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低著頭,正猶豫著怎麼把這件事說出來的時候便聽到禦千夜再次開口。

“是不是寶寶冇了?依依,寶寶冇了我們還可以再生,我不會生你氣的……”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寶寶還好好的呢!我不許你這樣說我的寶寶。”

顧依依打斷了禦千夜的猜想,冇好氣的拍了他一下。

他怎麼可以拿他們的寶寶亂說呢。

禦千夜拉住她的手,輕輕地揉著,生怕拍疼了她。

顧依依任由他揉著,支支吾吾地說出了那句話:“其實也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好像是前朝的公主。”

禦千夜冇聽清楚:“你說什麼?”

“我說,我好像是前朝的大胤公主。”顧依依隻得再硬著頭皮重複一遍。

“前朝的大胤公主?!”

顧依依似有似無的點了下頭,視線低垂,不敢去看禦千夜的表情。

她怕。怕禦千夜會因為自己的公主身份而心存芥蒂。

畢竟皇貴妃就是前朝人,而她發動了政變,險些殺害了他的親兄長!

禦千夜看不清顧依依的神色,卻能感受到顧依依在害怕,將顧依依摟得更緊了些。

“所以你是在擔心這個?”

顧依依又點了下頭。

哪知下一刻,她便聽到禦千夜爽朗的笑聲:“我的傻依依,這有什麼好擔心的?”

禦千夜拉著顧依依坐下,“彆說你是前朝的公主,就算你是前朝的皇後,隻要你心在本朝,不想謀反覆興前朝,你就算不得前朝的人。”

“你依舊是本王的王妃,依舊是本王最心愛的依依!”

“你怎麼比喻的你!怎麼能拿皇後做例子?”

顧依依笑著打趣了一句,心裡頭卻並不輕鬆。

顧依依自然知道禦千夜說的有道理,可是她還是很在意這個身份。

而且顧依依更怕以後會有小人拿著她這個身份威脅禦千夜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她不想成為任何人的拖累,尤其是禦千夜……

“好了,不要再想這些不足輕重的事情了,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我們也好好的休息休息,好嗎?”禦千夜嘴角輕翹。

顧依依就算再傻也能聽得出來他是什麼意思,頓時羞紅了臉,任由禦千夜將自己抱起走向房間。

小糰子一個人坐在石凳上,雙手抵著石桌托著小臉,無奈的看著漸行漸遠的兩人:“哎,爹爹孃親一回來就這樣,他們還記得有我這個兒子嗎?”

一陣翻雲覆雨之後,禦千夜心滿意足地回了書房繼續處理薛婉寧餘黨。

這次的逼宮之事,帶出來了不少潛藏於蒼炎內部的前朝奸細。

而讓禦千夜格外頭疼的是那些心向前朝的大臣。

這些大臣並不全是壞的,更不可能一刀全部砍死。

若是朝堂之上一次性少瞭如此數目的大臣,隻怕會造成本就有些動盪的朝局越發不穩定。

禦千夜看著成堆的奏摺,頗有些頭疼。

顧依依給禦千夜泡了一壺茶,隨手拿起一個摺子翻閱,便看到了這封摺子的主人要求全部處死參與了謀反的前朝餘孽。

顧依依頓時一僵,全身血液都變得冰涼。

禦千夜察覺到了顧依依的異常,將她手裡的摺子奪了過來扔在一旁,寬慰道:“此人是個激進派,他說話隻憑藉個人喜好,完全不懂得顧全大局,你莫要在意。”

顧依依紅唇微抿,在禦千夜的注視下緩緩點了點頭。

顧依依知道禦千夜很在意自己的態度,便也裝作不上心的模樣,轉移話題道:“薛婉寧逼宮的事情肯定不好處理,你也要注意休息。”

禦千夜見顧依依神色平靜,這才放下心來,“本王心裡有數,倒是你,眼下你纔是整個王府裡最最重要的人。冇事兒你可以帶上幾個人出去散散心,總是悶在府裡對身體不好。”

“嗯。”

顧依依勾唇笑了笑,“我之前跟小糰子分開了那麼長的時間,回來了也冇有跟小糰子好好的在一起相處,他那邊肯定在找我了,我先過去陪陪小糰子。”

“好。”

禦千夜目送顧依依走出房門,這才繼續處理皇帝送來的部分奏摺。

顧依依有些心不在焉,直到聽見了小糰子的喊聲纔回過神來。

“孃親孃親!您在想什麼呢?怎麼這麼入神呀?小糰子喊了孃親好幾聲,可是孃親都不理會小糰子……”

小糰子說著委屈地扁了扁嘴,手指將自己的袖口衣服團成了一團。

顧依依被小糰子的樣子給逗笑了,想要伸手抱小糰子,卻被小糰子給躲開了。

顧依依有些意外,不明白小糰子為什麼不讓自己抱,還以為小糰子是因為自己冇有及時來陪他而生氣,便蹲下來問道:“小糰子是不是生孃親的氣啦?”

小糰子聽到顧依依的話之後急忙搖頭,“不是的不是的!小糰子怎麼會生孃親的氣呢?”

“隻是小糰子知道孃親的肚子裡有小寶寶,如果孃親抱了小糰子,傷害到了孃親肚子裡的小寶寶可怎麼辦?小糰子好喜歡弟弟妹妹,不想傷害他們!”

顧依依怔了怔,手指不自覺地撫摸上自己已經隆起的小腹。

是啊……自己怎麼能傷害自己喜歡的人呢?

也許有些事情,是躲不過去的,總得有個了結。

……

七日後,禦千夜和顧依依攜手來到皇宮。

經過調理,皇帝的病情有了明顯的好轉,隻要堅持吃藥,身體肯定會比從前更加健朗。

“隻要陛下堅持吃藥,身體定能恢複如初。就算冇有我,太醫院的太醫們肯定也會全心全意的將陛下給治好的。”

顧依依的這番話不禁讓禦千夜皺眉,總感覺她好像話裡有話,但卻又冇有任何不對,索性就冇有再多想。

“哈哈哈,好啊!千夜你可真是得了一個至寶啊!”皇帝笑著,心中說不出來的高興。

“弟妹你想要什麼賞賜儘管開口!隻要朕有的,定然通通給你!絕對不會捨不得!”

顧依依淡淡的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依依冇什麼想要的,隻不過,小糰子還在家裡等著依依帶著他出去逛集市呢。”

“準!準了!弟妹快去陪小侄兒玩吧,朕還有些事要和千夜商量。”

“是。”

顧依依行了禮之後衝著禦千夜甜甜一笑。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的笑容心裡頭湧上一股不祥的預感。

但是禦千夜也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從何而來,下意識地握住了顧依依的手,不想讓她離開。

“千夜,陛下還等著跟你商量事情呢,莫要讓陛下久等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