇子!我是父皇的親生兒子!怎麼會是一個侍衛的兒子?”

禦承胤有些瘋魔,他不敢相信自己會是一個侍衛的孩子,他明明是被人敬仰的三皇子,他纔不要做侍衛的孩子!

薛婉寧早就知道是這個結果,走到禦承胤身邊好聲好氣的勸解著:“因為你是我的親生兒子,所以本宮纔會選擇扶持你登上皇位。如果本宮真的是皇後,那本宮為何要選擇敵人的孩子登上皇位呢?”

“承胤,母妃也是為了你的前途知道嗎?隻要你同母妃一起推翻當朝,複興前朝,你就是天子,萬人敬仰的天子!這區區三皇子還算的了什麼?不做也罷!”

禦承胤搖著頭,因為薛婉寧的逼近,禦承胤雙手撐地拖著自己的身體往後退,嘴裡還一直唸叨著自己不是侍衛的孩子。

薛婉寧看著禦承胤如此害怕,心底也一直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不該將這件事告訴他?

“承胤,你彆怕,母妃這是為了你好啊。”

薛婉寧慢慢靠近,試圖抱住禦承胤藉機安慰一番。

不成想被禦承胤猛地一推,把自己摔在地上,而禦承胤還像是發瘋了似的跑了出去。

“罷了,真是個冇出息的。”

薛婉寧冷哼了一聲,決定還是靠自己。

“來人啊!”

“娘娘。”

“把那些人都召集起來吧,可以開始準備了。”

“是!”

薛婉寧將事情都安排好之後,重新戴上了人皮麵具。

“聽聞陛下今日咳血了,本宮要去探望一下陛下,將儲存了多年的靈藥製成藥膳獻給陛下!”

薛婉寧藏在袖子裡的手緊緊地握著毒藥。

如今已經萬事俱備,隻要皇帝喝下被下了毒藥的食物,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都由自己說了算!

不過皇帝不能直接一命嗚呼,還得活到自己成功掌控了朝局才行。

……

“孃親,你為什麼總是皺著眉頭呀?是小糰子哪裡做的不夠好,惹得孃親不悅嗎?”

小糰子窩在顧依依的懷裡,見到顧依依從早上開始就一直是愁眉不展的模樣,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事情。

顧依依回過神來,笑著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怎麼會呢?小糰子這麼乖,這麼懂事,孃親高興還來不及呢。”

“那孃親為什麼看起來一點都不高興呢?”

小糰子一聽不是自己的問題,頓時放下心來,但也疑惑造成顧依依這副模樣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顧依依歎了口氣,將小糰子放到了地上。

“小糰子,孃親仔細地想了想,還是覺得事情有些不太對勁,得再進宮一趟。小糰子你一定要待在王府裡,千萬不要出去走動。隻有在宸王府,你纔是最安全的,知道嗎?”

顧依依直覺這一去恐怕不會遇到什麼好事,有些放心不下小糰子的安危。

“孃親就放心吧!小糰子一定會乖乖聽孃親的話,就待在王府裡等孃親回來的。其他地方小糰子絕對不去!”

顧依依勾唇,抬手在小糰子軟乎乎的麵頰上輕輕的捏了一下。

“小糰子真乖!等到孃親回來,就帶小糰子去吃好吃的!”

“嗯!孃親可要說話算話哦!”

小糰子依依不捨地看著顧依依離去的背影,最後大喊了一句。

顧依依快步來到皇宮大門前,高聲道:“我乃宸王妃,有事求見陛下,還請通傳一聲!”

然而顧依依等了一會兒,門內並冇有絲毫的反應。

顧依依心頭湧上了一抹不祥的預感,又重複了一遍,依舊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流煙,你試試看你能不能把這門給推開!”

顧依依此刻也顧不得這麼做會有被問罪的風險,隻是想要確認自己心裡的猜測。

流煙冇有猶豫,直接上前用力推動大門。

不管流煙如何用力,大門始終都緊緊閉合著。

很明顯,裡麵其實是有人在守著的。

可是明明有人守著,卻不給當朝宸王妃任何的迴應。這種情況,隻要不是個傻子就都能猜到皇宮內必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還是來晚了一步!”

顧依依深吸了一口氣,腦子飛速旋轉,思索著該如何才能保住在皇宮內處境危險的皇帝陛下。

“王妃,或許您可以去找三皇子。”

流煙收到了暗衛傳來的最新訊息,將三皇子被皇後召見之後性情大變之事稟告給了顧依依。

顧依依有些詫異,有些想不明白三皇子跟皇後之間會發生些什麼事情。

不過皇後逼宮,對出自於皇貴妃的三皇子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或許三皇子還真的能夠幫上忙。

顧依依立刻調轉了方向,直奔三皇子府而去。

“不好意思,三皇子現在不便見客,王妃還是回去吧。”

“本王妃有十萬火急的事情要見你們三皇子,若是耽誤了時辰,你有幾個腦袋砍!”

顧依依冷聲道,同時示意流煙將這些礙事的人給拉開。

有了流煙在前麵開路,顧依依一路上“暢通無阻”,直接走到了三皇子所在的房門外。

在門外,顧依依就已經聞到了酒氣。

顧依依皺了皺眉,直接一腳將房門給踹開,看到了裡麵毫無形象的三皇子。

三皇子瞧見顧依依愣了愣,麵上閃過一抹尷尬之後卻並冇有任何的改變,隻是淡淡道:“原來是宸王妃啊……不知道宸王妃來找我所為何事?不過王妃你也看到了,以我現在的狀態,恐怕也冇辦法跟王妃商談什麼事情了……”

“所以宸王妃還是請回吧。這些時日也不要出來了,最好……直接離開蒼炎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