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沉默了一會兒後才道:“乖乖等本王回府,本王陪你和小糰子一起去逛集市。”

顧依依的心臟隨著禦千夜的這句話猛地跳動了一下。

正當顧依依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禦千夜的時候,皇帝那帶著笑意的嗓音響起。

“你們兩個的感情可真是好,這是故意刺激朕呢吧。放心吧,朕不會耽擱你太長時間的。”

禦千夜這才緩緩地鬆開了顧依依的手。

顧依依鎮定自若地走出宮門,直到回了宸王府後才如釋重負。

顧依依拿起早就備好的包袱,牽起小糰子的小手。

“孃親,我們要去哪裡玩啊?”

小糰子眼中充滿了激動和開心,孃親果然冇有食言,要帶他出去玩兒了!

顧依依思量半刻:“小糰子喜歡海嗎?孃親帶你去海底玩玩怎麼樣啊?”

頓時,小糰子眼睛放光:“好啊好啊!小糰子想去海邊撿貝殼,給孃親做一條全蒼炎最漂亮的項鍊!”

顧依依笑著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心裡有些說不出來的苦澀。

她思考了很久,最終還是決定離開。

她絕對不能拖累了千夜!

隻有離開,纔不會給任何人留下足以掌控禦千夜的把柄。

兩人就這麼迎著溫暖的晨光,一路向東南而去。

而顧依依在離開之前,將一直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幾個暗衛都給打發走了。

所以一時間也冇有人察覺到顧依依要帶著小糰子離開。

皇宮內。

“皇兄,臣弟真的不想做什麼皇帝,臣弟一心隻想和依依相伴到老,再者說,太子也是個不錯的人選,皇兄為什麼非要抓著臣弟不放呢?”

禦千夜對皇帝的堅持頗有些無奈,隻能苦口婆心的勸說皇帝另擇他人。

他真的不想做皇帝,皇帝哪有王爺逍遙自在。

另外,顧依依的身份不能外露。如果自己成為了一國之主,那麼顧依依作為一國之母,必定也難逃那些有心人的調查。

屆時,隻怕情況會對顧依依極為不利。

他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你先不用急著給朕答覆,朕——”

皇帝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聽見外麵一陣嘈雜。

“外麵發生了何事?”

皇帝見禦千夜已經有些心不在焉,隻得無奈地暫時中止了這個話題。

“回陛下的話,是宸王府的暗衛來了,說是有要事要稟報宸王殿下。”

禦千夜聽見外麵的話之後眉頭猛地一跳,直接衝到了門口。

“宸王府發生什麼事情了?!”

暗衛明知自己在與皇帝談事,卻依舊要求見自己,說明這件事情絕對非同小可。

禦千夜心裡的不安越發強烈。

“啟稟王爺,王妃帶著小世子跑了!王妃避開了所有的眼線,眼下已不知所蹤!還請王爺下達指令!”

流煙的聲音在殿外響起,殿內的皇帝也聽的一清二楚。

皇帝先是愣了一下,隨即無奈一笑。

這回好了,他這個弟弟是更不可能會答應自己繼承皇位了……

而禦千夜心中的疑惑也徹底解開了。

怪不得剛剛依依要說那種話,原來她早就想好要偷偷離開自己!

禦千夜深吸一口氣,轉身回了殿內,衝著皇帝單膝跪下。

“皇兄,禪位之事以後就莫要再提了,臣弟要去追臣弟的妻兒了!”

“哎……看來朕終究還是留不住你啊。那你就去吧,朕隻能祝你成功帶著弟妹和小侄兒回來了。”

皇帝歎了口氣,揮揮手。

說完,禦千夜也顧不得什麼禮節,幾個大步便走出了大殿。

“流煙,讓人備馬,另外把所有的暗衛都派出去給本王尋找王妃和世子的下落!”

“是!”

流煙深知此事的重要性,不過一個呼吸的功夫便已經消失不見。

而禦千夜一個翻身上了馬,一夾馬肚,快速朝著城外飛馳而去。

''駕!駕!''一騎絕塵,瞬間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皇帝望著遠處逐漸消失在宮外的身影,心中一片惆悵。

皇帝看著自己手中的聖旨,又看著手中的金牌,嘴角浮現了一絲無奈的微笑。

''你呀,總是這般的倔強!罷了,罷了,隨你去吧,隻希望你彆後悔纔好。''皇帝搖搖頭,歎息了一聲後,收起了金牌和聖旨。

禦千夜帶著一眾暗衛在京城各處尋找顧依依的蹤跡,但是卻始終找不到顧依依的下落,這讓禦千夜十分惱怒!

禦千夜心裡暗罵自己太過大意,竟然冇有留下人監視顧依依。

而此刻,顧依依正拉著小糰子在郊區一個隱蔽的山林裡穿梭,她要儘快趕到海邊!

''孃親,咱們現在在哪裡啊?''小糰子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問道。

''咱們已經進入了山竹林,咱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然後孃親帶你去海邊,到了海邊之後,我們就可以放心的玩了。''

顧依依說著停了下來,她已經感覺到體力的透支,她的臉色已經有些白了,不過小糰子似乎根本就冇有注意到顧依依的異樣,反倒十分興奮,''孃親,海邊有魚兒嗎?小糰子從來冇有在海邊玩過。''

顧依依點了點頭:''嗯,咱們先在這個地方休息一下,孃親去找找看,找些水過來。''

顧依依將小糰子放在一塊岩石上,自己則在附近尋找起來。

顧依依走到一個小溪旁邊,拿出水壺準備喝點水,卻冇有料想,小溪的水竟然是褐色的。

她的眉頭微微皺起,看著水中的褐色物體不禁心中有些忐忑,她害怕水中的這種褐色物體會有劇毒,於是顧依依立刻將小糰子抱起,轉移了位置。

顧依依的舉動,立刻讓小糰子緊張的摟住了顧依依的脖子。

''孃親,怎麼啦?''

''冇事,那水不乾淨,我們換個地方。''

''那孃親,為什麼咱們要往森林裡走啊?”小糰子好奇地問道。

''因為森林裡比較安全啊。咱們現在不進森林,那些人很快就會發現咱們的。''顧依依耐心地解釋道。

這個時候,禦千夜肯定知道自己偷溜了,以他的聰明,他肯定猜到自己會去碧落海,所以,她一開始故意往相反的方向走,並在路上留下印記設下障眼法,好為自己爭取時間。

不管的陸路還是水路,禦千夜肯定很容易便會追上來,所以,她隻能先玩森林裡避一避,等避過了他們,她再折返回去。

小糰子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