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孃親,他們是誰啊?''小糰子歪著頭看著遠去的一行人,稚嫩的童聲中帶著疑惑。

顧依依搖了搖頭,回答道:''孃親也不知道他們是誰,但是他們不是衝著孃親來的,不用管他們,我們繼續趕路吧!''

“可是,孃親,他們剛剛說要去河邊抓魚,孃親不是說那水不乾淨有毒嗎,萬一他們不小心中毒怎麼辦?我們也不救他們嗎?''小糰子眨巴著大眼睛,十分的無辜。

顧依依搖了搖頭:''孃親與他們非親非故的,若是他們真中毒了,也跟咱們沒關係,孃親可不會多管閒事的。''

況且,這些人是想要抓鮫人的,若真中毒了,那也是他們活該!

聽了顧依依的話,小糰子嘟了嘟嘴,有些不甘願。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的表情,忍不住笑道:''好啦,既然小糰子不放心,那咱們跟上去看看?''

''恩!''小糰子高興地點了點頭。

顧依依無奈的笑了笑,也罷,既然讓她撞上了,那便趟一趟這渾水好了。

倘若他們真要對鮫人不利,那她身為鮫族聖女,也不能袖手旁觀不是。

而後顧依依牽著小糰子,小心翼翼地朝著那行人離去的方向走去。

顧依依一直在提高戒備,就算對方不是敵人,她也要保證自己的安全,不能掉以輕心。

顧依依牽著小糰子躲在灌木後麵,偷偷地打量著前麵的情形。

那幾個侍衛一路疾馳,很快便來到了小溪旁,顧依依和小糰子藏在灌木中偷看著他們。

顧依依的目光緊緊地鎖定在那個金衣男子的身上。那個金衣男子身上散發著強烈的威壓,看上去不簡單,而且他的身邊還有四個武功不錯的護衛,看樣子,這次來的不是尋常人。

金衣男子下了馬,徑直朝著小溪走去,其餘幾個護衛立刻跟了過去。

''王爺,這溪水裡麵好像有什麼東西。''其中一個護衛指著小溪裡的水說道。

''什麼?''金衣男子挑眉,然後彎下腰,仔細地看向了溪水,他的手剛伸到水中,就突然感覺一股寒意襲來,他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顧依依的眸子眯成了一線,她看到金衣男子的身體竟然被凍僵了,而且整張臉也變得蒼白如紙,看樣子,那寒氣正是從水中散發出來的。

金衣男子的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他抬起頭朝著四周望瞭望,卻什麼也冇有發現,他有些不解地收回手,然後朝著身後揮了揮手:''你們幾個,去把水裡的東西給我撈上來。''

''是!''那些護衛應聲,紛紛朝著小溪走去。

不一會兒,就有兩名侍衛將溪水中的一塊巨石給搬了上來。

''王爺,是一塊石碑!''其中一個護衛驚喜地喊道。

顧依依的眉頭微蹙,心中升起了一抹不詳的預感。

''搬過來。''金衣男子開口道。

兩名侍衛立即將石碑搬到了金衣男子麵前,當他看到上麵寫著'神仙島'三個字的時候,眼中閃爍出激動之色,他立刻從衣袖中掏出一把匕首,朝著石碑狠狠刺了下去。

那塊石碑被劃出了一道口子,隨後一陣煙霧冒了出來,一股腥臭味撲鼻而來,金衣男子立刻捂住了口鼻,他的臉色頓時變了,怒吼道:''該死的,這裡麵竟然是一種劇毒!''

''王爺,您看,那些毒蟲都從洞口爬了出來,它們正在朝著這邊爬過來了!''

一個侍衛大聲喊道,眾人紛紛朝著四周望去,然後發現了許多毒蛇、蜈蚣、蠍子、蟾蜍,各種各樣的毒蟲和毒蛇從附近洞裡麵爬了出來,密密麻麻,數都數不清。

''快點,把石碑給我丟進河裡麵!''金衣男子命令身邊的侍衛。

那群侍衛聞言,紛紛抬起地上的石碑,朝著小溪扔了進去,然後快速地跑開。

隻見石碑落入水中,一條條毒蟲、毒物紛紛湧進水裡麵,一時間,原本還平靜的小溪裡頓時沸騰了,各種各樣的毒物在小溪裡麵瘋狂地遊竄,場麵極為駭人。

金衣男子看到這番景象,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看著四周,冷聲問道:''你們幾個還愣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快去殺了那些毒蟲!''

''王爺,那些毒蟲實在太恐怖了,我等根本不敢靠近,若是靠近必死無疑!''

那四名侍衛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地說道。

金衣男子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眼中充滿了憤怒,怒吼道:''廢物,一群飯桶!連一群畜生都搞不定!''

''王爺饒命啊,王爺饒命!''那四名侍衛嚇的渾身哆嗦,不斷求饒。

''還不滾!''金衣男子的聲音冰冷,讓人不禁打了個寒戰。那四名侍衛聞言,如獲大赦一般,連忙跑遠,不敢再停留片刻。

顧依依看到金衣男子如此暴躁,忍不住皺了皺眉,她冇想到金衣男子竟然是如此暴虐之輩,若真有鮫人落到了他的手上,怕是凶多吉少了。

''孃親,那個人是壞人。''小糰子趴在顧依依的耳畔悄聲說道。

顧依依低頭看向小糰子,摸了摸他的腦袋,輕聲說道:''嗯,小糰子彆怕,孃親會保護你。''

小糰子的眼中露出了笑容,用力地點了點頭。

金衣男子一轉頭,看到躲在一旁的顧依依和小糰子,眉頭驟然一緊,語氣中帶著濃濃的警告之意:''是誰?竟敢偷窺本王!''

顧依依聽到金衣男子的話,心中微凜,不由得暗罵自己大意。

她連忙扯出一抹笑容,然後從草叢走了出來,朝著金衣男子行了一禮:''民婦見過王爺,民婦隻是路過此處,恰巧遇到王爺,驚擾到了王爺,民婦萬分抱歉!''

金衣男子看到顧依依,眉毛一挑,眼神裡充滿了好奇,但是很快便恢複了淡定,然後冷冷地問道:''你又是何人?''

''民婦姓顧名喚小依,是一名醫師。''顧依依低聲回答道,語氣恭敬謙卑。

金衣男子聽到顧依依這句話,心中暗暗詫異,這個女子竟然是醫師?

他不禁打量起顧依依,眼神中滿是探究之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