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和小糰子坐在白狐的背上,很快便來到了一座山洞前。

將兩人放下後,白狐便又重新幻化成了原來的模樣,乖乖的趴在顧依依的腳邊。

小糰子看到顧依依的神情有些疲憊,連忙說道:''孃親,小糰子幫你療傷!''

顧依依聞言,心裡湧出了濃濃的暖意。

顧依依閉上眼睛,靜靜地調養著身體,等待著小糰子的治療。

不多時,一縷清涼的風拂過顧依依的全身,頓時讓顧依依精神為之一振,她緩緩睜開眼睛,隻見一團淡藍色的光暈籠罩在她的身周,然後一縷縷清香鑽進了她的鼻腔。

''孃親,感覺怎麼樣?''小糰子看到顧依依醒來,連忙緊張地開口詢問道。

''嗯,比之前好很多了!''顧依依看著小糰子,滿臉欣慰地說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小糰子頓時鬆了一口氣。

他看了顧依依一眼,又仔細檢查了顧依依的身體,確定顧依依的身體冇有任何大礙之後,才放下心來。

顧依依見小糰子這幅緊張兮兮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她摸了摸小糰子的腦袋,笑著說道:''小糰子,我冇事了,你不用擔心!''

小糰子見顧依依冇事了,才放下心來,他看著顧依依,一臉認真地說道:''孃親,我們還是回去吧,這裡太危險了,小糰子不想去海邊了,我們回王府好不好,爹爹肯定會擔心壞的!''

顧依依聽到小糰子的話,眼裡露出猶豫之色。

雖然她知道自己和小糰子已經逃出了金衣男子的魔掌,但是她心裡總是有點擔憂。

倘若他們追上來,到時該怎麼辦。

她現在是真的後悔,為什麼要多管閒事,給自己添麻煩。

小糰子見顧依依冇有說話,連忙說道:''孃親,你也知道爹爹的脾性,要是讓爹爹知道你和小糰子逃走了,他一定會很生氣的,你忍心看爹爹為你擔心嘛?''

小糰子見顧依依還是不願意回去,頓時撅起嘴巴,撒嬌地說道。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可憐巴巴的模樣,心裡升起了濃濃的愧疚感。

她伸出右手,在小糰子粉嘟嘟的臉頰上輕輕地掐了掐,然後輕歎了一口氣,說道:“不是孃親不願回去,而是孃親不不能回去,

要是回去了,爹爹就危險了!''

''孃親,你怎麼可以不回家呢?爹爹不會有事的!''小糰子皺著眉頭說道。

''小糰子,你還小,有些事情,你還不懂。''顧依依有些無奈地說道。

“孃親,小糰子不小了,小糰子已經是男子漢了!''小糰子挺胸抬頭,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模樣,彷彿小糰子已經長大了似的。

顧依依看著小糰子傲嬌的模樣,哭笑不得。

她揉了揉小糰子的腦袋,無奈地說道:''小糰子,你現在還不夠強大!''

''孃親,你不要瞧不起小糰子哦!''小糰子一雙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死死地瞪著顧依依,然後氣呼呼地說道。

''好好好,我錯了,我不該瞧不起小糰子,小糰子最棒了!''顧依依笑眯眯地哄著小糰子說道。

小糰子聽到顧依依的誇獎,這才露出高興的表情,隨即又一臉嚴肅地說道:''孃親,小糰子已經長大了,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每次都靠著孃親保護了!''

顧依依聞言,心中感動不已。

她伸出左手,輕輕地撫摸著小糰子的頭,柔聲說道:''孃親知道小糰子長大了,所以孃親希望小糰子變得強大,強大到可以保護孃親,保護弟弟妹妹!''

''孃親,你放心好了,小糰子一定努力練功,早日變得比爹爹還要厲害,到時候,就算是那些壞蛋,也欺負不到我們了!''小糰子一臉信誓旦旦的樣子。

''嗯!''顧依依微微點頭,隨即看著小糰子的眼神,變得深沉了許多。

顧依依的眼眸微微暗了暗,她的腦海裡麵再一次浮現出了禦千夜那英俊邪魅的臉龐,心裡頓時變得有些恍惚起來。

小糰子感受到了顧依依心緒的變化,連忙關切地看著顧依依,開口問道:''孃親,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

顧依依回過神來,目光看著小糰子,隨即勾唇一笑,說道:''冇有,孃親冇事!''

''那孃親,我們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我怕爹爹擔心,爹爹肯定會著急的!''小糰子說完,催促著顧依依離開。

顧依依聽到小糰子的話,微微蹙了蹙眉,說道:''小糰子,我們現在已經從蒼炎國出來了,想要返回蒼炎國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孃親已經讓朋友來接應咱們了,等他們來了,我們再離開這裡。''

聽到顧依依的話語,小糰子一臉疑惑地看著她,問道:''什麼朋友啊?''

''呃......''顧依依聽到小糰子的話語,有些為難地說道:''小糰子,你先彆問,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孃親再告訴你好嗎?''

''哦,好吧!''小糰子點點頭。

''好了,包袱裡還有些乾糧,你和小白先吃點東西,孃親有些累了,想先休息一下!''顧依依說完,將包袱遞給了小糰子。

''哦,那孃親趕緊休息吧,我在這兒守著孃親!''小糰子乖巧地說道。

''嗯!''顧依依點頭,然後轉身躺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看著顧依依的背影,小糰子的眉頭突然蹙了起來。

他怎麼覺得孃親好像有心事呢?

小糰子低頭想了一下,然後轉身朝著山洞外麵走去。

他從隨身的竹筒中倒出一隻螢火蟲,將它拿在手中,然後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他走到一片空曠之地,然後將螢火蟲放飛出去。

螢火蟲剛飛出去不久,便在空中劃過一條優美的拋物線,消失不見了。

雖然孃親不想讓爹爹知道自己的行蹤,但是,孃親現在懷著孕,剛纔還受了傷,要是再遇到壞人,那就麻煩了!

他決定找機會告訴爹爹,然後和爹爹聯手對付那個壞人。

想到這裡,小糰子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他已經長大了,絕對不可以再做那個躲在孃親身後的軟腳蝦,他要做一個可以保護孃親,能夠保護好孃親肚子裡的弟弟妹妹的好哥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