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哥,帶我去碧落海。''顧依依艱難地開口說道,她的聲音沙啞到了極致,說話的時候,她的身體在不停地顫抖,臉色更加地蒼白。

顧雲澤聽到顧依依的話,立刻點了點頭,''好,我現在馬上就帶你去碧落海。''

說完之後,顧雲澤便吩咐車伕趕車朝碧落海的方向駛去。

顧依依躺在馬車裡,一張精緻絕美的小臉,變得煞白如紙,整個人看上去非常地虛弱,彷彿一觸碰就會破碎一般。

顧雲澤看著顧依依這幅模樣,他的心底一陣心疼,他看向顧依依,眸光深邃,帶著一絲絲憐惜之意。

他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之前小糰子給他說的那番話,顧依依的體內有血蓮蠱,血蓮蠱能夠吞噬人的靈魂,這樣一來,她的身體也會承受不住,所以纔會吐血。

如果不儘快解決掉這血蓮蠱的話,那麼顧依依的命不久矣,而且她腹中的胎兒勢必也會受到影響。

想到這裡,顧雲澤的心中更加地焦急了起來,他不停地催促車伕,希望車伕能夠加快腳步,快一點趕到碧落海,救顧依依於危機之中。

馬車很快便來到了碧落海邊。

當他們到達碧落海邊的時候,顧依依已經昏迷了過去。

''依依,依依!''看到顧依依的身體無力地往地上滑下去,顧雲澤立刻伸出雙手,抱住顧依依的身體,讓她靠在自己的懷裡。

''依依,你千萬不能有事啊,依依!''顧雲澤緊抿著唇瓣,他的臉上寫滿了焦急之色,一顆心懸吊在半空中,提心吊膽,他恨不得能夠代替顧依依受這份罪。

小糰子站在顧依依的身邊,看著顧依依蒼白的臉,他的眼眶微微泛紅,他伸出手,抓住顧依依的手,''孃親,你醒醒,你不要睡啊,孃親......''

小糰子一邊呼喚顧依依的名字,一邊搖晃著她的肩膀,他真的很害怕失去他的母親,他不能失去孃親,孃親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

聽到小糰子焦急的呼喊聲,顧雲澤回過頭,看著小糰子,他的眼眸微閃,沉默了片刻,這才伸出手,將小糰子抱進了懷中。

顧雲澤緊緊地抱著小糰子,他低下頭,用額頭抵在小糰子的額頭上,他溫熱的額頭傳遞到小糰子的額頭上,給了小糰子一絲安全感。

''依依,不管你體內的血蓮蠱是什麼邪惡的存在,我都會幫助你把血蓮蠱給解除掉的。''顧雲澤的心裡暗暗地說道。

他抬起頭,看了一眼馬車外麵,他朝著馬伕使了一個眼色。

馬伕立刻會意,他轉過身,看著顧雲澤,說道:''二少爺,請放心吧!''說完,他便揚起鞭子,抽打在馬背上,馬車頓時飛奔了起來,朝著碧落海狂奔而去。

''駕!''

馬車飛奔了起來,掀起了漫天的灰塵,吹散了夜晚的濃霧。

碧落海,在這雲澤大陸的最北端。

顧雲澤的馬車速度很快,不一會兒,他們的身影就消失在夜幕之下。

此刻,碧落海的海麵之上,平靜如鏡,一點波瀾都冇有,海水在月亮的照射之下,顯得格外的澄淨,仿若是被洗刷乾淨的藍色玻璃一般。

在碧落海的邊緣處,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身材挺拔俊秀的青衣男子手持摺扇,他的身形修長,容顏傾城,氣質高貴而優雅。

另外一個則是身穿一襲墨綠色錦袍的俊美男子,他的五官精緻,皮膚白皙細膩,整個人宛如是一尊玉雕一般,俊美異常。

在青衣男子和墨綠色錦袍男子的四周,一艘巨大的船隻停留著,船上停放著一輛華麗奢侈的馬車,馬車之上,掛著一串金色的鈴鐺,隨風搖曳,叮叮咚咚作響,聲音悅耳動聽。

兩人站在馬車前麵,一直注視著海麵,臉色凝重。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響起馬蹄的聲音。

聽到馬蹄聲,青衣男子和墨綠色錦袍男子同時扭頭,朝著身後看了過去。

當看到馬車朝著碧落海的岸邊行駛來的時候,青衣男子和墨綠色錦袍男子同時鬆了一口氣,眼中露出了欣喜的神情,他們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同時邁開步伐,朝著馬車的方向走了過去。

很快,馬車停了下來。

顧雲澤和小糰子下了馬車,兩人一左一右地扶著顧依依的身體,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顧雲澤看了顧依依一眼,眸光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他看到小糰子正在用他小小的手掌探測著顧依依體內的情況。

''舅舅,孃親她體內的血蓮蠱已經發作了,她現在需要趕快解除血蓮蠱,否則,她的生命就會受到威脅。''小糰子看向顧雲澤,認真地說道。

顧雲澤點了點頭,“舅舅一定會想辦法救你孃親的。”

顧雲澤說完,便帶著小糰子一起,攙扶著顧依依朝著海邊的碼頭上行去。

顧依依此刻昏迷了過去,渾身軟綿綿的,根本一點力氣都冇有,整個人幾乎要癱倒在地。

好在,有顧雲澤和小糰子一直扶著她,才讓顧依依勉強支撐著身體。

顧雲澤和小糰子扶著顧依依來到海灘邊緣的時候,就看到迎麵走來的兩名男子。

看到他朝著他們走來,顧雲澤和小糰子對視了一眼,兩人的心裡都升騰起一股警惕之色。

''海琛叔叔?''小糰子看清眼前的青衣男子的模樣後,忍不住開口叫喚道。

眼前這兩人,正是二皇子海琛和八皇子海繁。

海琛聽到小糰子的叫喚,他的目光落在顧雲澤和小糰子扶著顧依依的身體,眸光微閃,他伸出手,從顧雲澤和小糰子的手中接過顧依依,伸出手放在顧依依的手腕上,開始給她診脈。

片刻之後,他收回放在顧依依皓腕上的手,抬起頭,看著顧雲澤和小糰子問道:''聖女殿下怎麼了?''

''孃親她,體內的血蓮蠱發作了,我們現在冇有辦法解除掉血蓮蠱,還請海琛叔叔出手相助!''小糰子看向海琛,鄭重地請求著。

''血蓮蠱發作?''聽到小糰子的話,海琛的眉頭輕蹙了起來,他低頭看向顧依依的臉頰,眉宇間浮起了擔憂之色,''聖女殿下這種血蓮蠱十分難纏,一旦毒素入侵血液,就會讓血液變成血蓮花的花蕊,血蓮花可以吞噬血液中蘊含的血蓮毒性,從而變成毒素的寄生體,讓宿主徹底喪失意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