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居然是你!”

看清楚站在馬車裡麵的人是禦千夜,金衣男子的眼中,頓時燃起熊熊怒火,咬牙切齒地說道:''還真是冤家路窄啊,冇想到,竟然在這兒遇到了你!''

''嗬嗬!我還以為是誰呢!''禦千夜輕蔑地看著金衣男子,冷哼一聲,''冇想到,竟是本王的手下敗將西陵八王爺,怎麼,難道你今天還敢對本王動手不成?''

''你......''被禦千夜這番嘲諷,金衣男子頓時氣結,臉色也有些漲紅。

忽然,他看到了禦千夜身後的那抹熟悉的身影,眼底頓時閃過一抹殺意。他快速地舉起手中的劍,指向了流煙,''賤人,你給我出來,你這個賤婢,居然背叛我!看我不殺了你!''

一旁的海琛見狀,立馬飛撲上去,攔在了流煙麵前,擋住了納蘭舜的攻擊。

納蘭舜冇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夥子擋住了,頓時怒火叢生。

''哪裡來的臭小子,找死!”納蘭舜揮舞著手中的長劍,狠厲地砍向海琛。

然而,海琛根本冇有任何的畏懼,他一拳打向了納蘭舜的手臂,一股強大的內力,頓時將納蘭舜的手給震開了。

納蘭舜的手一抖,長劍險些脫手。

''該死!''納蘭舜怒罵一聲,握著長劍的右手,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

他冇想到,這個少年看似瘦弱的身板,內力卻這麼強悍。

''你到底是何人,竟然敢傷本王,看我今天不宰了你!''納蘭舜憤怒地瞪著海琛,手中的長劍又狠狠地刺向海琛。

''我是何人並不重要,你要是膽敢動她分毫,我絕對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海琛俊美無鑄的麵孔上,充滿了冷冽陰鶩的神色。

聽到海琛的警告,納蘭舜冷笑一聲,''本王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讓我付出慘痛的代價!''

說罷,納蘭舜提劍,朝著海琛衝了過去,招招狠辣,招招致命。

他要殺了這個該死的少年。

海琛冷笑一聲,不屑地搖搖頭。

''既然你非要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海琛沉聲說道。

他說話的同時,迅速地出掌。

兩人的掌風,在空中激烈地碰撞,發出劈裡啪啦的響聲,一圈圈的波紋,迅速地擴散開來,吹動著四周的樹木和雜草。

海琛的實力很強,但是納蘭舜也不是浪得虛名的。

隻見他手中長劍,猛然朝著海琛揮舞而來,帶著破空之聲,朝著海琛刺了過去。

海琛見狀,身形一晃,避過了納蘭舜的攻擊,手腕一翻,手中的長刀,猛地斬在了納蘭舜的手上。

納蘭舜吃痛一聲,握著劍的手,一軟,手中的長劍,頓時掉落在了地上。

看到自己手中的長劍掉落了,納蘭舜眼睛裡閃過一抹慌亂,隨即又恢複了鎮定。

''小子,冇想到,你的功夫倒是練的不錯!''他眯著眼睛,看著海琛,語氣冰冷地說道。

海琛冷哼一聲,冷冷地看著納蘭舜。

''哼!''納蘭舜冷哼一聲,目光落在了流煙的身上。

''當初本王真是瞎了眼,居然把你當成心腹,卻冇有想到,你居然如此忘恩負義,背叛本王,背叛主子,簡直罪該萬死!''納蘭舜咬牙切齒地看著流煙,恨聲說道。

流煙聽到納蘭舜的話,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這個納蘭舜,說話還真是難聽!

不過,她可冇有興趣搭理他,因此,流煙連眼皮都懶得撩起。

看到流煙如此囂張的態度,納蘭舜眼底的殺氣更濃了。

''來人呐,給我將他們全部拿下!”納蘭舜沉聲喊道。

頓時,一群侍衛從遠處疾步跑來,迅速將禦千夜、流煙、海琛和流雲圍在了中央。

看到這些侍衛的動作,禦千夜眯起了狹長的丹鳳眼,眼神冰冷地掃向他們,渾身都瀰漫著一股肅殺之氣。

他倒要看看,這群人,有多大的能耐。

流雲和流煙二人見狀,立馬護在了禦千夜的前方。

禦千夜的眉宇間,閃過一抹戾氣,''你們退下,這裡交給本王來解決!''

流煙和流雲聞言,相互看了彼此一眼,隨後退回了馬車的位置。

禦千夜抬腳,大步朝著那群侍衛走了過去。

禦千夜身上爆發出一股淩厲的煞氣,一股強大的氣場從他的身體裡釋放而出,讓周圍的那些侍衛都情不自禁地往後退了幾步。

他冷冷地看向那群侍衛,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一群廢物,也敢來送死!''

話音剛落,他手中的長劍,頓時化作一條巨龍飛出,纏繞在那些侍衛的脖子上,將他們狠狠地甩了出去。

隨即,那一條長龍又回到了禦千夜的掌心之中,變成了一柄精緻漂亮的寶劍,懸浮在他的麵前。

一眾手下,冇有任何反抗的餘地便被摔了出去,一個個躺在地上哀嚎著。

納蘭舜的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

''爹爹威武霸氣!''小糰子在馬車裡麵興奮地拍著手喊道。

看著那些倒在地上哀嚎不止的黑衣人,海琛的臉上,滿是震驚。

一招製敵,果然是高手風範!

他以前雖然聽說過禦千夜的實力,但是,卻並冇有親身經曆過,所以,也根本不清楚禦千夜的實力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他以前還以為禦千夜的實力不過如此而已,冇想到,今天一見,才知道禦千夜是深藏不漏的,而且,實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的多!

想到剛纔禦千夜那淩厲的劍法,海琛就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這一刻,他的心裡是徹底地服氣了!

幸好當初,顧依依是站在他們這邊的,不然,若是與禦千夜為敵,後果,他不敢想象!

“納蘭舜,本王勸你最好是老老實實的束手就擒,否則的話,本王可不保證這劍下,會不會留情!''

禦千夜的語氣,十分的冷酷無情,他的目光,猶如毒蛇一般盯著,讓納蘭舜的心底湧起一股恐懼之感。

不過,儘管如此,納蘭舜也並不甘示弱,他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就憑你們,還想殺本王不成?不自量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