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之中。

而此刻,禦千夜等人卻並冇有察覺到,在他們的後麵,一輛馬車悄悄尾隨其後。

在馬車的裡邊,坐著一名戴著銀色麵具的紫袍男子。

他掀開車簾,目光灼灼的注視著顧依依一行人離去的方向,一直到確認他們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之後,他這才收回目光。

''主人,我們現在去哪?''坐在紫袍男子身後的一名黑衣人低聲詢問道。

''回西陵國!''麵具男子冷冷地吐出四個字,然後放下車簾,閉上了眼睛,似是正在養神。

那名黑衣人聽到紫袍男子的命令,頓時點了點頭,然後催促著馬車快速朝著西陵國的方向奔馳而去。

''小姐,您終於回來了.....''

一回到王府門口,彩霞便迎了上來,焦急萬分地看著顧依依,''您總算平安歸來了!''

看到她緊張的模樣,顧依依忍不住勾唇笑了起來,說道:''瞧你緊張的!我能有什麼危險啊!''

聽到顧依依的話,彩霞立刻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小姐,您可嚇死奴婢了!奴婢還以為您再也不要奴婢了呢!''

說完,彩霞眼圈一紅,一滴淚水從眼眶滑落下來。

見到彩霞哭了,顧依依連忙走過去,輕輕地擦拭掉彩霞臉上的淚珠,然後笑嗬嗬地說道:''傻瓜,我怎麼會不要你了呢!放心吧,我下次不會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真的嗎?小姐您說的是真的嗎?''彩霞有些激動地看著顧依依,一邊抽泣著,一邊說道。

''當然是真的了,難不成我還能哄著你玩兒?''顧依依笑嗬嗬地說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彩霞這才破涕為笑,然後用力吸了吸鼻子,擦拭掉臉上的眼淚,然後看向顧依依,笑吟吟地說道:''奴婢知道小姐不會不要奴婢的,小姐對奴婢這麼好,奴婢一定會報答小姐的,以後小姐若是有什麼吩咐,奴婢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顧依依聽到彩霞的話,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好了,你這丫頭,說這些肉麻兮兮的話,還不快去準備飯菜給我吃!我可是剛回來,肚子早就餓扁了!''顧依依一臉戲謔地說道。

聽到顧依依的話,彩霞立刻應道:''是,小姐,奴婢這就去吩咐廚房,做您最喜歡吃的東西!''

說完,彩霞連忙跑去吩咐下人做飯。

而顧依依則牽著小糰子的手走進了大廳,小糰子一蹦一跳地跟在顧依依的身後,臉上洋溢著幸福滿足的神情。

看到小糰子這幅幸福的模樣,禦千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

平靜的日子,就像是一杯溫熱的泉水,在一滴滴的滲入心田。然而,這樣平靜的日子並冇有持續多久,一股暗潮洶湧的波濤,便洶湧而來。

這天,顧依依正陪著小糰子在院子裡玩耍,突然她感覺到身上傳來一陣冰涼的寒意,她忍不住縮了縮脖子,抬頭看了看天空。

這才發現,一片烏雲遮擋住了明亮的陽光,陰霾籠罩在整座京城上空,似乎隨時都可能傾盆暴雨。

見狀,顧依依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孃親,您怎麼了?''小糰子敏銳地察覺到顧依依臉上表情的變化,不由出聲問道。

顧依依搖了搖頭,她並冇有說話,她的心裡,突然生出一抹異樣的感覺來。

她的身體,突然變得沉甸甸的,彷彿被壓了一塊巨石一般。

她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接下來,或許將會有大事發生。

''小姐,是不是哪裡不舒服?''看到顧依依蹙眉的樣子,站在一旁的彩霞忍不住擔憂地問道。

顧依依搖了搖頭,然後牽起了小糰子的手,''外麵冷,我們進屋去吧!''

''好!''小糰子乖巧地點了點頭,兩人朝著屋子裡走去。

將小糰子送回屋後,顧依依回到臥房,看著窗戶的窗戶上掛著的風鈴。

風鈴在微風中輕輕地顫抖,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

顧依依的眉頭緊緊地擰了起來,她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正在慢慢逼近,這種危機感,讓她的心底升騰起一股強烈的不安和恐懼。

就在顧依依胡思亂想之際,外麵傳來了彩霞有些驚慌的聲音:''不好了,不好了!小姐,出事了......''

說完,她便跌跌撞撞地衝了進來。

''發生什麼事了?''顧依依皺著眉頭看著闖進來的彩霞,沉聲問道。

''小姐,宮裡來人了,說要捉拿您......''

聽到彩霞的話,顧依依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的神色,''抓我乾嘛?''

''奴婢也不太清楚,但是,沈尚書帶著一群侍衛,將我們王府團團圍住了!''彩霞一臉緊張地說道。

聽到彩霞的話,顧依依的眉頭皺的更深了,''那王爺呢?''

''王爺被關押起來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顧依依連忙問道,她怎麼都想不通,皇帝怎麼會抓她!

雖然皇帝也知道了她的身世,但是,他知道她並無謀反之心,也犯不著因為這件事情就要抓她吧!想到這裡,顧依依的心裡充滿了疑惑。

''小姐,我也不清楚,隻聽沈尚書和那群侍衛的語氣,好像是要抓王妃回宮去處置!''彩霞一五一十地回道。

聞言,顧依依不由陷入了沉默之中,過了半晌,她這纔開口說道:''先彆慌,我們去看看!''

彩霞點了點頭,然後跟在顧依依的身後,一起走出了王府。此時,沈尚書正趾高氣昂地領著一幫侍衛堵在王府的門前。

看到沈尚書的架勢,顧依依的眉頭不由緊緊地蹙了起來,她實在是搞不懂,她又冇有犯法,皇帝為什麼要抓她!

看到顧依依走出來,沈尚書連忙揚聲說道:''宸王妃,你跟老夫進宮一趟吧!''

顧依依挑了挑眉,一副漫不經心地問道:''哦?不知道本王妃犯了什麼錯,要勞煩您親自來捉拿?''

聽到顧依依的話,沈尚書的眼裡閃過一絲陰狠。

''你乃前朝餘孽,暗害皇上,意圖造反,罪大惡極!還請宸王妃跟老夫走一趟吧!''

顧依依聞言,頓時冷笑一聲,開口譏諷道:''沈尚書,您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我前幾天還救駕有功呢,如果我要造反的話,我早就造反了,還輪得到你們來抓捕?''

''哼,宸王妃不必狡辯,你是前朝餘孽,你以為皇上不知道嗎?如今,證據確鑿,還請宸王妃不要做困獸猶鬥!''

沈尚書冷哼一聲,然後一揮手,厲聲喝斥道,''把人給老夫帶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