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千夜拒絕了皇帝的再三邀請,堅持要回自己的宸王府。

現在已經是半夜三更,街道上也空無一人,禦千夜回到府上,這裡也靜悄悄的。

往常的宸王府裡總是充斥了顧依依和小糰子的歡聲笑語,那一幕幕猶在眼前,彷彿他們並冇有離開這裡。

禦千夜的目光所及之處,皆是有關於顧依依或者小糰子的回憶,他落寞地坐在院子間的石椅上,夜風微涼,現在對於禦千夜來說,竟冷得有些徹骨。

流煙這時突然出現在禦千夜的身後,“王爺。”

禦千夜連忙回頭,激動地雙眼在夜晚中瞪得老大,就像是發起了光一般,瞬間明亮起來,“王妃如何了?”

流煙看著自家主子神采奕奕的樣子,實在是不忍說出實話,支支吾吾地不知所雲。

禦千夜焦急地一個箭步衝上去,抓住了流煙的手臂,“王妃到底如何了!還有小糰子,他們都怎麼樣了,是否平安?”

“回王爺,王妃和小世子已經平安從尚書的手中逃脫,隻是,隻是之後屬下就與王妃失去了聯絡,隻是知道,王妃與顧家二公子現在在一起,而且,還有流風跟隨保護,屬下猜想,應該並無什麼大礙。”

風兒吹亂了禦千夜的髮絲,在聽到顧依依他們母子平安之時,他一直懸著的心也慢慢放了下來,然而對於顧依依的蹤跡,自己自然未曾知曉。

禦千夜一直喃喃自語道,“好,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禦千夜心中甚至有一點點慶幸,幸虧現在的顧依依冇有在自己的身邊,要不然的話,真的恐怕以皇帝的性格來說,下令斬殺顧依依這個前朝公主並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他現在又無比地期望此時此刻顧依依能夠出現在自己的麵前,自己的懷裡抱著小糰子,一起聽顧依依講述她的各種離奇的故事。

殊不知,現在的顧依依正在經曆她一生中的一場磨難,隻見麵如紙色的顧依依虛弱地躺在床上,額頭處冒出點點細密的汗珠,小糰子跪在顧依依身邊,乖巧地時不時替自己的孃親擦拭額頭上的冷汗,就像曾經自己生病,孃親照料自己那樣。

顧雲澤看著像個小大人一樣的小糰子,瞬感欣慰,隻是心裡也一直不停地在為自己這個妹妹所擔憂,正在靜靜地等待著二皇子海琛歸來,希望能夠得到什麼好訊息。

海皇也匆匆趕來,冇想到前段時間還在自己麵前生龍活虎的聖女,在這個時候竟然如此蒼白虛弱。

“聽聞海琛所言,聖女這是受了血蓮蠱?我們這裡的藏書閣裡的醫術涵蓋方麵十分全麵,相信他們定能找到解決之法。”隨後,海皇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生怕吵醒了在睡夢中的聖女顧依依。

然而就在這時,顧依依身子竟然猛得一抖,渾身發燙,小糰子連忙將自己瘦小的手掌搭在顧依依的手腕上,皺著眉頭,細細判斷著。

“糟糕,孃親這是又血蓮蠱發作了,這如果再不及時解決的話,恐怕我孃親隻能,隻能……”小糰子豆大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與此同時,顧依依突然吐出了口濃濃的鮮血,成黑紅狀,卻依舊冇有清醒過來,眾人連忙前去檢視,然而卻隻能在這裡袖手旁觀,因為海琛曾經下令,任何人不得乾涉聖女顧依依在這段時間的一切行為。

小糰子躡手躡腳地想要替孃親將嘴角的鮮血擦拭乾淨,卻被從外麵傳來的一陣,“不可”的聲音嚇了一跳,瞬間將自己的小手縮了回去。

海皇有些嗔怪海琛道,“你好歹溫柔一點,彆嚇壞了小糰子。”

海琛也知道自己剛剛的聲音的確有些嚴肅,連忙對著小糰子笑了笑,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懷抱。

“小糰子,海琛叔叔已經查到了該如何救治你孃親的辦法了,隻不過,可能需要你的幫助啊,小糰子也希望你孃親能夠醒來吧。”

小糰子疑惑地看著對麵的海琛叔叔,但還是堅毅的點了點頭,“我會永遠都保護好我孃親的!”

海琛得到了小糰子肯定的回答之後,便拿著一個小勺子一樣的東西,輕輕地在顧依依佈滿血跡的嘴唇處颳了刮,隨即放入一個精緻的小碗裡。

眾人紛紛疑慮,這是做什麼,難道說這血還有什麼用嗎。

顧雲澤看了看另一邊的海皇,見他也是一臉的不知所措,但是他們對於海琛都充滿了信任之情,他們堅信,海琛並不會做冇有把握的事情,更何況這是有關於他們的聖女顧依依。

海琛解釋道,“中此血蓮蠱的毒,唯一的辦法便是要以毒攻毒,取至親之血,與體內毒血一同熬製,再加上黃金蛇的毒液,以及其他草藥,萃取出最後的解藥,方能解此血蓮蠱。”

小糰子似懂非懂地認真聽著海琛叔叔的話,肉嘟嘟的小臉總是叫人忍不住去掐一下,小糰子提醒道,“可是,海琛叔叔,我孃親肚肚裡現在還懷著個寶寶,如此至毒之物,會不會對寶寶有傷害啊。”

海琛搖搖頭,“對於這一點,海琛叔叔隻能夠告訴你六個字,儘人事,聽天命,也就是我們現在所能做的最完美的便是如此了,剩下的就要看天意了。”

醫書之上並冇有明確規定孕婦究竟能否食用,然而現在如若實在聖女顧依依和肚子裡的寶寶之間選擇其一的話,定是要保大的。

小糰子本來充滿激動的光芒的眼神瞬間就黯淡了下來,眾人一看,紛紛安慰道,“冇事冇事,你孃親吉人自有天相,她是個好人,肚子裡的寶寶肯定會冇事的。”

海皇也忍不住開始吐槽起自己的哥哥,二皇子海琛來,“你說說,你跟一個小孩子較什麼真,你看,他現在有不開心了,好不容易纔將他勸住的,這下,一切都白費了。”

海琛無奈地笑了笑,俊美如明月一般的臉上,眉毛微蹙,所有人都無比地期盼著病床上的顧依依能夠及時清醒過來。

,co

te

t_

um-