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的心底不由得咯噔一下,他應該看不出她身上的鮫人氣息吧,但是她不確定。

雖然她掩蓋了自身的鮫人氣息,但她畢竟還懷著身孕,血脈的力量已然覺醒,若是遇到修為高深之人,怕是瞞不過的。

顧依依低垂著頭,心中祈禱著,希望金衣男子千萬不要發現她身上的鮫人氣息纔好。

顧依依正忐忑不安著,金衣男子已經邁步來到了她的麵前,眼睛緊緊地盯著顧依依的臉,彷彿要透過顧依依的皮膚,看穿她的靈魂一般。

''你是醫師?''金衣男子沉吟片刻,然後問道。

''回王爺,正是!''顧依依應道。金衣男子點了點頭,然後又問道:''既然是醫師,怎會出現在這荒山野嶺之地?''

''民婦......''顧依依剛準備開口說明,卻見那金衣男子猛地揚起手,朝著顧依依劈來。

''孃親,小心!''小糰子看到金衣男子出手,立刻叫道。

顧依依的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之色,她連忙側身躲過金衣男子的攻擊,但是,卻因為心急,一腳踩空,整個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顧依依悶哼一聲,隻覺得胸口一陣翻江倒海,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小糰子看到顧依依受傷,眼中閃過一抹擔憂,連忙衝到了顧依依的身邊,伸出肉嘟嘟的小胳膊扶起了顧依依,關切地問道:''孃親,你冇事吧?''

顧依依勉強穩住了呼吸,然後搖了搖頭,笑著對小糰子說道:''冇事,孃親冇事,放心好了!''

顧依依說完,然後掙紮著從地上站了起來,她的嘴角還掛著一絲血跡,看起來格外觸目驚心。

金衣男子看到顧依依竟然能夠躲避他的攻擊,心裡不由得暗暗吃驚,但是更加令他吃驚的是,他竟然在顧依依的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一絲流煙的氣息。

金衣男子看了看顧依依和小糰子,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的聲音陡然拔高了幾分,大聲說道:''把他們兩個抓起來,帶回去!”

他話音未落,那四名侍衛頓時衝了出來,然後朝著顧依依和小糰子圍攏了過來。

看到那四名侍衛,小糰子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他的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冷聲說道:''你們要乾什麼?''

''乾什麼?當然是帶你們回府了!''那四名侍衛哈哈大笑道。

''你們休想碰孃親!''小糰子憤恨地瞪著那四名侍衛。

''嗬嗬,你還是一個孩子呢!''為首的一名侍衛嘲諷地說道。

小糰子的臉色一黑,他的眼中閃過一抹厲色。

顧依依連忙握住小糰子的手,柔聲說道:''小糰子,彆衝動!''

她如今身體正處於虛弱狀態,真若打起來,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之前她一直壓抑著身體的血脈暴動,可剛剛那一摔,是徹底壓不住了。

小糰子咬了咬牙,然後一臉不甘地看著那四名侍衛,眼眸中迸射出淩厲的光芒,似乎要將那四名侍衛吞噬掉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嘹亮的狐嚎聲響起,隨後一個白影突兀地出現在了顧依依母子倆的麵前。

隻見一頭通體雪白,體型碩大的白狐,從樹林裡蹦跳而出,朝著那四名侍衛飛奔了過去。

那四名侍衛看到白色巨狐突然出現,頓時臉色大變,他們冇有料到居然會有這麼龐然大物出現在他們的麵前,頓時嚇得腿腳直顫。

那白色巨狐看著那四名侍衛,張開大嘴,發出一聲震天嘶鳴。

小糰子看到白狐,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驚訝之色,他驚喜地大叫了起來:''孃親,是小白,真的是小白啊,太好啦,孃親,小白來救我們了!''

''小白?''顧依依看到白狐之後,也是十分震撼,冇想到,她從宮裡帶回來的白狐竟然還真是一隻靈獸。

明明那麼小小的一隻,如今卻成了龐然大物。

金衣男子看到白狐之後,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之色,然後冷聲說道:''竟然是靈狐,看來,你們兩個應該不是普通人,如此,本王便更不能放你們離開!''

說完,金衣男子手腕一揮,一股強大的內力朝著白狐撲來。

白狐察覺到金衣男子的攻擊,頓時化作一道白色的殘影,飛快地躲避開金衣男子的攻擊。

金衣男子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冇有想到,這白狐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白狐撲過來之後,便朝著金衣男子狠狠地撲了過去,鋒利的爪子瞬間朝著金衣男子的身上抓了過來。

金衣男子見狀,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冷笑,隻見他雙臂微微一振,身形頓時一晃,便輕易的躲開了白狐的攻擊,同時,抬起手,一掌拍向了白狐的背部。

顧依依見狀,連忙提起一絲力氣捏起銀針,準備施展銀針術,可是,她還未施展銀針術,隻見小白張開大嘴,朝著金衣男子噴吐出一道火焰。

金衣男子看到白狐噴吐出來的火焰,眼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這道火焰的溫度十分的熾熱,而且散發著一股炙烤的感覺,他連忙運足內力,抵擋著火焰。

火焰和內力相互交織在一起,發出劈啪劈啪的爆炸聲。

小白趁機飛竄到了顧依依母子倆的身邊,它低低地叫了幾聲,然後用尾巴纏繞住顧依依和小糰子的腰部,將他們給捲到了寬碩的背上,然後騰空而起,快速地朝著遠方飛馳而去。

那些侍衛看到顧依依和小糰子就這樣被白狐給帶走了,頓時傻眼了。

金衣男子看到小糰子將顧依依帶跑了,眼睛頓時眯成了一條縫,他轉過頭,對著那四名侍衛吼道:''你們愣在那裡做什麼,趕緊追啊,追丟了的話,本王唯你們試問!''

''是!''那四名侍衛聽到金衣男子的怒吼,立刻反應過來,連忙追了出去。

顧依依坐在小白寬厚的脊背上,感覺自己像一葉扁舟一般,在湖水中搖曳,不過,幸虧有小白護送著她和小糰子逃生,不然,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脫身。

一旁的小糰子緊緊地摟著顧依依的脖子,看到顧依依安然無恙,他的一顆心終於踏實下來了。

白狐的速度極快,一眨眼便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