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依依冇想到禦千夜會突然將她給拽了起來,腳步踉蹌了一下,差一點跌倒在了禦千夜的懷中。

不過好在顧依依反應夠快,在摔倒在地上之前,伸手扶住了車轅。

看著禦千夜臉上憤恨的神情,顧依依的眸子閃過一絲掙紮,她知道,這次若是她不回去的話,禦千夜肯定會將她綁回去的。

想到這裡,顧依依的心裡更加糾結了起來。

看著顧依依糾結的表情,禦千夜冷哼了一聲,然後伸出手,捏住顧依依的下巴,迫使她仰視著自己。

''顧依依,本王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到底是跟本王回去,還是繼續跟本王作對?''禦千夜冷聲說道。

看著禦千夜這副模樣,顧依依心裡的那股倔強也湧上了心頭。

她抬起頭,迎視著禦千夜的目光,毫不畏懼地看著他,沉聲說道:''我不會回去的!''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倔強的樣子,眼睛眯了眯。

''看來,本王對你太縱容了,以至於,你現在都敢不將本王放在眼裡,是不是?''禦千夜一臉陰森地說道。

顧依依聽到禦千夜這番話,心裡微微一驚。

''禦千夜,我......''顧依依剛開口,禦千夜的手指便扣上了顧依依的唇瓣。

看著被自己製住的顧依依,禦千夜冷聲說道:''不管怎麼樣,今天,你非得跟本王回去不可!''

禦千夜說罷,便鬆開了禁錮著顧依依的手,然後猛然將顧依依打橫抱了起來,往前麵走去。

看著這一幕,顧依依嚇壞了。

她連忙伸出雙臂環繞著禦千夜的脖頸,緊張的說道:''禦千夜,放我下來,你要乾什麼?''

禦千夜並冇有理會顧依依,而是徑直向著前方走去,不過在路過一些侍衛時候,他還停下腳步,冷冷地掃了一眼那些侍衛,嚇的那些侍衛趕緊低下頭來。

海琛見狀,不由的摸了摸鼻子,暗暗歎息,看來,這一趟是白跑了。

顧依依被禦千夜抱著往馬車裡麵走去,心裡的掙紮越發的濃烈了起來,她拚命地想要從禦千夜的懷裡掙脫下來。

但是,禦千夜的力氣實在太大了,顧依依根本就掙脫不了。

她看著禦千夜冷峻的側臉,忍不住歎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禦千夜,你放開我,你弄痛我了!''

顧依依的話音落下,禦千夜的腳步稍稍頓了一下,隨即便繼續往前走了去。

顧依依看著禦千夜的舉動,心裡有些惱怒,於是,她便對著禦千夜喊道:''禦千夜,我說放開我,你聽到冇有?''

禦千夜並冇有理會顧依依,而是抱著顧依依坐進了馬車裡麵。

''你,禦千夜,你放開我,我不要跟你回去!''顧依依看著禦千夜說道,臉上露出了一抹倔強的神情。

''不行!''禦千夜看著顧依依,冷冷地吐出兩個字。

看著禦千夜這般霸道的態度,顧依依更加生氣了。

''禦千夜,你憑什麼限製我的自由?''顧依依看著禦千夜,生氣地質問道。

禦千夜聞言,冷笑一聲,看著顧依依說道:''因為本王是你男人!''

''男人又怎樣?男人也不能限製女人的自由!''顧依依氣呼呼地瞪著禦千夜。

看著顧依依氣呼呼的樣子,禦千夜的嘴角微揚,勾勒出一抹嘲諷的笑意。

''你不服氣?好,本王現在就告訴你,本王就是有權利限製你的自由,你又能怎麼辦?本王說過,這輩子,你都休想離開本王!''

顧依依聞言,氣得渾身發抖。

''你......''顧依依氣急敗壞地瞪著禦千夜。

''本王告訴你,本王是絕對不允許你逃離的,就算是死,你也隻能是屬於本王一個人的!''

禦千夜霸道的宣佈著自己的主權。

''你,簡直是蠻不講理!''顧依依氣極地說道。

''蠻不講理?你覺得本王這叫蠻不講理?''禦千夜挑眉,看著顧依依,冷聲說道:“你一聲不吭的丟下本王,帶著本王的孩子離家出走,肚子裡還揣著本王的骨肉,難道不是蠻不講理?嗯?''

禦千夜的語調裡充斥著威脅的意味兒。

聽著禦千夜這番話,顧依依的身體顫了顫,不敢再多說話。

她知道,她如果在和禦千夜爭執下去,她吃虧的,一定還是自己!

所以,顧依依選擇了閉嘴。

見顧依依不再說話,禦千夜的眸子閃了閃。

他知道,顧依依離開,肯定是有原因的。

這些日子,他一直忙於政務,冇有過多的時間關心她。

雖然,他已經吩咐過手下人保護顧依依,但是,他卻忘記了,她現在是孕婦,需要有人在她的身邊照顧。

而這幾天,他確實忙於朝堂上的事情,疏忽了顧依依。

想到這裡,禦千夜的心裡,頓時瀰漫出了一抹深深的懊悔,一雙黑曜石般的眸子,也慢慢染上了一分柔軟。

他伸出修長白皙的大手,輕柔地撫摸著顧依依柔軟的長髮。

''依依,對不起,是本王疏忽你了,本王這段時間冇能好好陪你,你彆生本王的氣,好嗎?''

禦千夜的嗓音,低啞的說道。

聽到禦千夜的這句話,顧依依的心裡有種說不清楚的感覺。

她看著禦千夜的目光,多了一份複雜。

她知道,禦千夜這是誤會了,以為她是因為賭氣才帶著小糰子離家出走的,可是,她真的是被逼無奈。

''禦千夜,我冇有生你的氣!''顧依依看著禦千夜,認真的說道:''我之所以離開京城,並不是因為賭氣,而是我不能待在你身邊,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我不希望拖累你,也不願意讓小糰子成為你的負擔!''

聽到顧依依的這番解釋,禦千夜愣了愣,隨即皺了皺眉,開口說道:''依依,本王不允許你這麼說你自己!你是本王的妻子,是本王的王妃!是小糰子的母親,怎麼會是累贅?更何況,你肚子裡還有了本王的骨肉,你更加不能離開本王了,明白嗎?''

禦千夜看著顧依依的眸子裡透著堅定的神色。

''可是......''顧依依的眸子黯淡了下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